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 码: 保持登陆  作家   忘记密码  注册会员  注册作家
耽美小说->风月江湖第三部:毒步云霄章节列表 > 风月江湖第三部:毒步云霄_第一卷:人情易懂 君心难测 第六回:漭漭烟海探幽谷,滚滚长江待客留(中)

风月江湖第三部:毒步云霄 第一卷:人情易懂 君心难测 第六回:漭漭烟海探幽谷,滚滚长江待客留(中)

    第六回:漭漭烟海探幽谷,滚滚长江待客留(中)

    那东西破茧而出,猛地扑了上来。天佑后背着地,手腕微微一转,自钳制中挣脱,跟着一个鲤鱼打挺,翻身落到远处。一面打量对方,一面伸出手指,封住右臂几处穴道。

    月色下看得分明,那怪物身躯佝偻,眼圆嘴长,长得有些像山魈,见它嘴角边有团糊烂的肉糜,天佑心中咯噔一下,立时想到壁上的画作。

    怪物舔了舔嘴唇,目光在他身上凝住不动。方才的动作全凭狠劲,此刻相互对峙,天佑才觉后怕。那壁画太过逼真,对他的影响着实深刻,更何况又亲眼目睹它杀人取脏。

    他向来镇定的神色出现慌乱,瞥了眼落在地下的匕首,犹豫着捡或不捡。怪物鼻翼翕张,凑上前闻了一闻,似乎对他有所忌惮,见他脚步稍移,突然怪叫一声,扑了过去!

    天佑手指还未触及匕首,便被扑倒在地,双腿一弯,猛踢怪物下腹。那怪物动也不动,十根指头尽数插在他肩头之中。天佑疼得冷汗迸流,转眼见到女童横倒在旁的尸体,心有不甘地想道:莫非今日当真要丧命于此?

    这个念头闪过时,蓦地里身上一轻,嘴唇被人掰开,塞入一枚药丸:“嚼碎吞下去。”

    低沉的嗓音落下,天佑想也不想便照做。

    咽下药物之后,身上冷意稍减,天佑按住肩头的伤口,说不清此刻是个甚么心情,抬眼望见一抹翻飞的衣袂,失声道:“……师傅。”

    红衣墨发,抬手间尽显狷狂,冷月照在他一双长目之中,映出几点怒意。

    天佑微感惊讶:这个男人向来从容不迫,即便不悦,也决计不会写在脸上,更不曾见他动怒,当下却是出于甚么缘故?想了又想,怕是那疫种的原因,于是道:“师傅,精血已经取了。”

    苏傲转头看了他一眼,道:“你看好。”五指虚抓,捏了匕首捅去。

    天佑睁大眼,见那匕首明明正中怪物胸腹,却‘噹’地一声,断成两截,当下明白过来:原来这怪物竟是不畏刀剑的。

    苏傲道:“今后再遇见,便同这般对付。”伸手在怪物颚下一捏,登时两下骨裂之声,听得人毛骨悚然。骨节分明的手指移到怪物脊椎,又再狠狠捏下,那怪物嘶声嚎叫,獠牙直要翻出嘴来。

    他下手果断、狠绝,但凡手指到处,皆有骨裂之声。天佑晃了晃小瓶:“师傅,精血……”

    苏傲掌缘作刀,横削过去,那怪物颈骨登时折断,因黏着一层皮,头颅挂在肩上,欲掉不掉。天佑默默地将小瓶收进袖里,再不多言。

    怪物轰然倒地,苏傲抬脚踏碎它的颅骨,转身走近天佑,凝视他衣衫上的血迹,缓缓道:“不在屋中老实呆着,还搞得这般狼狈,是要丢我的脸?”

    天佑眨眼道:“不是教我来寻药?”

    苏傲眸光微沉:“我何时吩咐你做这事?”

    天佑想了一想,确实未曾听他明说,呐呐笑了两声,闭嘴不答。

    苏傲抬起他的下巴,逼他直视自己:“若是再善作主张……”

    见他暗沉的眸光闪过威胁,天佑忙摇了摇头,转开话题道:“这是甚么地方,为何会有这些白茧?”

    苏傲往四下里扫了几眼,道:“上去再说。”替他简单处理了伤势,跃起落到桥头。天佑卸下警惕,这才觉得有些脱力,趴在男子怀中说道:“这壁上画的怪物,是否就是刚才那只?”

    苏傲将他裹在披风之中,信手理了理他的长发。

    天佑见他不作声,只当他默认了,吸了口气道:“这些白茧全部孵化,便会有数以万计的怪物,要是跑进人群中……”话到此处,忽然被人打了几下屁股,他‘啊’地一声道:“你……你……”说了两个字,便满脸通红,再也说不下去。

    苏傲将人按在怀中,道:“我授你武艺,不是教你去送命,若还有下回,便不止这般了。”

    自小到大,天佑从没给人打过屁股,又是羞耻又是惊讶,连耳根都红了。苏傲手臂收紧,问道:“听见没有?”

    臀上火辣辣地疼,但除了疼痛,还有几丝说不清的异样,天佑别过脸去:“听到了。”将脸庞埋在苏傲长发之中,嗅着他身上淡淡的药香,疲惫地睡去了。

    再醒来时,又是日暮黄昏。天佑躺在被中,感觉周身微微晃动,想来是在车上。侧目望去,是一张沉香木案,上头点着檀香,袅袅地教人安神,案边便是窗,青色的帐幔垂至地下,流苏随风而动。

    他双肩裹着白纱,行动甚是不便,扶着木案起身,抬手掀开帐幔。

    窗外江水滔滔,落日的余晖洒在水上,泛起金光万片。江风扑面吹来,他打了个寒颤,登时清醒过来:几日前便拟定行程,要改走水路,原来他睡着时,苏傲仍带他赶路。

    眸光略转,看见一抹熟悉的绛色。那人负手立在船头,目光投在江面,似是怀揣心事。他看景,天佑便看他,翻飞的衣袂融在残阳之中,成就了另一道景。

    可谓是:秋露如珠傍舟行,碧波溶溶浸晚云,烟风逐浪三千里,笑倚阑干看霞明。

    少时夕阳沉落,水中只剩黑蓝两色。苏傲回过身来道:“换药罢。”走进舱室,自暗格中取出药物,铺陈在木案上。

    天佑点了点头,自行褪去外衣。

    苏傲拆下他肩头的白纱,手指在他肩上揉捏,见伤处留出粘稠的血来,才取白帕抹尽:“茧人体含剧毒,你被他抓伤,虽服过解毒丹,但每日还得拔除余毒。这几日不可运功,也不可胡乱走动。”

    苏傲手指沾了药膏,在他肩头抹开。天佑莫名起了一阵颤栗,嘀咕道:“不练功,那可没事做了。”

    苏傲笑道:“得了闲,反倒不痛快?”替他裹上白纱,接着收拾起案上的药瓶药罐。

    天佑披上外衣,转头瞧见他半是戏谑,半是探究的目光,立时否认道:“我……”

    苏傲却不容他多言,信手取出一本残旧的书卷,递过去道:“这卷毒经记载了百余种毒物,你将其全部背熟。”

    天佑接过翻了翻,发现竟是卷手札。

    苏傲补充道:“过几日,我来考你功课。”

    “……几日?”天佑‘啪’地合上书卷。

    苏傲在盆中净了手,站起身来:“三日。”

    天佑正在懊恼自己多话,忽然闻到一缕极淡的血腥味。见苏傲走出舱室,立即将毒经收好,跟随在他身后。

    夜晚的江面风高浪急,不比白日静谧,波涛中,一点灰白迎风疾驰。离得近了,天佑才看清那是一艘渡船。血腥味随着江风扑来,他眯了眯眼,见船上躺着数十具尸首,鲜血淌得满地都是,一名黄衫女子伏在血泊中,哭得肝肠寸断。

    两船交错而过。那女子哭泣道:“公子,救我,救我……”天佑打量对面船上,见尸体皆遭利器透胸,一下毙命,那女子衣不蔽体,双肩、大腿均裸露在外,甚是可怜。他皱了皱眉,扯着苏傲的衣袖道:“师傅。”

    苏傲道:“怎么,小小年纪,就学会怜香惜玉?”他笑得戏谑,目中却有深意。

    天佑摇头道:“我见那些尸首中有两名幼童,年纪才只三四岁,凶手这般狠毒,若是姑息,不知又要屠害多少无辜。”

    苏傲不为所动:“就算屠害无辜,那和你我又有甚么干系。”

    天佑暗自咬了咬牙,闷声道:“……有,我心里不舒服!”

    苏傲仰面大笑,好一阵才止住笑意:“便请那女子过来问问,看能否解去我徒儿心结。”言罢掠到对面船上,揽住女子腰身,带人跃回。

    天佑走上前道:“姐姐莫怕,这会已经安全了。”

    那女子仍旧惊魂未定,躲在苏傲身后,悄悄打量四周。

    苏傲道:“这是小徒。”见女子放下警惕,又道:“姑娘如何会在那艘船上,到底发生了何事?”

    那女子颤巍巍地道:“奴家唤作紫暮,本是深州人氏,因同父母去京里投奔亲眷,坐了那渡船,不想暗中藏有贼人,将奴家全家老小杀害,因见奴家有几分姿色,便……”她受得惊吓不小,说了两句,便开始啼哭起来。

    天佑问道:“姐姐可曾伤着?”

    紫暮抽泣两声,才道:“那倒没有,只是……只是……”含泪瞧了苏傲一眼,轻轻咬住嘴唇。

    她本就生得貌美,此刻梨花带雨,更显楚楚风姿,苏傲笑了笑,伸手扶住她的纤腰,带人走进船舱。

    天佑捧了茶来,紫暮端在手里,缓缓开口:“可怜父母随江漂流,何日才能归得家乡。”啜一口茶,又道:“公子大恩,无以为报,若不嫌奴家这乌糟身子……奴家愿意日日伺候公子。”

    天佑好奇道:“怎么伺候?”

    紫暮双颊酡红,吱呜道:“便是……便是那样伺候。”

    “公子若嫌弃,奴家便只得投江去了。”她半个身子倚在苏傲膝上,眸中泪珠莹然。苏傲抬高她的下巴,薄唇浅勾:“姑娘投江之前,可否为小徒解去疑虑?”

    紫暮身子一颤,微微低头:“公子请问。”

    苏傲道:“为了勾引本尊,你连三四岁的孩童都不放过,心里可曾有愧?”

    紫暮倏地抬起脸来,面上犹挂泪痕,表情却是错愕,不过转瞬,她便收敛神色,啜泣道:“奴家手无缚鸡之力,如何杀得了一船人,公子说笑……”笑字才刚出口,袖中忽然滑出一柄匕首,反手往后掷出。

    天佑早有所料,抬脚一踢桌案,那匕首一声轻吟,连柄没入。苏傲斜靠软垫,半分不曾出手。紫暮待要再发后招,冷不防腹中剧痛,仰面跌倒在地。

    见苏傲居高临下地盯着自己,眉宇眼梢,有股淡淡的邪狞之气,她气急攻心,一指对方道:“你早就料到我的目的!”

    窗边帐幔翻飞,苏傲拨着流苏,懒洋洋地道:“是又如何。”

    紫暮忍着腹中剧痛,冷笑道:“是我大意了,陨天教教主又何来怜悯之心,谬说死了一船人,便是整条江上都是尸体,你也不会在乎,哼,今日死在你手中……”

    苏傲手指一顿,打断她道:“本尊对你这条贱命毫无兴趣。”

    紫暮怔了怔,见天佑走过来道:“姐姐,茶可好喝?”她望着对方一张稚嫩的小脸,简直无法置信。

    天佑没在乎她的神色,低头淡淡说道:“师傅教我下毒要下得狠,不得留人性命,但我见姐姐楚楚可怜,必是遭人利用,之后就要委屈姐姐,替我引来真凶了。”

    听他这番话,紫暮不仅是无法置信,而是有些毛骨悚然了。

    苏傲若有所思地目光扫过天佑,又移向躺在地下的女子,突然笑了起来:“果真是为师的好徒儿。”伸出手来,将女子温柔地扶在怀中,在她耳边说道:“委屈姑娘在船舷呆上几刻,稍后……会有来客。”语气近乎温存,下手却是狠绝,手指移到她耳根下,腕力一弹。

    ‘喀’地一下,她下颚立时被卸。

    江上晚风更急。紫暮被吊在舷下,半个身子浸在水中,浑身瑟瑟发抖。不知是身上寒意,还是心中冰冷,她甚至有些喘不过气来:她至此刻还未放出传讯烟火,那人定然知道她失手了,若再派人来,见她吊在江中,并未以毒药殉身,是怀疑她屈打成招,还是宁死不屈?

    想到这一层,又激灵灵打了个寒颤:那孩子才多大?八岁?九岁?如此稚龄,便有这等心计谋略,果然是那人的……

    冰冷的江水令疼痛稍减,头脑却愈发昏沉,将要睡着时,忽然听到船舱中传来一道低沉男声,似笑非笑,又有些耐人寻味。

    “徒儿,你等的人来了。”-

    未完待续-

    更多原创耽美小说尽在耽美中文网http://www.blnovel.com

    如果您喜欢本作品,请记得点下方的“投它一票”,以及多发表评论,这是对作者最好的鼓励!
看不完请按CTRL+D自动添加到收藏夹,下次接着看    快捷键:上一页“←”,下一页“→”,目录页“Home”或“End”。
我也要发表评论查看全部评论 《风月江湖第三部:毒步云霄》最新评论  本页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
离绯
发表于 12-29 17:21
元旦后再行开更,最近更新数少,确实家中有事,万望谅解。
 
离绯
发表于 11-30 20:39
诸位朋友,本文调整大纲,停更一周,望谅解。
 
游客
发表于 10-22 17:58
更啊
 
游客
发表于 10-20 16:38
又没了
 
游客
发表于 10-19 00:56
更啊
 
游客
发表于 10-17 01:14
又没了
 
游客
发表于 10-16 07:23
还不更新
 
游客
发表于 10-12 19:13
三少终于出来了,若织应该也快了
 
游客
发表于 10-07 21:13
大大,国庆节快乐
 
游客
发表于 10-03 23:33
我都大学毕业了……还没完....期待好结局
 
评论内容:请勿发表人身攻击、广告及其它宣传类言辞,最大留言数500字,请自觉遵守相关政策法规。

验证码: 点击获取验证码 匿名发表
耽美原创小说总榜
最新耽美原创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