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 码: 保持登陆  作家   忘记密码  注册会员  注册作家
耽美小说->风月江湖第三部:毒步云霄章节列表 > 风月江湖第三部:毒步云霄_第一卷:人情易懂 君心难测 第二十六回:怒嘶汹涌白牙现,誓摧岸上望海岩(四)

风月江湖第三部:毒步云霄 第一卷:人情易懂 君心难测 第二十六回:怒嘶汹涌白牙现,誓摧岸上望海岩(四)

    第二十六回:怒嘶汹涌白牙现,誓摧岸上望海岩(四)

    几刀下来,锦带纹丝不动。熊三锏骂了句:“真他娘邪门了!”丢开刀刃,攥着锦带左右一扯。

    杜迎风这才记起拓跋宇临走前的警告,那人戏谑着道:这是鲛绡,别妄图挣脱。心里不禁又问候了他祖宗八代。

    一转身把人掀了下去,他勉强站起,却浑身发软,咬牙道:“没时间了,抱着我走。”铁笼藏在暗舱内,一行人照着杜迎风指示,专拣暗处行走。船头激战正酣,兵刃交接声中,几人终于寻到了一扇暗门。

    熊三锏未及得意,一队人马便自转角处出现,迎面走了过来。领头的正是婆罗教右使,抚掌笑道:“人人都说黑白不两立,却没想熊寨主这么宽宏大量,竟然同白道中人合作起来。”

    熊三锏骂道:“放屁,你哪只眼睛瞧见老子和白道来往!”

    右使故作讶然,望着他怀中男子道:“熊寨主竟然不知这位是甚么身份?”

    熊三锏急着搜寻铁笼,没好气道:“甚么身份,难道还是武林盟主不成?”

    右使淡淡说道:“虽不中,亦不远矣,这位正是你们中原武林第一人,万剑山庄杜三少,也是我教请来的贵客,熊寨主要带人走,也得问问主人家的意愿罢。”

    熊三锏被噎了一下,反驳道:“杜三少武功绝顶,怎么会是这般模样?”

    右使大笑道:“若非有教主的蛊毒压着,熊寨主以为他能如此听话么。”

    念及舱内两具尸首,熊三锏不禁思索起来:怪不得第一眼瞧去,他便觉得这青年眼熟,除去这幅萎靡不振之态,这长相、这身段,活脱脱便是铁英那副画里的人物!

    杜迎风迎着射过来的目光抬头。这右使故意挑拨,便是要大大折辱他一番,既然如此,他凭何要称了对方心意,挑眉说道:“黑白两道争来争去,那也是中原武林内的纷争,和你们这些异族有甚么相干。”

    这句话直教熊三锏耳中嗡鸣,自叹惭愧,附和道:“不错!咱们在自己地盘上打架,争得也是自家利益,你们这些异族想来分一杯羹,门都没有。”说罢横冲而出,长锏舞处,连毙数敌。

    右使见他来势凶猛,取出小旗,叫道:“摆阵!”片刻间,十数个教徒分别站上了卦位。

    杜迎风出言提醒:“不能教他们摆成阵形,先杀了左前天门!”

    熊三锏于奇门阵法全不知晓,听他一说,迎头一锏砸死了左前之人。杜迎风接着喝道:“右前地门!”熊三锏执锏右劈,嘭地一声钝响,已砸在右上方位。

    右使气急败坏地挥动小旗,众教徒急涌而上。杜迎风不疾不徐地出声指示,熊三锏连同手下五人,竟在大队人马中杀出一条血路。

    突然远远传来一道声音:“杜三少果然有能耐,教这些黑道人物心甘情愿地为你赴死。”声音裹挟着怒气,压过了兵刃之声。

    来人一袭红袍,正是婆罗教教主拓跋宇。杜迎风对他有气,只觉这红艳艳的颜色甚是碍眼:“教主抢了别人东西,对方上门来讨,自是天经地义,和小爷有甚么干系。”

    拓跋宇冷笑两声,向他伸手:“是你自己过来,还是本座过去。”

    熊三锏明显感觉怀中的身体僵了一下。黑白两道,向来犯冲,他也最看不惯那些以正派自居的大侠嘴脸,不过这人却和那些家伙不同,斟酌片刻,已有决断,大声喝道:“弟兄们,不要教人小瞧了沧州水寨,今日多杀几个,往日便教他们多怕几分!”

    他身魁力大,带人冲将上前,一时无人敢撄其锋。拓跋宇一言不发,接过右使递来长剑,刷刷数剑,砍毙两人。杜迎风咬牙叫道:“拓跋宇,解了小爷蛊毒,你我单打独斗!”

    长剑点到熊三锏额间,不提防一道绿芒贴着剑刃而过,拓跋宇执剑陡转,刺向左前方位,登时剑上冒起绿焰,沿刃直烧手背。火势汹涌,迫得他不得不撤手弃剑。

    转眼间熊三锏手上一轻,抬头上望,只见一道人影站在背光地方,双手打横抱着杜三少。这人行动如电,快得不可思议,站在众人跟前,满脸冷漠之色。

    见着这道身影,拓跋宇冷冷地道:“又是你。”

    颜少青垂眸说道:“这么久不回去,是嫌自己闯得祸不够大么。”

    众人听得一呆,不明白他何出此言。却听杜三少轻声说道:“这里人多气闷,太不舒坦。”听了这话,颜少青卸下披风,裹在了他身上。

    右使挥动小旗,两路人马暗中朝后包抄。

    偷袭来时,颜少青伸指夹住利刃,反手一送。断刃轻飘飘地削出,贴过十二人咽喉,钉入木板三寸。抬手毙敌,不过略动衣袖,不仅婆罗教众看得心惊胆战,熊三锏一干人等亦是目瞪口呆。

    拓跋宇面色骤变,这人武功比起当日更为精进,此时不除,日后必成大患。袖中滑出一只四孔骨埙,放在唇边吹响,尸奴闻声而动。

    颜少青一指水下,熊三锏等人立即会意。两道黑影扑来,颜少青侧过身子,单手护住了杜迎风,右臂往旁伸出,和拓跋宇一掌相交。

    肆虐的气流激得断木横飞。拓跋宇和他对了一掌,浑身炙热难当,如置熔炉,撑得三息,便再抵受不住,提气迫开掌力,退开数步。

    四只枯槁的手爪缠到衣上,颜少青微微转身,一道青焰随掌而出。

    青焰卷着黑袍,瞬间吞噬殆尽,尸奴干瘪的皮肤暴露在空气中,被烈焰烤得噼啪作响,体内虫蛹不断跌出,继而烧成灰烬。

    杜迎风本就身体不适,闻见这股腐烂气味,差些闭过气去。颜少青轻拍他的背脊,以示安抚。

    拓跋宇怒意翻涌,沉声道:“他体内蛊毒一日不除,便一日在本座掌控之中。”

    颜少青扫了他一眼:“若不然,你岂能多活这一时半刻。”走近两步,伸手道:“解药。”

    拓跋宇眸光闪烁。便在此时,舷边暴起一声巨响,楼船似要翻倒般摇晃起来。两人皆是一怔,同时往河面看去。

    隔着三五丈远,停有一艘高大楼船,两侧飞卢洞开,伸出十余杆火器。船上重檐亭阁,帷幔重重,论起奢华程度,丝毫不亚于脚下商船,正是大辽太子耶律宏的御驾。

    颜少青淡淡说道:“也该来了。”

    拓跋宇腹背受敌,面色十分难看。这一怔间,又一枚火器落了下来。右使跟在他身侧,附耳说了两句。拓跋宇按捺怒意,下令撤退。

    赫连非低柔的嗓音隔水而来:“拓跋教主,听闻你近日得了一样稀罕东西,不过这样东西却是我家主人提前定下的,不想路上遭人劫了,如能够物归原主,那是再好不过,倘若不肯合作……”

    拓跋宇冷笑道:“耶律宏病得连说话都要靠人代传?”

    赫连非遥遥作揖:“还望教主物归原主。”

    拓跋宇直截了当地道:“不可能!”

    爆炸声随着话音落下,浓烟中,船身开始剧烈地摇晃。尽管被人搂在怀里,目眩和燥热依旧持续不断,杜迎风大口大口吸着气,入鼻却是硫磺和硝石的臭味。

    不知过得多久,厮杀声渐渐弱了下来,听到木门吱呀一声,他睁开眼,见是一间微暗内室,再也忍受不住,头一仰便吻了过去。

    耳边落下叹息,有个声音低声说了句甚么,他无暇分辨,对着来人的脖子又蹭又咬,须臾身下一凉,他下意识地伸手,却想起双手还被绑在身后。

    来人也不替他解开束缚,就着这姿势将他压在墙上,极尽疯狂地索取。

    “唔,慢点……”虽说是为了缓解蛊毒,这场情事却不乏有些惩罚的意味,数不清几次发泄,那迫人的热度终于褪去,杜迎风倒在对方汗湿的胸膛上,低低地喘气。

    颜少青抱人坐到椅子里,食指挑弄他手腕间的锦带:“这鲛绡水火难浸,要解开,也不是一时半刻的事。”

    趴在柔软的衣料里,杜迎风向上抬了抬眼皮:“连你都没办法?不行,这模样太难看,小爷半刻也受不了。”

    “这事为夫会想办法。”颜少青单手扶住他腰,接着道:“在这之前,风儿难道没有话对为夫讲么?”

    低沉的嗓音飘进耳畔,杜迎风立即从萎靡中警醒过来,眨了眨眼,甚为无辜地道:“有,被绑着手腕,全身都不舒坦。”

    这招苦肉计自然是见效的,颜少青揉着他腰上穴位,慢慢灌输热力。

    杜迎风得寸进尺:“脖子也不转不动。”于是又被换了个舒服姿势。他侧身半躺下来,听着耳边一阵阵稳而有力的心跳,安心地阖眼。

    “虽然内力受制,但以你身手,至少可以轻易逃脱,这么久了却没消息,是存心要人担忧?”带着余热的手指轻轻腰侧,力道温柔,话语却锋锐所指。

    睁开眼来,正对上一双深邃的眸,杜迎风不敢再装无辜,讪笑道:“拓跋宇那混蛋掳走小爷,那么小爷即使要走,也得连本带利地捎点东西回去,偷偷跑了那算甚么啊。”

    幽沉的眸光定在那条精致的锦带上:“是以,便任由别人对你为所欲为?”

    杜迎风一下坐起来:“他敢么,只不过是……”打量对方眼色,嘀咕道:“摸了几下而已。”

    颜少青瞧他眼珠移来移去,便知事实铁定不止如此。看来自己还是低估了他招蜂引蝶的本事,手指扳起白皙的下颚,垂眼问道:“那么他摸了哪里。”

    不想在这问题上多作纠结,杜迎风含糊着道:“不记得了,反正不是要紧地方。”颜少青停下动作,贴着他耳朵说道:“是么。”

    杜迎风眼皮跳了一下:“是我不对,教你担心了,下回……”

    将人往上搂了搂,颜少青虚着眼道:“下回?”

    杜迎风凑上去吻住他的唇:“往后再不乱来了。”

    见他主动缠将过来,颜少青自然不会客气,你来我往,耳鬓厮磨,免不得又是一场颠鸾倒凤。云雨散尽,他梳着手边被汗水打湿的黑发,缓缓地道:“希望这承诺能保十天半月,至少持续到……将这桩事了结了。”

    杜迎风心虚地没敢搭腔,在他怀里靠了一会,渐渐心生困意,昏昏沉沉间,脑中掠过了许多事:隐世之人相继出现,镇威镖局的这趟镖,横插一手的辽国太子,以及林中那场激战,想到此处,不禁为司空渊的逝世感到惋惜。

    沉默半晌,他问道:“你得了司空渊内力,感觉如何?”

    颜少青垂下目光:“勉强可用。”司空渊早得剑法大乘,功力十分深厚,只是比起自己原先那股精纯内力,却还远远不及,这句勉强可用,是当真勉强了。

    杜迎风舒了口气,至少目前看来,两人安全无虞。享受这难得的安静时光,随口问道:“这是哪儿?”

    颜少青道:“还在船上,这会没起风,所以感觉不到。”

    见对方怔了怔,这才解释道:“耶律宏的目的是那只精钢铁笼,是以不会真正下令炸船,我料到这点,却没料到那婆罗教右使竟宁死护主,也没料得他有布下天罗地网阵的能耐。”

    杜迎风讶然:“这么说来,现下我们是在阵中?”-

    未完待续-

    更多原创耽美小说尽在耽美中文网http://www.blnovel.com

    如果您喜欢本作品,请记得点下方的“投它一票”,以及多发表评论,这是对作者最好的鼓励!
看不完请按CTRL+D自动添加到收藏夹,下次接着看    快捷键:上一页“←”,下一页“→”,目录页“Home”或“End”。
我也要发表评论查看全部评论 《风月江湖第三部:毒步云霄》最新评论  本页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
游客
发表于 02-27 17:45
很好的作品,作者有意到我们lc发展吗?有全勤,福利多流量大,负责。,
 
离绯
发表于 02-02 15:30
后续章节年后开更,祝大家新年快乐阖家欢乐红红火火!!!
 
离绯
发表于 12-29 17:21
元旦后再行开更,最近更新数少,确实家中有事,万望谅解。
 
离绯
发表于 11-30 20:39
诸位朋友,本文调整大纲,停更一周,望谅解。
 
游客
发表于 10-22 17:58
更啊
 
游客
发表于 10-20 16:38
又没了
 
游客
发表于 10-19 00:56
更啊
 
游客
发表于 10-17 01:14
又没了
 
游客
发表于 10-16 07:23
还不更新
 
游客
发表于 10-12 19:13
三少终于出来了,若织应该也快了
 
评论内容:请勿发表人身攻击、广告及其它宣传类言辞,最大留言数500字,请自觉遵守相关政策法规。

验证码: 点击获取验证码 匿名发表
耽美原创小说总榜
最新耽美原创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