用户名: 密 码: 保持登陆  作家   忘记密码  注册会员  注册作家
耽美小说->风月江湖第三部:毒步云霄章节列表 > 风月江湖第三部:毒步云霄_第二卷:年少清歌 纵马逍遥 第十八回:烨烨瑶芝玉洞开,冥冥紫气自东来(十)

风月江湖第三部:毒步云霄 第二卷:年少清歌 纵马逍遥 第十八回:烨烨瑶芝玉洞开,冥冥紫气自东来(十)

    第十八回:烨烨瑶芝玉洞开,冥冥紫气自东来(十)

    一个人从大门走了进来。这人身着劲装,年纪不过二十,腰间拴着一个皮扣,一条乌中泛金的皮鞭在腰间缠了数圈,手柄便塞在皮扣之中。

    店伙计瞧见他的模样和打扮,没敢上前招呼,任他径自穿过大堂,踏上二楼。直到他身影没在楼梯尽头,大堂内登时炸开了锅。

    “这凶煞,从没见他上过饭馆,今日怎么到这里来了?”

    “别是输了场子,到这找晦气来了。”

    “看这架势,好像是来找人。”

    “他连太子都拒在门外,谁的脸面能比太子还大啊!”

    “嘘,小声点,想杀头么!”

    这些闲言碎语自然逃不过温怀思的耳朵,按了按怀中物事,依旧目不斜视,去往前方的小间。门是虚掩,从内传出两个人低低的说话声,其中有个倦懒声音道:“除了是他,还能是谁,小爷便同你打赌,嗯,三步、两步、一步,到了。”

    ‘到了’两个字说完,温怀思右手正抵在门上,作势叩下。他动作一顿,迟疑了片刻,这才轻轻叩了两声。

    门内另外一个声音道:“无论阁下是谁,都请回罢。”

    那倦懒声音随即响起:“颜兄这般说,只怕不妥,假若来人身有要事,你却不见,耽搁了正事可如何是好?”

    另个声音道:“此刻最要紧的事,不外乎鉴武大会,除此之外,还有何事。”

    那倦懒声音的主人笑道:“那可不好说,谈情说爱、调风弄月,谁说不是生平大事?比起那只使拳脚的鉴武大会来,不知有趣了几分。”

    对方恼道:“你偏要同我作对,是不是。”

    那倦懒声音却笑不理,过得片刻,道:“温少侠,请进。”

    温怀思推门而入。这包间仅有丈许进深,正中摆了一张八仙桌,左侧有一软榻,靠后有道山水屏风,窗开在正南面,窗外二十丈处,便是大会擂台。

    收回目光,见窗边那人逆光而立,五官朦胧不清,但看身形,确然是对自己伸出援手之人。走上前去,从怀中取出一支木簪,递了过去。

    颜少青扫了一眼,却未伸手来接。

    温怀思道:“这一支木簪,代表我欠你的一条命,终有一日,我会还清。”

    对方仍不做声。旁边有人笑了起来:“颜兄,温少侠说了这不是定情信物,你便收了罢。”咦了一声,又道:”这同原来那支很像,是街上买来的,还是温少侠亲手削得?“

    温怀思道:“你猜得不错,是我自己削的。”转眼瞧时,一名披着紫貂裘衣的少年从屏风后走了出来,这人弯起一双凤眸,凝视他道:“温少侠心灵手巧,样貌也生得俊俏,果真是人中龙凤。”

    温怀思皱了皱眉,道:“你是何人。”

    杜迎风手指在佛经上敲了敲:“一个虔诚的抄经人。温少侠被盈月轮所伤,伤口有否妥善处理?我这里有一瓶金疮药,对外伤很有好处。”

    温怀思将木簪放在桌上,摇头道:“不用了。”

    杜迎风双眸微眯,右手出其不意地往他肩上抓到。温怀思一侧身,往旁避开,哪料那条手臂又从斜下方伸来,将自己的袖子一撩。温怀思又惊又怒,手按腰间,便要去拔乌金鞭。

    杜迎风一声轻笑,忽然又退了开去,道:“温少侠伤在何处,我也不清楚,还是回去自己敷药罢。”说着将伤药放在桌上,一副言笑晏晏的样子。

    温怀思冷冷哼了一声,也不取那药,转身往外走去。和来时一样,目不斜视,穿过大堂,出了大门,径自没入人群之中。

    待他走远,杜迎风叹道:“这金疮药是从一个怪老头手里顺来的宝贝,小爷难得大方,奈何别人不领情。”

    颜少青披上外袍,边道:“他用不着。”

    杜迎风斜睨他道:“你怎知他用不着。”

    颜少青揽过人来,两指捏住他的下颚,说道:“你借故撩他的衣袖,不就为了看他的伤么,现下可看清了。”

    杜迎风道:“他皮肤细滑,哪有伤痕。”若有所思地道:“可是温怀思受伤是在众目睽睽之下,难道是李赫然在做戏,还是这温怀思有蹊跷?”

    颜少青道:“李赫然并未做戏。”

    杜迎风嗯了一声:“所以有问题的是温怀思。”

    颜少青道:“还是那句话,他如何,与你我无关,这趟来辽域,只冲两件事,现下你姐姐有了下落,只待解决了茧人,我们便回中原。”

    杜迎风抬眸上看,调侃道:“你舍得?”

    颜少青手指微微收紧,强迫他抬起头来。杜迎风忍住了笑,指向窗外道:“你再不去,于越的眉头便可以夹死苍蝇了,这倒罢了,咱们姐弟俩费心安排的庆功宴,岂不是全便宜了李赫然那小人。”

    顺着他所指的方向望去,李赫然正双手背负,倨傲场中,他的几个弟子不断在场下欢呼鼓吹,称自己的师傅如何高明,那宋人被吓得滚回了老家。

    便是颜少青不为所动,杜迎风也听不下去,双手在他肩头轻推,催道:“快去。”

    李赫然倘若得胜,这趟鉴武大会最风光的便是太子耶律宏。见颜少青迟未现身,诸人已做好了打算,去向太子道贺,而在太子笑容的映衬下,于越耶律善谭的脸色便更加显得阴沉。

    咚咚咚咚咚——

    按照规例,鼓声响过五下后,未有挑战者现身,则最后站在擂台上者,便是鉴武大会的魁首。李赫然游目四顾,未见那颜姓高手的踪迹,正自庆幸,忽然人影一闪,一袭紫色袍服的男子已立于场上。

    其时北风肆虐,他的衣袂在大风中猎猎飘飞,如有紫气坏绕,耶律善谭心中一松,赞道:“好一个紫气东来!”身旁幕僚,皆有同感,纷纷附和。

    太子眼中现出些许兴味来,端坐观席,眸光不住在他身上打量。

    李赫然摆开架势,拱手道:“在下太子府李赫然,请教尊驾名讳。”

    颜少青报了姓名,右掌微抬,道:“请!”

    李赫然不及深思他的师承来历,猛然间风声破空,八道罡气分别自三路攻了过来,他动作毫不迟疑,手掌扬处,还以同样凌厉的八道掌风。两人动作皆是不快,甚至可以说得上不疾不徐,然而八道飓风只刮得台上飞沙走石。

    空中爆开八道裂帛似的响声,红毯、灯笼、旗幡,但凡皮布织物,皆在响声中裂为碎片。

    李赫然笑道:“尊驾好精深的内功。”

    颜少青淡淡地道:“彼此彼此。”

    观席欢声雷动,有人奔到台下,嘶声力竭地助威呐喊。耶律善谭眸光疾闪,寻思如何将这宋人委以重任;耶律宏脑中的念头,却是如何将此人纳入麾下。

    李赫然取出盈月轮,试探道:“这对盈月轮,锋利无匹,怕要折损了尊驾的兵刃,哦,对了,不知尊驾使得甚么兵刃?”

    颜少青手腕一翻,手中便多了一柄短刀。李赫然看那刀时,见它暗银描纹,刀镡雕成鬼首,獠牙和长舌卷绕着刀柄,又有六道鬼王錾于刃上,心下一凛,脑中冒出三个字来:鬼纹刀!

    想起这柄刀在江湖中的赫赫声威,不禁双眼发红,两手持轮,向对方攻了过去。颜少青不等他双轮递到,刀锋向外翻了一翻,两件兵刃擦接而过,当啷一声,火星四溅。

    由于师承,李赫然更清楚这柄短刀的意义,他实在庆幸自己的好运气,眼中无法抑制地流露出贪婪、急切的光芒。如一头饿狮,双眼紧紧盯着猎物,他将两轮舞成两道银光,向对方疾攻而去。

    颜少青见招拆招,倒不慌乱,只疑心他何以发疯似地愈打愈快。兵刃交接之声不绝于耳,但空中只见三团银光,众人只是头昏目眩,却哪里瞧得清两人动作?

    李赫然几十招未领上风,心头焦躁,这时颜少青似对他意图有所察觉,一招‘断江流’逼退盈月轮的攻势,接着一招‘锁千秋’,刀锋探入敌方防守上的间隙。

    李赫然猛然醒觉,此刻双轮飞在身外,便要回护,也需一息之后,但高手过招,顾盼间便已徘徊生死,岂容半念错失。情急中,劲贯指间,右手食指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往前虚戳!

    颜少青一刀将要得手,不提防剑气逼面而来,只得半途变招,刀走斜下,欲将他右手的食指斩断,不料那根手指散出如金似玉的光彩来,竟不惧刀锋,一压一弹,将鬼纹刀的刀势化解了半数。

    颜少青微微凝眸,低声道:“阴阳指。”

    李赫然何等耳目,尽管这三个字说得极轻,却还是听得甚为清楚,他贪婪的目光在鬼纹刀上流连不去,低声道:“不管你是不是那人,今日这柄短刀,李某势在必得!”

    颜少青对此话置若罔闻,只问道:“湛均是你甚么人。”

    李赫然笑容神秘,道:“湛均,又是你的甚么人?”

    眼见这抹挑衅笑容,颜少青半阖眼帘,再不言语。李赫然待要再说,对方已携刀攻了过来。

    他左手仍使盈月轮,右手以指为剑,不断攻袭颜少青要害,同时低声快速地道:“太子欲除温怀思,你却上前阻挠,不管是不是于越的意思,你今日都别想活着走下擂台,我将你大卸八块,然后悄悄拿了刀去,谁也不能发觉。”

    颜少青手腕略动,鬼纹刀在掌间翻出一片刀花,凝神淡声道:“刀在这里,有本事便来拿。”

    交谈间,两人已过手十余招,场下不知二人这番变动,依然呼声雷动。李赫然低声道:“听见么,这些人在为我呼喊。”双轮愈转愈快,在半空合二为一,横锁鬼纹刀的刀路,又蓦地里探出食指,重重往前一戳。

    颜少青兵刃脱手,衣袖亦被盈月轮带起的劲风割断一截。李赫然正自得意,右手手指却如戳在火炉之上。颜少青袖袍略动,紫雾之中,似有一股青气游走。李赫然急忙撤指,伸手去接盈月轮时,只见短刀带着月轮高高地抛在半空。

    这一念之迟,颜少青已探手过来,生生拗断他右手的食指。

    李赫然大是惊恐,叫道:“你怎么……你怎么……”

    盈月轮和鬼纹刀同时坠下,颜少青伸手接刀,不待他说话,唰地一刀,又将他右手剩余的四根手指齐根削断。

    擂台四周,忽然变得鸦雀无声。

    见自己恩师被人废去右手,耶律宏唤道:“来人……”话未落音,于越带着手下幕僚缓步走近,提醒他道:“太子何必心急?李先生只要未认输,这一场的胜负,便不算分晓。”

    耶律宏尽管又惊又怒,但身为储君,自有一身处变不惊的表面功夫,镇定说道:“于越所言甚是,不过李先生于我有授业之恩,这位颜侠士,也未免下手过狠了一些。”

    耶律善谭心平气和地道:“刀剑无眼,这鉴武大会也从未规诫过不得伤人,太子若是对李先生网开一面,怕对台下众人不好交代啊。”

    耶律宏笑道:“还是于越设想周到。”

    李赫然强忍剧痛,捡起地下的盈月轮,便要转身跃走。颜少青右脚踏出,倏忽间行了三丈,鬼纹刀从袖口滑了出来,一刀挥下,刀锋从他左肩斜劈至胯。

    而这时,鼓声终于响起-

    未完待续-

    更多原创耽美小说尽在耽美中文网http://www.blnovel.com

    如果您喜欢本作品,请记得点下方的“投它一票”,以及多发表评论,这是对作者最好的鼓励!
看不完请按CTRL+D自动添加到收藏夹,下次接着看    快捷键:上一页“←”,下一页“→”,目录页“Home”或“End”。
我也要发表评论查看全部评论 《风月江湖第三部:毒步云霄》最新评论  本页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
游客
发表于 05-24 17:06
开始修文,为期一个月左右,更新不停但会暂缓。
 
离绯
发表于 05-04 23:27
结局临近,调整大纲,停更一周,万望谅解。
 
游客
发表于 02-27 17:45
很好的作品,作者有意到我们lc发展吗?有全勤,福利多流量大,负责。,
 
离绯
发表于 02-02 15:30
后续章节年后开更,祝大家新年快乐阖家欢乐红红火火!!!
 
离绯
发表于 12-29 17:21
元旦后再行开更,最近更新数少,确实家中有事,万望谅解。
 
离绯
发表于 11-30 20:39
诸位朋友,本文调整大纲,停更一周,望谅解。
 
游客
发表于 10-22 17:58
更啊
 
游客
发表于 10-20 16:38
又没了
 
游客
发表于 10-19 00:56
更啊
 
游客
发表于 10-17 01:14
又没了
 
评论内容:请勿发表人身攻击、广告及其它宣传类言辞,最大留言数500字,请自觉遵守相关政策法规。

验证码: 点击获取验证码 匿名发表
耽美原创小说总榜
最新耽美原创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