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 码: 保持登陆  作家   忘记密码  注册会员  注册作家
耽美小说->风月江湖第三部:毒步云霄章节列表 > 风月江湖第三部:毒步云霄_第一卷:人情易懂 君心难测 第二十一回:幽径通玄现五毒,奇术驭阵埋心蛊(十)

风月江湖第三部:毒步云霄 第一卷:人情易懂 君心难测 第二十一回:幽径通玄现五毒,奇术驭阵埋心蛊(十)

    第二十一回:幽径通玄现五毒,奇术驭阵埋心蛊(十)

    闪电照得他脸色忽明忽暗,当下谁也分辨不出这话的真假。颜少青收紧衣带,右手一按腰间,持刀往他肩头削落。

    拓跋宇一侧身,左掌上翻,将刀刃推开了三寸,笑道:“好大的火气,这是责难我打搅了两位的好事?”

    颜少青不答话,刀刃斜走,点他面门。直接出手,倒也不是冲动使然,只因事实已经水落石出,再没必要从他嘴里套话,既然如此,又何必留下这等祸患;再则拓跋宇意在镖货,杀人越货犹恐不及,岂会好心提点,对方如此做只能是一个目的——对他来说,茧人比想象当中更为棘手。

    杜迎风心下亦是雪亮,冷笑道:“原来婆罗教啃不下这块硬骨头。”

    拓跋宇毫不在意他的奚落,一招铁板桥躲过袭来刀刃,笑眼望向铁英:“两位自然不在乎铁寒秋生死,可是铁少主呢?”

    铁英脸色发白,大喊:“魔头,你将我爹爹怎么了?”

    拓跋宇笑着摇头:“我可没动他半根头发,只是再不助援,他就要被那怪物……”故意顿了顿,又道:“吞食殆尽了。”

    铁英反驳道:“你胡说,镖队中明明有……”

    “有剑魔坐镇?如今他自顾不暇,怎管得了别人。”拓跋宇一面躲避刀锋,一面说道:“这票货我得不到,镇威镖局也护不了,与其白白损失,不如寻求一个合作。”

    铁英茫然无措,转头看了看杜迎风,见对方满脸镇定,似乎成竹在胸。

    铁英年纪尚幼,论及武功,也还稚嫩,这合作显然不是冲他而来。

    杜迎风暗暗好笑:这事他们会搀和进来,完全是出于巧合,庾萧寒的生意搞砸与否,同他实在没有半分干系,只不过婆罗教为难一个小孩,少爷他看不过眼而已。

    这般想来,更是冷笑不语。

    颜少青手腕微微一振,短刀快逾闪电,削向敌人咽喉。

    “你们先走。”

    杜迎风听见他向自己传音入密,稍一点头,携同铁英往大雨中冲去。屋外暴雨如注,甫出大门,铁英便发疯一般往前疾奔。

    杜迎风拽住他的手臂,低声道:“别急。”此时雨声盖过一切,静下心来聆听,隐隐察觉东面有兵刃交接之声,当即携人赶往,在大雨中奔了里许,果见前方密林中闪出几道刀光,并伴有呵斥之声。

    “爹……”铁英张口便叫,杜迎风忙即捂住他的嘴,缓缓摇了摇头。他功力受制,如果真是茧人,便只能智取而不可力敌。

    铁英深吸了口气,强迫自己冷静下来。

    两人隐于树后,透过雨帘望去,两道身影正在雨中打得难分难解。那使剑的正是剑魔司空渊,对面那人身形佝偻,却没见过。

    司空渊毕生痴醉武学,在剑法上尤有建树,若非残疾之症将他困于椅中,兵器谱上必然会有他一席之地,更因这桩缺憾,后半生隐寄山水,以致剑魔之名被人遗忘。

    不管他在世人眼中如何,至少杜迎风眼下见到的确是一手精妙剑术。

    忽然闪电劈下,大雨中亮起半张青灰脸孔,将铁英吓得一跳:“是它!”

    那‘人’浑身惨绿,头上不生毛发,身上亦是不着寸缕,一双眼睛又大又凸,似要落下眼眶——出发前日,他曾悄悄掀起铁笼罩布,所见便是这么个怪物。

    这次不待杜迎风动作,铁英已先行捂住嘴巴,可惜低呼声已引来对方注意,霎时间那怪物眼珠一转,定定望住了他。

    几乎同时,司空渊察觉了两人所在,喝道:“小子,去照顾你父亲!”

    四下里一张望,才发现左首树下有个人影,铁英再也忍耐不住,大叫:“爹爹!”

    扑过去查看他的伤势,见他右肩上有五个血洞,正泊泊往外冒血,又见血色泛紫,显是身染奇毒,忙道:“爹爹,你怎么样?”

    铁寒秋中了茧人一抓,毒性渗入肺腑,已在弥留之际,见到爱子奔来,急忙道:“别管我,快走。”他深知茧人厉害,只消司空渊落败,这里便无人可以逃脱。

    铁英伸手按在父亲伤处,奈何血流不止,很快将他双手染红。铁寒秋将一枚棋子塞入他掌心,催促道:“快走,快走!”

    握住那枚棋子,铁英凄声大叫。

    杜迎风执剑走出,说道:“这茧人蛮劲大过招式,显然心智未全,前辈只管攻其要害,便由在下来牵住他的手脚。”长剑一抖,跃入战局。

    其时大雨瓢泼,落风回雪剑一展开,四周雨幕也变得飘渺起来。

    司空渊眼中闪过激赏之色,他受伤在先,又与茧人斗了半晌,内力早已不继,生死之间忽然来了强援,登时精神一振,大笑道:“好,你我便联手斗它一斗!”

    他也想瞧瞧这个年甫二旬的小子究竟有何本领,能在兵器谱上独占鳌头!

    杜迎风一笑,长剑挥动,剑芒铺天盖地笼罩下来。司空渊放开顾忌,赤剑直取茧人要害。

    擦地一响,茧人锋利的指甲被揽云剑削去半截。剑上冒起一点火星,很快湮灭。一招过后,杜迎风微微侧身,长剑一绊一挑,再扫茧人足下。

    正在这时,赤剑已到。茧人见势不妙,身子弓起往上一跳,同时伸手急带,将一柄赤剑抓在手里,左手腾出一掌,反击司空渊心口。

    忽见剑影翩然,揽云剑猛然翻转,啪地一下,正中茧人足胫。落风回雪剑轻灵玄妙,变化全在意料之外,司空渊看在眼里,大喝一声好极!

    揽云剑断金切玉,这一下竟没能斩去它的双足,杜迎风脸上微微变色,剑尖在瞬息间掉头,转刺敌方心口。

    噗地一声,长剑轻而易举地透胸而入。杜迎风怔了怔,缩手想要拔出剑来,剑身反而深陷肉中,情急中撤手松剑,突然咽喉一紧,似被铁夹箍住。

    挣了几下未挣开,杜迎风声息渐微:“快……”司空渊看出他内力不济,稍稍一想,便猜到了究竟,感激他如此情况下仍来相助,其胸襟气度,当真不枉‘天下第一’这个称号!

    这般想时,手中赤剑已连晃了一十八下。

    茧人背转了身子,竟以肩背硬挨,一双铁爪牢牢扼住杜迎风咽喉,竟是死不松手!

    几乎窒息的痛苦中,杜迎风只觉眼前一阵阵地发黑,风雨声、打斗声似都离他而去。

    铁英冲了过来,双臂环住茧人腰身,大叫:“你放开他!”

    茧人身如磐石,又力大无穷,对它而言,铁英这点力气自然微不足道,当下只用一成力道,将人远远甩开。

    铁英撞在树上,便即晕死过去。

    见杜迎风脸色泛青,司空渊心道不妙,只是适才出得一十八剑,眼下正是旧力已衰,新力未生之际,勉强提起真气,身子却沉重不堪。片刻间下定决心,伸掌狠击地下,只听得脊椎间几声连响,两条残腿竟而站立起来!

    真气源源不断地贯入剑中,剑尖划个整圆,猛挥向前。这一招,正是他生平得意之作‘蛟龙出海’。

    茧人见他杀意暴涨,一跃逃远。

    唰地一声,泥浆四射。茧人尽管避开及时,却也被其剑气所伤,带着杜迎风一齐扑倒地下。

    司空渊待要再出一剑,突然双膝一软,跌倒在地,方才以真气强撑骨骼站起,这会真气用尽,全身骨骼顿失依托,崩剥断裂。

    茧人受了重伤,双手依然死死地扼住杜迎风咽喉,眼见这少年将要死于窒息,而自己空有内力却无从施展,司空渊一时悲怒交加,喷出大口血来。

    忽然一道黑影闯入雨帘,疾若闪电般抓着茧人双手一扭。茧人惨嚎一声,张口向其咬去。那黑影手中翻出一柄短刀,看不清他如何动作,已将茧人钉在树上。

    大雨冲刷而下,那人刀刻的五官在雨中犹显冷峻。转身抱起杜迎风,在他背后推了几把。不过须臾,怀中之人便悠悠醒转。

    “青……咳咳……”

    “你伤了咽喉,不宜说话。”

    杜迎风缓过气来,伸手指了指铁英Fu-Zi,又指指身后的司空渊。

    来人自是颜少青无疑,霎时间明白他的心意,叹道:“这时还有心情关切别人,风儿……”

    为夫真是拿你如何是好?

    不愿看他心焦,颜少青轻轻放下他来,先看了看铁英Fu-Zi,面无表情地道:“大的死了,小的只是晕过去,没有大碍。”

    接着走近司空渊身旁,一探伤势,说道:“全身骨骼尽碎,即便接好了,此生也将困于床榻。”凝思一瞬,问道:“司空渊,你可愿如此?”

    算将起来,两人年岁倒也相差无几,只是一个满头白发形容枯槁,一个青丝如墨俊美无俦。司空渊凝视那双漆黑眼瞳,大笑道:“老夫本来就没几天好活,今日能和忘年小友联手退敌,此生已无遗憾!”

    杜迎风心中一凛:两人相谈无多,只这片刻间的挽手,便成忘年之交,挣扎着靠近,说道:“只要前辈随我回万剑山庄,我必求得白若离替你医治。”

    司空渊直觉摇头,可即使是这微小的动作,此时却也无法做到。

    “每日躺在床上由人伺候汤药,还不如一刀杀了老夫痛快。老夫死不足惜,只平白浪费了这身功力。”双眼盯住杜迎风,又道:“杜家小子,你过来!”

    杜迎风聪颖绝伦,岂会不知他有传功之心,心念一转,忙道:“前辈若要传功,当下却有更好人选。”握住颜少青手掌,将他拉至近前。

    颜少青沉声道:“风儿,不可。”

    杜迎风却不理会,清亮凤眸直直地望向司空渊。

    见他眸中写满倔强之色,司空渊笑叹:“也罢,老夫就邃你心愿——”他手脚已不能动,传功时只得由人扶起,双掌与他相抵。

    几人身困山野,四周更是不知伏有多少强敌,绝非传功佳地,但当下却也容不得他们选择。一盏茶的工夫,两人周身已见白雾,心知到了紧要关头,杜迎风眼观四处,不敢有丝毫松懈。

    正在此时,雨幕中骤然响起一声轻笑:“急急离去,原来是担心情人安危。”随着这声笑,拓跋宇缓步而来,一袭红衣在满山苍翠之中尤其醒目。

    杜迎风一惊,握了佩剑站起。方才事态紧急,无暇询问颜少青那婆罗教教主到底如何,这时见对方现身,心中着实没底,大雨之中,更看不清他有没受伤,只得故作镇定地道:“教主别来无恙?”

    拓跋宇眸光莫测:“自然无恙,是以来找老朋友叙叙旧,咦,司空先生怎和人坐在地上?”

    杜迎风脚步稍移,遮去他的视线:“他们正在切磋武艺,为了避免误伤,教主还是莫要打扰为好。”

    “原来如此。”拓跋宇嘴上说着,脚步依然不停。

    颜少青端坐不动,眉间却微微耸起,杜迎风心下焦灼,面上却不敢表露声色,气定神闲地道:“教主再要上前一步,保不准能活着回去了。”

    拓跋宇笑了一声,终于驻步:“那还是小命要紧……”

    杜迎风舒了口气,正思计策将他支走,忽然鬓旁生风,一只手伸过来抬起他的下巴:“你以为本座会这样说,嗯?”

    对方掌心附着内力,杜迎风一时挣脱不得。

    知他失手被擒,颜少青眉头皱得更紧。司空渊疾声传音:“这会一有动作,便算前功尽弃,得了这身功力,还怕抢不回人来!”

    见对方仿若未闻,一意孤行地斩断两人之间贯穿的真力,司空渊咬碎牙齿,接着一张口,以碎牙点住了他的穴道。

    自己这般动静,前方两人尚还端坐不动,拓跋宇如何还不清楚他们正在做甚?冷笑两声,一掌往颜少青后心拍落。

    情急之中,司空渊强行自丹田内分出两股真力,直冲颜少青任督二脉。

    砰——

    拓跋宇这一掌好似拍中山峦,反震之力压得他连退三步,气血翻涌不止。他原先受颜少青所伤,此时伤上加伤,再也不敢犯难,双眸冷冷地在两人身上各盯一眼,强自将喉间的腥甜咽入腹中。

    接着一手抱起杜迎风,一手将昏厥的茧人搁在腋下,施展轻功而去。

    只差一瞬,爆裂声便在身后接二连三地响起,当下更不停步,直往林中遁去-

    未完待续-

    更多原创耽美小说尽在耽美中文网http://www.blnovel.com

    如果您喜欢本作品,请记得点下方的“投它一票”,以及多发表评论,这是对作者最好的鼓励!
看不完请按CTRL+D自动添加到收藏夹,下次接着看    快捷键:上一页“←”,下一页“→”,目录页“Home”或“End”。
我也要发表评论查看全部评论 《风月江湖第三部:毒步云霄》最新评论  本页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
离绯
发表于 05-04 23:27
结局临近,调整大纲,停更一周,万望谅解。
 
游客
发表于 02-27 17:45
很好的作品,作者有意到我们lc发展吗?有全勤,福利多流量大,负责。,
 
离绯
发表于 02-02 15:30
后续章节年后开更,祝大家新年快乐阖家欢乐红红火火!!!
 
离绯
发表于 12-29 17:21
元旦后再行开更,最近更新数少,确实家中有事,万望谅解。
 
离绯
发表于 11-30 20:39
诸位朋友,本文调整大纲,停更一周,望谅解。
 
游客
发表于 10-22 17:58
更啊
 
游客
发表于 10-20 16:38
又没了
 
游客
发表于 10-19 00:56
更啊
 
游客
发表于 10-17 01:14
又没了
 
游客
发表于 10-16 07:23
还不更新
 
评论内容:请勿发表人身攻击、广告及其它宣传类言辞,最大留言数500字,请自觉遵守相关政策法规。

验证码: 点击获取验证码 匿名发表
耽美原创小说总榜
最新耽美原创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