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 码: 保持登陆  作家   忘记密码  注册会员  注册作家
耽美小说->风月江湖第三部:毒步云霄章节列表 > 风月江湖第三部:毒步云霄_第一卷:人情易懂 君心难测 第二回:玄林巧戏绿袍客,荒郊智取碧蟒血

风月江湖第三部:毒步云霄 第一卷:人情易懂 君心难测 第二回:玄林巧戏绿袍客,荒郊智取碧蟒血

    第二回:玄林巧戏绿袍客,荒郊智取碧蟒血

    中年文士暗呼不妙,左手在桌沿一推,人已向后窜出。几乎同时,凌厉的掌风擦过鬓旁,撕下他脸上的人皮面具。

    面具下,赫然是张俊秀至极的脸。壮实青年却张大嘴、瞪圆眼,如见鬼魅:“杜……杜三少!”

    杜迎风咧嘴笑笑:“正是小爷。”

    壮实青年惊得合不拢嘴:“为何你……你……你干甚么插手这事?”

    “怎么,庾萧寒叫你来云台寺,却没叫你提防我?”原来这青年正是玉茗山庄管事,名叫江洪。调侃他两句,杜迎风便侧头问独孤白:“不知我哪里露了破绽?”

    独孤白道:“是你的手。关外风沙大,一个四十多岁的武夫,绝无可能有如此光滑的皮肤。”

    杜迎风暗叹:果真是百密一疏。既然身份暴露,便不再同他二人啰嗦,笑道:“那么独孤公子,后会有期。”抬手作了个揖,转身便走。

    独孤白冷笑:“想走?”脚步一错,已拦在门前。

    他行动间飘如鬼魅,想必身负绝学,但杜三少何许人也,岂会为人所困。先出左手,迅速之极地按向对方颈项,后出右手,飞指弹碎门闩。

    独孤白在他掌到之际,稍稍向旁一偏。杜迎风右肩微斜,借势与他交替位置,平掌向外推出,屋门向两旁飞开时,人已跃将出去。

    身未落地,背后便起异响,倏忽间难以回护,一扬衣袖,卷起身旁修竹,借力荡开。

    一道银丝自独孤白腕间飞出,将四五根绿竹齐齐削断,霎时间竹叶乱飞,落得人满身满脸。

    杜迎风眯起眼道:“好诡异的兵刃,不知这人是甚么来路。”

    忽然银光闪动,眼前的竹子已叫那兵刃缠上,登时成了几段。银丝灵如蛇、利如刃,只要给它扫上了,非得削下脑袋不可,杜迎风急忙飞身后退,一扬手捏住三枚竹叶,打向对面。

    独孤白掌心朝下,待竹叶飞近,右掌朝前虚按,刹时细末微尘齐出,在叶上钻出数十个洞孔来。

    两招一过,恰是棋逢对手。

    杜迎风眸光大亮,赞道:“好俊的功夫!”

    独孤白亦有些动容,喃喃道:“倒也不算沽名钓誉之辈。”

    江洪自后方踏出,大声道:“杜公子,这事和万剑山庄没有干系,是庄主和邻邦富商之间的一笔买卖,还请杜公子高抬贵手,将货物交还。”

    杜迎风瞧他说得理直气壮,心想这人必不清楚事情的来龙去脉,纯粹是给庾萧寒跑腿,也不多费唇舌,转眼打量独孤白,心中纳闷:这人武功这样高,怎会屈居人下,替那伪君子庾萧寒办事?

    左思右想没个结果,那厢江洪又在大叫:“杜公子,只要将货物交出,独孤公子便不会为难你!”

    杜迎风心下暗笑:小爷还怕他犯难?

    独孤白转头盯了江洪一眼。见他眸中射出两道寒光,江洪咽了口唾沫,往后退去。

    此刻杜迎风却也不想走了,信手折了枝嫩竹,向独孤白道:“独孤兄,请赐招。”

    独孤白见他同自己称兄道弟,面色颇有些不自在,微微点了点头,作了个请手势。

    杜迎风心中雪亮:这人不先出招,并非是基于谨慎,而是他的傲气,不允许自身占着半点便宜。思及此,一抖竹枝,挽了个花样,迎头击出。

    两人旗鼓相当,连斗数合,胜负也未分晓。江洪忧心事情失败,会受到庾萧寒的责罚,不住地踱来踱去,半晌后,一咬牙道:“不管如何,将人留下再说!”

    杜迎风和他缠斗之际,亦在留意四周动静,稍觉风吹草动,便即护住门户,竹枝逼退银丝,往前圈舞,‘啪’地打在一枚暗器上!

    那是支三寸来长、纯铁打造的袖箭,被竹枝拦腰扫断,登时散出浓烟。杜迎风闭住呼吸,但所站正是上风处,不提防被呛着一下。发现只是普通石灰,心中稍定,但疏神间,独孤白的右掌已逼近他的肩缘。

    掌风刮得人衣带横飞,独孤白凝力不发,只侧头道:“江洪,谁给你的胆子!”

    江洪急道:“独孤公子,这杜三少不是寻常人,若不使些手段,定拿他不住!”

    独孤白显已怒极,身形一幌,抬掌向他头顶击落。

    江洪自知不是对手,不闪不躲地呆在原地:“江某只是听命行事。”

    独孤白掌发半空,忽听背后一声轻笑:“独孤兄,今日我尚有要事,先行告辞,你我这场比试,便留待来日罢。”

    独孤白转过身来,林间却没了那抹身影。积蓄的真力无处发泄,抬掌狠狠劈下!

    杜迎风伸脚一蹬细竹,借力直掠开去,几个起落,深入山腹。竹林愈见深幽,他按了按脑门,叹道:“这些个玄门阵法,最叫小爷头疼,还是填饱肚子再说。”

    在附近绕了两圈,既没见甘浆野果,亦没有飞禽走兽,摸着下巴想了一会,随手捻个竹叶,凑近唇边吹起来。

    他吹的是首轻快小曲,虽有些走调,却颇有飒爽之气。到后来,索性不照着原来调子,有感而发,随兴所至。

    吹了许久,终于引来几只山雀,他得意地眯了眯眼:“看今后谁敢笑小爷五音不全。”捡几颗石子,将鸟打将下来。他时常露宿野外,料理这些,自也拿手,不一会,便在火堆旁吃野味、看星星。

    正在怡然自得,草丛中蓦地传来几声怪响:“咕噜噜……咕噜噜……”

    杜迎风扫一眼草丛,笑得狡黠:“这大半夜的,难道有只大蛤蟆?”

    四周静了片刻,接着又是一阵:“咕噜噜……”

    杜迎风道:“一直叫唤,难不成还是只饿蛤蟆?”翻动手中野味,自言自语道:“可惜啊,蛤蟆兄你只吃蝇虫,却不吃香喷喷的烤雀。”

    耳听那怪声响得更急,杜迎风将串着烤雀的竹枝一抛:“可惜这吃剩的,只得喂狼了。”

    竹枝还未落地,便叫窜出的人影捧个正着。月色下,这人褐发绿袍,耳垂上坠着数只硕大的金环,正是自苏傲手里逃脱的药虬翁。两手分拿竹枝两端,对着山雀一通大嚼,又连皮带骨地咽进肚里。

    杜迎风把水囊抛去,药虬翁顺手接了,喝得个畅快,拿袖子一抹嘴,道:“真他娘的过瘾!”

    杜迎风冲他咧嘴一笑。

    见这笑容有几分古怪,药虬翁心下略不自在,随口道:“老叟向来不欠人情,要给那些好事的孙子知道我白吃你一顿,不定说甚么闲话,说罢,要甚么好处。”

    见对方掀了掀嘴皮,立即又道:“别提过分要求,若不然老叟将你杀了,今夜之事,便只鬼知!”

    他眸中闪过戾气,杜迎风却仍然在笑:“前辈搜罗天下奇药,数十年间收藏颇丰,对待小辈,却忒地小气。”

    见他认出自己,药虬翁登时觉得蹊跷,凝神看去,这青年一双狭目正似笑非笑地睇向自己,心中不禁生出被看透的错觉。

    他冷哼:“你认得老叟?”

    杜迎风道:“药虬翁大名如雷贯耳,江湖中谁不认得?”

    这话说得老者甚是宽慰,一摸胡须道:“你倒有几分眼色,说罢,要甚么。”

    杜迎风自然不懂得客气,站起身,绕过火堆走来:“前辈曾自西域带回一条碧蟒,人称寒血碧龙,自小用雪参、鹿胆、月砂、獭肝,辅以数百味珍药将养而成。”

    顿了顿,将目光投向远处,继续道:“饮其精血,能增进功力,食其心胆,可延年益寿,不知在下讲得对不对。”

    他每说一句,老者额头便抽动一下,待话说完,药虬翁已是青筋暴跳,喝道:“你是哪里来的野小子,竟敢打碧龙血的主意!”

    杜迎风望着他道:“前辈不肯割爱?”

    药虬翁脸上青白交错,少时,又颓然一叹:“你来晚了。”

    杜迎风不悦道:“难道前辈已将碧龙送人?”

    药虬翁好胜心强,不欲透露从苏傲手中狼狈逃走之事,含糊其辞道:“没便没了,问这些干甚?”

    杜迎风见他怒上眉梢,不似有假,想了想又道:“前辈喂养碧龙,耗费的岂止于珍药,更有数年光阴,就这般便宜了别人?”

    “那苏傲教唆小童硬夺,老叟还能如何!”一怒之下道出真相,药虬翁险些咬着舌头,转头见青年若有所思地望着火堆,心想:这小子知道我曾败在苏傲手下,倘若到处张扬,我岂非声名扫地?

    杀心既起,登时少了顾忌,喊道:“喂,小子,再去捉些野味来吃。”打算填饱肚子,便送这小子上路,哪知杜迎风一抬眸,神色已不复方才和悦。

    药虬翁心中一突,叫道:“让你去,干甚么杵着不动!”五指如钩,向杜迎风肩头抓下。杜迎风见他眸中袒露凶光,嘴角勾出一丝笑,右手微微一抬,拇指和食指已扣在对方腕间。

    药虬翁瞧这青年顶多十八九岁模样,料定是膏粱子弟出门游乐,不慎跑到这荒山里来,直到此刻被人制住脉门,才惊觉有异。

    适才这招‘空明爪’,去势迅捷,威力劲猛,放眼江湖,能接下手的并不多,此人年纪轻轻便身怀绝艺,模样又俊得异乎寻常,莫非是……沉思时暗运真气,只觉丹田内空空如也,内力竟消褪得无影无踪,他额头淌下汗来,心道:今日真是触尽霉头,先是遭遇苏傲那魔头,给他身边小童吸干了碧龙血,当下又摊上这煞星,天要亡我!

    杜迎风哪管他心中七弯八拐,眯着狭眸笑道:“想吃野味?小爷便拿你这蛤蟆烤一烤,看滋味如何。”挥手抽开对方腰带,抖动间便缚了药虬翁双腿,一纵一跃,将人在树上吊起来。

    可怜药虬翁偷鸡不成蚀把米,腆着个肥硕的肚子,全身血液全往脸上涌,在树上叫道:“杜三少,杜少爷,您大人有大量,快放我下来!”

    杜迎风抱着手臂抬头望他,那神情真似在瞧一只蛤蟆,说不出的促狭:“你吃饱喝足反要恩将仇报,不将你扒皮拆骨,小爷如何解气?”

    素来耳闻这杜家三少性格乖张,为人处世均与其兄父大相庭径,江湖恶徒固然在他手中讨不着好,那些正派弟子,亦时常被他嬉狭捉弄。药虬翁见底下篝火烧得愈旺,青年又不断地往里头添柴加枝,吓得胡乱摇头:“杜少爷,我再不敢了!再不敢了!”

    杜迎风全然不理,只埋头整弄篝火,药虬翁求饶道:“我……我身上有固本培元的碧青丸,驻颜的血蝎膏,还有三颗增进功力的天香丹,你……你放了我,这些统统……”

    前几样杜迎风没甚兴趣,听到‘天香丹’三字,眸色倒是一动,抬起头来,抓住药虬翁双肩不住摇动。药虬翁给他摇得七晕八素,耳上金环跟着叮叮乱响,少时衣中落下几只药瓶,杜迎风接在手里,借着月光细细端详。

    药虬翁没料他强取硬夺,一口气憋在喉咙里,直噎得咳起来。

    杜迎风心思却已转到别处,望着手中这瓶天香丹,唇边柔柔漾起一抹笑意:“虽不及碧龙血,却总好过没有。”

    药虬翁仍在叫唤,底下篝火烧得正旺,他的头发垂在火上,滋滋冒着响,吓得再顾不得颜面,哭将起来。

    杜迎风收起丹药,仰头道:“小爷问你个事,答得好,便放你出山,倘若答得不尽人意……”扫了眼篝火,其意不言而喻。

    人为刀俎,我为鱼肉。何况火已烧着眉毛,药虬翁哪有胆子违逆,眼泪鼻涕横流,大叫:“我说,我说!”

    杜迎风道:“你在何处遇见苏傲,他又同甚么人在一起?”

    药虬翁几乎给篝火熏着额头,当下一五一十全交代了。又怕说得不够详尽,惹来对方恼意,便添油加醋一番,说那苏傲如何不要脸,指使小童偷喝碧龙血,还挖去蛇胆蛇心。

    杜迎风清楚苏傲为人,此人心比天高,哪肯纡尊降贵,做这卑劣行径,个中定有甚么缘由。又想:他身边小童是何人?他向来独来独往,便是久踞哪处,随行也只带一个阮天钧,这次为何破例?再则,他出现在益津关,时机又这样凑巧,和他所查之事有无干系?

    半晌后,药虬翁见杜迎风望着篝火出神,没半分要放过自己的意思,嘴里边哭边骂。杜迎风醒过神来,笑道:“对不住。”翻掌打在老者肩头,一阵布帛撕裂之声,药虬翁狠狠摔在地下。

    神魂未定地急喘几声,药虬翁挣扎起来,一拍屁股,急往夜色里逃去。杜迎风摸摸胸前藏好的药瓶,笑道:“同你开个玩笑而已,跑这么快作甚?要是迷在阵里,小爷可没法。”

    得了珍药,又寻着线索,他心中烦闷之气顿去,扑灭火堆,朝山下走去。

    回到镇上,已值食时。摸着肚子步向客栈,还未进门,便喊小二上酒上菜,眸光略略一瞥,见门口停着架马车,朱轮华盖,宝马香雕,很是扎眼,此刻他前脚刚跨进门槛,后脚还踩在门外,脑中忽然闪过甚么,缓缓抬眸,厅里那人也向他望来,四目相交,气氛登时沉凝起来。

    杜迎风刚踏出的脚收回来,一语不发地转身就走。

    那人轻轻叹了声,低沉的嗓音仿佛富有磁性,令得本欲离去的身影顿在门口。

    “都进来了,不陪为夫用饭么。”-

    未完待续-

    更多原创耽美小说尽在耽美中文网http://www.blnovel.com

    如果您喜欢本作品,请记得点下方的“投它一票”,以及多发表评论,这是对作者最好的鼓励!
看不完请按CTRL+D自动添加到收藏夹,下次接着看    快捷键:上一页“←”,下一页“→”,目录页“Home”或“End”。
我也要发表评论查看全部评论 《风月江湖第三部:毒步云霄》最新评论  本页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
游客
发表于 02-27 17:45
很好的作品,作者有意到我们lc发展吗?有全勤,福利多流量大,负责。,
 
离绯
发表于 02-02 15:30
后续章节年后开更,祝大家新年快乐阖家欢乐红红火火!!!
 
离绯
发表于 12-29 17:21
元旦后再行开更,最近更新数少,确实家中有事,万望谅解。
 
离绯
发表于 11-30 20:39
诸位朋友,本文调整大纲,停更一周,望谅解。
 
游客
发表于 10-22 17:58
更啊
 
游客
发表于 10-20 16:38
又没了
 
游客
发表于 10-19 00:56
更啊
 
游客
发表于 10-17 01:14
又没了
 
游客
发表于 10-16 07:23
还不更新
 
游客
发表于 10-12 19:13
三少终于出来了,若织应该也快了
 
评论内容:请勿发表人身攻击、广告及其它宣传类言辞,最大留言数500字,请自觉遵守相关政策法规。

验证码: 点击获取验证码 匿名发表
耽美原创小说总榜
最新耽美原创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