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 码: 保持登陆  作家   忘记密码  注册会员  注册作家
耽美小说->风月江湖第三部:毒步云霄章节列表 > 风月江湖第三部:毒步云霄_第一卷:人情易懂 君心难测 第十七回:仗剑千里行四海,最难义侠济山河

风月江湖第三部:毒步云霄 第一卷:人情易懂 君心难测 第十七回:仗剑千里行四海,最难义侠济山河

    第十七回:仗剑千里行四海,最难义侠济山河

    他来到马车之前,说道:“请司空前辈救我儿一命,事后无论有任何差遣,铁某定当效劳。”

    几名镖师同时上前,拱手求情。邵一朵也道:“司空前辈,这孩子即便有些骄纵,可秉性纯良,就此夭折,未免太过于可惜了。”

    车中始终无话。过得片晌,终于有个声音道:“老夫爱莫能助。”

    此话一出,铁寒秋脸上尽是失望之色。暗责自己方才犹豫不决,害得爱儿命在旦夕,抱着铁英跪到车前,单手撑地道:“前辈若是不答应,铁某就此长跪不起。”

    车中静默片刻,传出一声长叹,显是不愿多谈。铁寒秋闭上双眼,深吸一口气,转头走到杜迎风身前,说道:“杜公子,先前多有得罪,还望你大人大量,不要计较。”

    杜迎风双眸轻眯,微笑道:“你想求我救你儿子?”

    铁寒秋直言不讳:“正是。”

    望了望他怀中的铁英,杜迎风不疾不徐地道:“你如何肯定我救得了他。”

    “我无法肯定,可但凡有半分希望,我都不会放弃。”摇了摇头,铁寒秋苦笑着道:“只要杜公子答应,不论成败与否,铁某都将重金酬谢。”

    杜迎风道:“我像是缺钱的人么。”

    铁寒秋道:“那么杜公子有甚么缺的?”

    杜迎风正色道:“我甚么都不缺。”

    铁英忍无可忍,叫道:“爹,不要求他!”

    铁寒秋低头道:“你别说话……”

    “我不要他救!”

    “呵!”杜迎风扬起眉毛,向着铁英说道:“都成这幅模样了,还要逞嘴皮子,你不要小爷救,小爷就偏要救。”两指相骈,探了探少年腕脉,接着道:“将他放在车上,然后准备两坛烈酒。”

    他的态度转变太快,大出众人意料。

    铁寒秋大喜过望,忙命人张罗起来。两女让出马车,铁英被除去上衣,躺在干净的被褥上。

    杜迎风掀开车帘,转身道:“两个时辰之内,不要进来打扰。”说着不等众人反应,便背过身去,跨入车内。

    镖队就地扎营,开始生火做饭。这时天色已晚,夕阳揉在雾霭之中,四周更是朦朦胧胧的瞧不清楚。为了防止突袭,镖师用细绳穿了铃铛,挂在镖车周围。

    铁寒秋守在马车之前,双眼怔怔望着铃铛上反射的金光。月如娇盛了碗热汤过来,他摇头道:“你们用罢,我吃不下。”

    女子在他身旁坐了下来,抬头上望,但见满天红云在西边渐渐收了下去。她说道:“你不要记恨老爷子,他这样做,定然有他的苦衷。”顿了顿,又道:“那家伙既然答应救治铁英,就必然是有把握。”

    铁寒秋嘴唇掀动,半天没说出话来。

    月如娇道:“不过,或许只是他随口答应也说不定。”说着露出个调皮笑容。

    铁寒秋无奈道:“当下也唯有靠他了。”叹了口气,端起汤碗喝了口,忽然又道:“不过有件事十分奇怪。”

    月如娇问道:“甚么事?”

    铁寒秋道:“我记得在客栈里,还有个男子是和他一道的,这会儿却没见着人。”

    月如娇多数时间待在马车里,并不知道他说的是甚么人,随口道:“可能是怕林中有危险,便没跟来罢。”

    铁寒秋皱起眉道:”当真如此么?”

    ***

    树林深处,有一大片梅花林。一名黑衫男子正不疾不徐地走在林中。行得半里,他突然俯下身来,伸手拨开树枝,只见花瓣上沾着几点尚未干透的血迹。

    这黑衫男子正是颜少青,他和杜迎风分开之后,便追着红衣人离去,一路上揣摩道:这些人直冲镖货而来,肯定知道车中押送的是何物。而后来拿了铁英做人质,又为何忽然撤退?真是驻守诺言,还是另有原因?

    直到发现这些血迹,他才明白过来:对方不曾乘胜追击,是由于受了严重的内伤。

    梅花花瓣白如冰雪,有风袭来,花瓣纷落如雨。站在梅花林中,颜少青又想道:红衣人的内伤必然是和剑魔交手之时所受,那么另外一方,是否能够全身而退?

    一面想着,一面迈开脚步,往树林尽头走去。林中虽然遍布瘴气,却也梅香袭人。又行半里,嗅到香气之中夹着些许硫磺气味,过不多时,气味愈来愈浓,自西北方向迎面飘来。

    他知道这附近必有温泉,想到温泉水对于疗伤的功效,登时加快脚步,行到深处,果然见到数十株梅花树合抱着一池泉水。

    氤氲的水汽将四周衬得仙境也似,目光落在池中,他缓声道:“你果然受伤了。”

    水雾中静了片晌,稍后传出一个男声道:“你既然不和镖队同路,又为何碍我行事。”他的语调十分慵懒,仿佛并不介意有人闯入。

    颜少青在距离池边数十步处停步,问道:“哦?你如何这般肯定。”

    那人笑得两声,继续道:“方才你只是看着,并不出手,可见镖队的安危同你没有甚么干系,怕也是打这镖货的主意罢了。”

    颜少青道:“车上的货价值,谁都想要得到,可惜僧多粥少。”

    那人掬起一捧池水,看着水流自指缝间流走,说道:“奉劝阁下一句,握不住的东西,就要趁早放手。”

    颜少青道:“看来你的胃口很大,想要独吞。”

    那人道:“看来阁下是来寻求合作?”

    颜少青道:“那要看我能分到多少。”

    “分?”那人怔了怔,突然爆发出一阵大笑,笑声止时,沉下脸色道:“看来你并非是来寻求合作,而是跑来套话的。”

    颜少青当即知晓,自己话中定然有甚么漏洞,暗道:难道车中的货物是分不得的?既然目的暴露,他索性不再啰嗦,手探腰间,摘下一柄短刀来。

    这柄短刀十分朴实,从刀柄到刀尖,没有任何显眼之处。那人双眼盯着看了一阵,忽然掌拍水面,击得水珠四飞。

    颜少青挥刀一挡,只听得哐哐几声,刀身向内凹了进去。他浑不在意,脚踏水面,施展轻功直欺敌前,短刀带起一阵疾风,往前削去。

    凌厉的刀锋破开雾气,暮光投射刀面,映出一双冷戾嗜血的眸。

    鲜艳的红衫在水面铺陈开来,犹如浸了半池鲜血。这人同苏傲倒有几分神似,只是年纪略小,气势也稍有不及。

    眼见刀到,他蓄起真力,沉下水面。颜少青手腕微动,短刀跟着没下水去。

    远处水花乱溅,一道红影窜出水面,冷哼道:“好快的身手……”话未说完,突然脸色大变,原来对方的兵刃已破开水面,朝他直追而来!

    右手两指疾弹,反推刀刃。若在平时,这招足够制敌,可当下他受了内伤,真力无法运行自如,虽将短刀弹偏稍许,刀身携带的劲力,却令得他虎口发麻。

    他不露声色,飘然落到岸上。

    颜少青抬手接住短刀,和他隔岸对峙。那人冷眯着双眼,似在揣摩他的来历,跟着问道:“阁下是谁?”

    颜少青淡淡答道:“你不必知道。”

    见他这般目中无人,那人脸色变得十分难看,衣袖横扫,挥起大片水幕。颜少青站在岸边,只见水幕中闪了几闪,几点银光向他疾袭而来。

    他的轻功天下无双,要躲开自是不难,一转身到了树后,垂目看时,见树干上钉着两枚冰凌。抬头再看对面,已无人影。

    树干和冰凌接触之处,很快泛起大片黑色,凝眸看了看,对于这人的来历,他心中已有定论。

    ***

    邵一朵往茶盏里冲了两碗茶,将其中一杯推到矮几对面。

    司空渊端起尝了口,点头道:“手艺没退步。”

    邵一朵低头浅笑:“老爷子真是好记性,还记得八年前我为您沏过茶。”

    司空渊叹了声:“人老了,许多事都淡忘了,遇过的人,到过的地方。”

    拨弄着发簪上垂下的璎珞珠子,邵一朵笑道:“承蒙老爷子还记得我这碗茶的味道啊。”

    司空渊闭上眼道:“这手艺是乔伊传下的,你是她的侄女,但凡和她相关的一切,我都不会忘记。”

    邵一朵叹息:她的姨娘,绫波仙子杜乔伊,当年为了摘取火焰果而身染火毒,最终辞世而去。这件事是司空渊心中的一根刺,她又何曾愿意提及?剑魔虽然可骇可畏,也曾有过一腔柔肠,只是随着杜乔伊的逝去,这几分柔软心肠也变得坚如磐石了。

    司空渊活了这把岁数,岂会猜不到她所来的目的?问道:“你是替铁英来说情?难道杜家小子没救他?”

    邵一朵说道:“杜三少是侠义之人,已经答应救治铁英。”

    司空渊问道:“既然如此,你还来做甚么。”

    顿了顿,邵一朵才道:“我相信老爷子亦是侠义之人,只是有些苦衷……”

    司空渊打断她道:“没有甚么苦衷,我只是不想管闲事而已。”

    邵一朵皱眉道:“举手之劳,怎能叫是闲事?”

    “举手之劳?”司空渊反问道:“你可知铁英受了甚么内伤?”

    邵一朵从这话当中听出蹊跷来,问道:“这伤……”

    司空渊盘膝闭目,吁了口气:“这是婆罗教派的贯心掌,毒性非比寻常,即使是我,也没把握把人救活。”

    邵一朵还待再问,他打个手势,示意她听下去:“替人推宫过穴,本身就是将毒性过渡到自己身上,既耗时、又耗力,倘若有半分不慎,双方都会遭遇不测,兼之贯心掌毒性极烈,除非是有百毒不侵之躯,否则……”说到这里,便闭口不言。

    邵一朵听得心惊胆颤,问道:“你是说杜三少……是在拿命换命?”

    司空渊缓缓摇了摇头:“我只是说救人这件事很难,至少以我目前的修为很难。”双眸微微睁开,向车窗外瞧了一眼,又道:“不过杜家小子能在武林中独占鳌头,必然有他独到的本领,我做不到的事,他未必做不到。”

    邵一朵不知对方这话是在安慰自己,还是真的对杜三少抱有寄望,她只知道即使是蜀中唐门,也从未有过百毒不侵之人。

    这趟谈话未能解去她心中的疑惑,反而添了几分担忧。她心中寻思:铁英若有个三长两短,铁寒秋就无法专心镖务,这趟镖送不到目的地,牵连可就大了。

    等了接近两个时辰,抬步往安置铁英的马车走去,见有两名镖师从她身旁走过,其中一个说道:“这杜三少真是怪,甚么都不要,偏偏要人准备烈酒,幸而前几日路过酒铺,大掌柜要人带了几坛上路。”另个道:“少主中了毒,兴许是拔毒用的。”

    先一人咕哝道:“烈酒哪能解毒啊。”

    另一人道:“你别啰嗦,指不定他真有法子救回少主。”

    邵一朵看了眼天色,此刻距离子夜已经近了。折腾了半宿,众人皆都乏了,铁寒秋却守在车旁,寸步不离。他号称玉弈居士,本是十分好洁之人,这时衣襟上却沾满了血迹和污泥,眼望篝火,怔怔出神。

    众人等得焦急,偏生看不见车中情形。月如娇伸手欲揭帷帘,却被邵一朵阻止了。又过得半个时辰,车内仍旧毫没动静,气氛愈加沉凝了。

    “铃铃铃——”

    忽然系在镖车上的铃铛响了起来,众人脸色登变,都拔了武器在手,只见从远处高丘上投来十数枚弹丸,滚到跟前,都哔哔啵啵地炸了开来。

    呛人的烟雾熏得人睁不开眼,跟着跳下三条人影,落到人堆里挥剑便砍。

    铁寒秋腾地站起,大声喊道:“护镖!”

    子夜交替,最是人困马乏,敌人选在这时突袭,显然是经过了深思熟虑。

    众镖师被烟迷了眼,行动间有些束手束脚。来人十分熟悉地形,即使在黑夜、浓烟之中,亦能穿梭自如,是以很快占得了上风。幸而邵一朵暗器功夫了得,兼有月如娇相助,只要有人靠近镖车,便发射暗器阻止。

    黑暗中传来几句低语:“烟要散了,加紧动手。”

    “有两辆马车,是哪一辆?”

    “分不清楚,都带走。”

    铁寒秋功夫虽非顶尖,耳力却是极好,听到这话,立即回道:“来得是哪路英雄?不打招呼,便要劫镇威镖局的货,未免不将铁某人放在眼里。”他自然不信有人可以堂而皇之的带走马车。

    回应他的,却只几声冷哼。

    月如娇背靠马车,感觉车身似乎震了震,怕有人趁乱劫镖,手施暗劲,扣在车门边缘,哪料探手过去,满手是油,车身也变得滑不溜手,意识到马车被人动了手脚,她立时叫道:“车上被人浇了油,大伙小心!”

    话音刚落,忽有数道铁索凌空飞来,切断了套马的皮环,同时索头的倒勾嵌进前方的梁辀里,紧紧勾住了车辕。

    一股大力拖曳着马车往前疾行,众人赶来阻止,但车身上浇满膏油,滑腻无比,要拉回又谈何容易?

    邵一朵大声喊道:“砍那条铁索!”众人依言照做,但兵刃砍在铁索之上,不是豁了口子,就是折成两段。情急之下,倏然从后方车中伸出一柄剑来,如红色雷霆疾劈而下,一剑斩断铁索!

    后方的马车登时脱困。赤剑方要再斩,忽然那铁索急收,将前车拖飞数丈。

    铁寒秋瞋目切齿,大叫:“英儿!”

    邵一朵抬眸看去,见马车直向东北方向飞去,没在了夜色之中-

    未完待续-

    更多原创耽美小说尽在耽美中文网http://www.blnovel.com

    如果您喜欢本作品,请记得点下方的“投它一票”,以及多发表评论,这是对作者最好的鼓励!
看不完请按CTRL+D自动添加到收藏夹,下次接着看    快捷键:上一页“←”,下一页“→”,目录页“Home”或“End”。
我也要发表评论查看全部评论 《风月江湖第三部:毒步云霄》最新评论  本页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
离绯
发表于 05-04 23:27
结局临近,调整大纲,停更一周,万望谅解。
 
游客
发表于 02-27 17:45
很好的作品,作者有意到我们lc发展吗?有全勤,福利多流量大,负责。,
 
离绯
发表于 02-02 15:30
后续章节年后开更,祝大家新年快乐阖家欢乐红红火火!!!
 
离绯
发表于 12-29 17:21
元旦后再行开更,最近更新数少,确实家中有事,万望谅解。
 
离绯
发表于 11-30 20:39
诸位朋友,本文调整大纲,停更一周,望谅解。
 
游客
发表于 10-22 17:58
更啊
 
游客
发表于 10-20 16:38
又没了
 
游客
发表于 10-19 00:56
更啊
 
游客
发表于 10-17 01:14
又没了
 
游客
发表于 10-16 07:23
还不更新
 
评论内容:请勿发表人身攻击、广告及其它宣传类言辞,最大留言数500字,请自觉遵守相关政策法规。

验证码: 点击获取验证码 匿名发表
耽美原创小说总榜
最新耽美原创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