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 码: 保持登陆  作家   忘记密码  注册会员  注册作家
耽美小说->风月江湖第三部:毒步云霄章节列表 > 风月江湖第三部:毒步云霄_第一卷:人情易懂 君心难测 第一回:八方神鬼聚霸州,彤云朔风迎孤客(中)(修订)

风月江湖第三部:毒步云霄 第一卷:人情易懂 君心难测 第一回:八方神鬼聚霸州,彤云朔风迎孤客(中)(修订)

    第一回:八方神鬼聚霸州,彤云朔风迎孤客(中)(修订)

    来者一袭绛袍,周身邪气凌然,他冷冷地道:“谁给你们的胆子,在这里放肆。”他吐字甚轻,声音却像重锤般敲在众人心上。

    那人越是运转真力,脸色便越难看,阴沉着脸道:“阁下是谁?”

    男子并不作答,俯下身,抽出孩童衣领间的锦囊,见背面绣着‘天佑’二字,问道:“是你的名字?”

    见他略尖的指甲离开自己不过两寸,孩童浑身僵硬,许久才知道点头。对方笑起来,拿手遮住他眼,霎时群蛇攒动,从四方疯狂涌来。

    孩童只听得惨嚎声此起彼伏,咬住嘴唇,不敢妄动。一群人见这红衣男子纵蛇行凶,吓得手忙脚乱,那头领蓦地想起甚么,大叫:“苏……苏……苏傲!你是苏傲!”

    男子眼帘低垂,嘴角的笑容愈发邪性。

    那头领尖着嗓子道:“陨天教为何干涉此事?”

    四面八方皆是游窜之声,孩童虽然瞧不见,但听众人的抽气声,那些爬蛇的数量便可想而知了。

    “陨天教从不涉足江湖恩怨,这次为何破例?”那人追问,但苏傲的耐性明显不足,振袖一扫,将人掼上马车,这么一颠簸,马匹立即受惊狂奔起来。

    那人在车中颠得东倒西歪,拨开布帘望时,见苏傲正将孩童抱在怀中。

    苏傲抬眼道:“回去告诉你的主子,教他安分守着自己江山,别管他家闲事。”

    许久之后,暗巷内重归寂静,成群的乌鸦啄着尸体,忽然呼喇一声,振翅飞开。

    夜幕中掠来一道人影,几个起落之后,在地下站定。拿剑鞘挑开尸首,见下头压着几条毒蛇,这人皱眉道:“怎么会是他?”

    ***

    半途中,那孩童在他怀中不停挣扎。

    苏傲扯下披风,见他小脸蛋儿涨得通红,一双眼睛瞪得极大,不禁好笑。

    趁他分神,孩童挣脱下来,一溜烟地往小巷里跑去。

    苏傲身形一幌,站在他的跟前,问道:“去哪。”天佑绕过他,又往另条巷子躲去。苏傲缓缓转过身来,脚下一个起落,又在他眼前站定。

    天佑收势不住,正撞进他怀里。苏傲又问:“去哪。”顺手将他抱了起来。天佑挣扎道:“放开我,我要去找裴叔叔!”

    苏傲明白过来:“原来是记挂那个死人。”

    天佑瞪了他一眼,叫道:“你胡说!裴叔叔不会死!”

    苏傲但笑不语,伸手在他项上一拍,小孩登时便栽倒下来,在他怀中睡得人事不省。

    拐进深巷,走了几步,屋顶上轻轻翻下一个蒙面人,向苏傲拱手道:“主子。”

    苏傲颔首道:“附近有甚么动作。”

    那蒙面人道:“主子猜得不错,城外现有两批埋伏。”

    苏傲脚步不停,一面走,一面道:“都是甚么来路。”

    蒙面人道:“一路是走水路来的,属下猜测,可能是辽人;一路是本地人,身份不好推测。”

    苏傲眯了眯眼,冷笑道:”来得倒快。”不言不语,往前走了十七八步,那蒙面人始终跟随在后,错开三步距离。

    苏傲停下步伐,又道:“你去查查张乾,看他最近和甚么人来往。”

    蒙面人拱手去了。苏傲在巷中拐了个弯,走进一座大院。

    天佑在睡梦中闻到一阵芳香,睁开眼来,只见处处是画栋雕梁,几盏雕花顶灯从屋顶垂下,照得满室生辉。他刚刚睡醒,脑袋有些发懵,,动了动脖子,听见头顶上传来一声低笑。

    “这么快便醒了。”苏傲似有些讶异,抬手在老鸨手里放了锭银子,吩咐道:“找个僻静院落,别叫人来打扰。”

    天佑凝视苏傲半晌,双手攥紧他的衣袖,也不说话。苏傲当他又要反抗,手指已搭上他的后项,不料天佑却道:“我想吃阳春面,这里有么?”

    苏傲若有所思地看了他一眼,向旁人吩咐道:“送碗面过来。”

    两人跟随仆役,来到一间小院。此处偏僻,却也安静,苏傲打发了仆役,不到片刻,吃食也送进屋来。

    天佑只是盯着面碗发呆。苏傲道:“既然不饿,那便早些休息。”天佑闻言,拿筷子拨拉两下面条,又怔住不动。

    苏傲不再理会,弹指熄了烛火,转向榻内,和衣而卧。过了一会,黑暗中传来细细的哽咽声。

    “自我会走路时,裴叔叔便开始教授我武艺,小时候我不听话,被娘亲罚,饿了半天肚子,他便亲自下厨,给我做了一碗阳春面。”

    这话与其是说给苏傲听,更像是自言自语。苏傲在榻上默不作声,许久才勾唇笑道:“倘若他运气好些,尸体便不会被抛在野外,那里有狼,饿极的狼。”

    “你——”孩童眼眸倏地睁大,冲他叫道:“你胡说,裴叔叔没死,也没给狼啃了去,你胡说,你胡说!”

    苏傲道:“便算我胡说好了。”衣袖卷过他的腰身,将人带到榻上。

    天佑待要发话,嘴唇又被捂住,他心中害怕,胡乱挣扎起来。苏傲却不理会,只抬眼盯着窗外。

    一支竹管戳破窗纸,喷进了几缕烟雾。天佑一看,立即闭住呼吸。

    苏傲低声道:“不用怕。”一扬衣袖,几点红芒窜向窗外。

    黑暗中传来几声轻响,过得片刻,红芒倒飞而回,在空中盘舞两圈,落在苏傲指尖。凑近一看,赫然是只细足短角的虫豸,天佑又惊又疑,往后缩了缩肩膀。

    苏傲道:“伸出手来。”

    孩童不知他有甚么意图,呆着没动。

    苏傲笑道:“有胆子设陷阱、换毒酒,却怕这区区小虫?”

    天佑暗道:原来自己的所作所为全被这人看在眼里,他怔了怔,慢慢向前伸出一根手指。那虫豸在他指尖咬破一个小口,接着钻入他的袖内,他肩膀一颤,随即泰然。

    苏傲捏起他的下巴:“不怕我下毒?”

    天佑道:“你和那些人不一样。”

    苏傲颇有些意外,问道:“哪里不一样?”

    孩童斜睨他道:“你更难缠。”

    苏傲勾唇,指尖施力,迫使他抬起头来:“我从歹人手中救你,你非但不感激,反而恶言相向,嗯?”

    天佑老气横秋地道:“是救是劫,我还分得清楚,况且你武功这样高,真要害我,易如反掌,根本不屑用毒。”

    “你倒聪明。既知如此,那便乖乖听话,别惹麻烦。”苏傲借着月光审视他的脸,垂眸道:“否则……”

    苏傲身为陨天教教主,言行间自有一股邪气,天佑被他盯得寒毛直竖,忍不住搓搓胳膊。须臾,苏傲一笑,手指挑起他胸前垂挂的锦囊,说道:“你名叫天佑,姓氏呢。”

    孩童垂下头道:“就叫天佑。”

    苏傲道:“不想说便算了。”绕开他起身,推开屋门。

    天佑追着他跳下床去,问道:“苏傲,你去哪?”

    苏傲冷冷地道:“来了青楼,自然是去寻欢作乐,难不成还要守着你这小鬼?”

    屋门砰地关上。天佑呆了一呆:这人,不怕他逃跑么?

    这念头只在心头一转间,苏傲的声音已隔门而入:“倘若你足够聪明,便知此刻还是留下为妙。”

    ***

    过得片刻,门外似乎传来了打斗声,仔细听,又像是风声。天佑跑到屋外,在院中转了一圈,只见四下无人。从侧门出去,门外是一条漆黑街巷。

    无论如何,他心中始终挂念裴言,想知道他是生是死。沿街走了半晌,忽觉身后有人跟踪,当下不敢走远,只在青楼附近兜着圈子。步伐时急时缓,约莫走了三圈,终于引得对方失去耐性。

    抓了一捧砂土往身后一掷,天佑冲进楼内大喊:“杀人啦!杀人啦!”那杀手见他大喊,明晃晃的刀子一下向他刺来。

    天佑东躲西藏,有时钻到桌下,有时藏在柱后。青楼中乱成一团,那杀手束手束脚,一时倒也不易得手。

    天佑藏身柱后,只见众人均往外逃,唯独苏傲坐着饮酒,不见丝毫慌张。他身侧围着七八名貌美的花娘,膝上也坐着一个,此刻右手正探进她的衣裙,肆意抚弄着。

    这副放浪形骸的模样,看得天佑眉头直皱。

    杀手身藏既已暴露,便再没顾忌,冷笑道:“小鬼头花样不少,只是再不出来,你那侍从就要被丢去野外喂狗!”

    天佑暗道:这人所说的侍从,莫非是指裴叔叔?半信半疑间,那杀手看到他露在柱外的衣角,当下提刀走了过来。

    一霎时风声破空,天佑在地下打了两滚,险险避过刀刃。他虽不谙武艺,但身形矫捷,几步窜到桌下。那杀手追在他身后,一刀劈开饭桌,脸容甚是狞恶。

    见苏傲毫无出手的意思,天佑有些着急,躲在他喝酒的方桌下,伸手扯扯他的袍角。

    苏傲拥着貌美花魁,轻轻呷了口酒。那杀手在他面前站定,问道:“阁下要管闲事?”

    男子轻抚花魁不盈一握的腰肢,对他的问话置若罔闻。

    杀手冷哼一声:“不识相!”正要出手去擒天佑,桌底忽然传来一道童音,叫道:“我不乱跑啦!师傅救我!”

    听得师傅二字,杀手固是一愣,苏傲亦是有些惊讶。

    “你奶奶的,敢玩老子!”杀手破口大骂,冲着苏傲一刀砍落。

    那花魁见状,吓得往苏傲怀中缩去。刀锋尚余衣襟半尺,苏傲砰地放下酒杯,衣袖在刀上一卷,那杀手立时向后摔去。他内力甚强,随手一招,那杀手已尸横在地。向桌下一瞥,笑道:“乖徒儿,还不出来?”

    天佑从桌下钻出,两只眼睛左看右看,就是不看苏傲。先时慌不择言,这时听见对方的促狭,才觉涩颜,慢吞吞地道:“多谢师傅相救。”

    这称谓似乎颇投苏傲心意,伸手在他头顶摸了摸。他见四周一片狼藉,丢下几张银票,牵着新收的小徒,转身大笑离去。

    两人先去了昨日出事的地方,但客栈中早已人去楼空。天佑跪倒在地,向大门方向磕了三个响头,站起身来,头也不回地离开。

    苏傲雇了马车,两人转道南行。一路上,苏傲不说目的,天佑也不提行程。马车在路上疾驰,将埋伏的杀手远远甩开。

    这日天色将晚,两人错过宿头,便在林中过夜。苏傲教天佑看着篝火,便去河边汲水。天佑困顿地点点头,继续拿树枝拨弄篝火。又过半晌,苏傲还未回来,他觉得有些肚饿,便去附近找些食物果腹。

    自靴中抽出匕首,执在手中,拨开长草,细细寻找獐兔的踪迹。忽然前方树洞中探出个毛茸茸的脑袋,赫然便是只野兔。

    天佑伏在暗处,待野兔跑出洞穴,忽然一跃而出,揪住它两只耳朵。他嘿地一笑,提着兔子往回走去,心中正自得意,不料脚下踩空,摔入道旁的斜坡。

    这一摔直滚下数丈,危急中伸手拽住了一条蔓藤,才算得救。顺着蔓藤爬进旁边山谷,天佑精疲力竭,外带满身伤痕。他垂头丧气地爬起,拍去身上的泥土,一抬头,见前方有些许闪光,走近一看,却是一条河流。

    水流湍急,似野马放纵不羁。天佑挽起袖子,掬起一捧水,清洗身上的伤口,忽然银珠四溅,水面上倏尔多出个人来。

    霞光映在水中,那人光裸的背脊,似被镀上一层油蜜的金光,狠狠砸进小孩的视线。天佑喃喃叫道:“是苏傲……”着魔也似,盯着对方目不转睛。

    一汪清流自指缝悄悄地流走,天佑恍若未觉,待醒过神来,苏傲已向对岸走去。

    垂至腰际的长发被一双手捋到肩侧,男人的后背更是一览无余。天佑看看自己软绵白皙的手臂,再看看对方充满阳刚之气的胴体,目中满是钦羡。

    怔怔看了半晌,蓦地双目一瞠,只见他脊背靠下,挨近腰侧的地方似有一片乌亮的物事。正自惊疑,河中之人似有所觉,转过了脸来。

    天佑忙躲到草丛中,大气也不敢出。

    苏傲若有所思地笑了笑,接着走上岸边,穿上衣衫。

    见对方走远,天佑舒了一口气,心道:虽非故意,但要给他知道自己偷窥了他的秘密,不知会不会生气。

    他又饿又累,眼见日头落下,连忙寻着原路返回。因有前车之鉴,便更留意脚下,眼见天色渐黑,心中不禁生出几分焦急。

    夜晚的树林,可不比白日。终于天边最后一丝光线也暗了下去。随着一阵狼嚎声响起,四下里不知有多少野兽蠢蠢欲动。天佑手里捏了一把冷汗,小心翼翼地往回行走。

    脚下长草如绵,没及膝盖,不知埋着甚么东西,偶尔踏到枯枝,发出‘咔’地一声,更叫人胆颤心惊。走了许久,他全身汗如浆出,大风刮过,衣服黏在身上,极为难受。

    忽然脚底踩中一样湿滑之物,他身子一僵,缓缓拨开草丛,但见一条丈许长的碧蟒吐着蛇信,缠住他的脚背。冷汗顺着脸颊淌落,他一动不动地伫在原地,任由大风刮乱衣袍。

    碧蟒蜿蜒而上,蛇鳞隔着衣裤,不断碾磨皮肤。任这小孩聪敏绝伦,亦只始龀之龄,此刻心中除着害怕,再没其它念头。

    寒气凝成白雾,飘在林中。碧蟒一圈圈缠住猎物,天佑被细滑蛇身挤得呼吸为难,眼前一阵阵发黑,湿腻的蛇鳞划过脖颈,轻搔耳后,他心道:它是不是斟酌着如何下口?

    想到这里,血液似都逆流,与生俱来的倔强与狠戾,令他做出一项疯狂之举:张大口,向蛇腹狠狠咬下!

    腥臊的蛇血冲入喉中,他不管不顾,死命吸吮。碧蟒缠在他身上,牙齿陷进肩头,入肉甚深。

    碧蟒体型巨硕,血也极多,天佑忍疼痛及将要没顶的窒息,将蛇血吞咽入喉,直到再喝不下,那碧蟒也渐渐不动了。

    天佑抹去嘴边的血迹,瘫倒在地,激烈地喘息着,没喘上几声,喉头腥味翻涌,又忍不住呕吐起来。

    忽然一阵铃铛响,有人大叫道:“原来在这,叫老叟一通好找,哈哈!”

    夜色里奔来一名老者,只见他一袭绿袍,须眉皆褐,顶上毛发编成数股,垂至两鬓,耳上又挂着数只黄橙橙、亮灿灿的金环,模样相当古怪。

    他摇着铃铛,大笑奔近,但见巨蟒已经死去,面色一变,大哭起来:“这可怎办才好?老叟浸淫数十年的心血啊!”

    天佑见这怪人又笑又哭,又想这大蛇是他养的,直觉想逃。

    绿袍客一看蛇腹,见有两排细小的牙印,又见天佑满嘴是血,登时怒道:“你这混账小儿,竟敢偷喝我的碧龙宝血!”

    天佑指着地下道:“我都吐了,你的宝血在这里。”

    绿袍客呸了声,骂道:“你懂甚么,碧龙血至阴至寒,遇土便失了药性。”

    见他眸中凶光毕露,天佑握紧匕首:“这畜生死也死了,谁教它出来害人。”

    绿袍客瞥见他鼓胀的肚腹,眼珠一转道:“算啦,算啦,一条畜生,死便死了。”

    天佑不信他如此好说话,警惕地往后退了两步。

    绿袍客怪笑两声,一伸手擒住他衣领:“小娃娃,走罢!”

    天佑待要反抗,匕首反被撂开。绿袍客道:“回去将你开膛破肚,一样能得碧龙血,嘿,做了老叟的腹中美餐,也算你的造化!”

    那笑容极是狰狞,天佑双眼一闭,大叫:“师傅!师傅!”

    他话音刚落,忽地里起了一阵风,吹得树叶乱响。

    绿袍客凝看四周,直到风过,林中变得寂然无声,也没发现甚么异动,骂道:“再胡乱叫唤,便先刮下你几片肉来!”

    “呵……”

    远处传来轻笑,绿袍客褐眉倒竖,叱道:“甚么人?”

    树后走出一道人影,说道:“莫说刮下肉来,他便是少一根头发,本尊也要你拿命来抵。”-

    未完待续-

    更多原创耽美小说尽在耽美中文网http://www.blnovel.com

    如果您喜欢本作品,请记得点下方的“投它一票”,以及多发表评论,这是对作者最好的鼓励!
看不完请按CTRL+D自动添加到收藏夹,下次接着看    快捷键:上一页“←”,下一页“→”,目录页“Home”或“End”。
我也要发表评论查看全部评论 《风月江湖第三部:毒步云霄》最新评论  本页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
离绯
发表于 12-29 17:21
元旦后再行开更,最近更新数少,确实家中有事,万望谅解。
 
离绯
发表于 11-30 20:39
诸位朋友,本文调整大纲,停更一周,望谅解。
 
游客
发表于 10-22 17:58
更啊
 
游客
发表于 10-20 16:38
又没了
 
游客
发表于 10-19 00:56
更啊
 
游客
发表于 10-17 01:14
又没了
 
游客
发表于 10-16 07:23
还不更新
 
游客
发表于 10-12 19:13
三少终于出来了,若织应该也快了
 
游客
发表于 10-07 21:13
大大,国庆节快乐
 
游客
发表于 10-03 23:33
我都大学毕业了……还没完....期待好结局
 
评论内容:请勿发表人身攻击、广告及其它宣传类言辞,最大留言数500字,请自觉遵守相关政策法规。

验证码: 点击获取验证码 匿名发表
耽美原创小说总榜
最新耽美原创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