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 码: 保持登陆  作家   忘记密码  注册会员  注册作家
耽美小说->楚风韵gl章节列表 > 楚风韵gl_重生 久等

楚风韵gl 重生 久等

    熟悉的语气,熟悉的口吻以及熟悉的脸蛋,四眸相对,竟如时隔万年。

    有那么一刻,楚彬银怀疑自己被电击电出了幻觉,她甚至无法相信自己的眼睛,那个在录音笔里受了重伤可能已经不在的人现如今竟然毫发无伤的站在自己跟前,穿着粉色的衬衫挽着随意的马尾,两鬓的青丝随风摇曳,勾勒出不一样的韵味着实令她心动不已。

    这,真的是真的吗?

    自己,是不是在做梦?

    “小诺……”楚彬银轻声呢喃着这个名字,用那仍有丝麻意的右手抚上那人的侧脸一寸寸摩挲,一行清泪从她的眼角淌落。那时的她几乎一刻也不敢眨眼,生怕这是梦境,梦醒眼前人的面庞就会变成另外的人。

    “抱歉,连累到你了。”感受到抚在自己脸上仍有丝麻木的手指以及看到楚彬银略显颤抖的身体,楚诺的内心很是自责。当时她刚赶到酒店楼下就听到有人说楚彬银被人挟持正坐电梯下来后,她一心只想救下她,事急从权,所以她并没有想那么多。

    楚彬银借着腰上的力站起身,抿唇笑着摇了摇头,伸出食指抵在那两片柔软的红唇之上而后又滑落至肩膀,侧过身将脑袋枕在她的右肩喃喃低语。“你没事,就好。”

    只要你没事,哪怕我被多电几次也没有关系。

    这突如其来的投怀送抱让楚诺微愣,似有一股电流从她的右肩流窜至身体各处,痒痒的麻麻的让她无所适从。直到肩上的热流之感传来她才回过神来,收好手中从警局借来的电击棍,微微回抱住怀中的人,抚摸着那略显颤抖的肩膀。

    “对不起,让你们为我担心了。”此时此刻的楚诺内心除了自责好似也没剩什么了,她觉得自己挺对不起白络霜,对不起楚彬银,还有对不起那些担心她的人,是她刻意让人隐瞒自己出事,可也正是她的缘故让他们听到了她出事的那段录音。追根朔本,都是她的错。

    “小诺,我真的好怕,好怕再也见不到你。”一听到楚诺的道歉楚彬银就开始摇头,想到这一切都是因为自己当初的决定才会变成这样,泪水就如同洪水般倾泻而出,像个孩子般紧紧抱着楚诺的腰把头埋在她的锁骨处不停地抽泣。

    “别怕,我在呢。”曾经的她已经经历过一次生离死别,她深知那是怎样的一种滋味,她又怎会不知晓楚彬银当时得知她可能死亡消息时的心情?她又怎忍心让她经历她所经历的?

    她知道她喜欢她,她也知道那种喜欢不是姐姐对妹妹的喜欢,也不是普通的喜欢,而是情人之间的喜欢,而她又何尝不是?

    可是她又何尝不知道她们俩是没有结果的,所以她只能任由她紧紧抱着她,哪怕她真的很想以吻来缓解她的不安,然而她所能做的也仅仅是借她一个肩膀尽情释放情绪,像哄小孩一般拍她的背脊。

    “那么多人看着呢,你再哭下去,妆就花了,就不好看了。”

    不知道是不是这句话起了作用还是楚彬银想起了什么,从楚诺怀中起身,用手胡乱擦了擦脸上的眼泪,可下一刻脸庞传来的冰凉触感让她一怔。

    “你看妆都花了。”只见楚诺掏出随身带着的一包湿巾拆开小心翼翼的为她拭泪,那一瞬间,一滴泪水径直从她的眼眶落至她的指尖。

    指尖的温度是那样的灼热一如她看她的眼神。为避免情感交接,楚诺是刻意压低了视线,也就在那一刻她又重新注意到了那白皙脖颈处的一抹殷红。

    “我没事,这不是我的血。”

    注意到楚诺的停顿和她的视线,楚彬银这才想起自己的脖子上还残留着古含梦的血,怕楚诺多想连忙拿过她方才给她擦泪的湿巾去擦那尚且湿润的血迹。只是,血虽擦干净了,她的脖颈上还是留下了一条红痕。

    那是被水果刀压出来的痕迹,不深不浅却是那样的显眼,刺痛着她的心。

    她到底还是没保护好她。

    还有那血若不是她的,那又是谁的?莫非……

    看着眼前人似是不想让自己担心而着急拭去血迹的模样再加上自己心中的猜测,楚诺默默收回了悬在半空中的手渐渐握成了拳。要不是楚彬银从后面抱住她,她是真的克制不住自己想用电击棍把许威宁了结了。

    “不可能!这绝对不可能!”许威宁舒缓过来后看到两个抱在一起的女人,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楚诺,你竟然还活着?!”

    怎么可能?那天晚上他明明看到她倒在血泊之中,她怎会……

    “真叫你失望了。”看到许威宁一副惊讶万分的表情楚诺的心里竟有种说不出的快意,只见她笑了一下又继续道。“听医生说,好像就差那么两分钟吧?”

    楚诺一边说着一边是伸出两根手指晃了晃,另一边她是用另一只手轻轻拍了拍环在自己腰上的手示意自己没事了可以松开了。

    原来我真的差一点就要看不到你了。

    一听到楚诺说的话楚彬银的内心分外难受,她很想再多抱一会儿,可酒店所有的电梯都已下行,恐怕楚业矢他们快下来了,再加上楚诺这么一拍她似乎也没多抱她的理由。可是她舍不得放手,于是原本抱着她腰的手最终停留在了她的袖口上,像个孩子般拽着她的衣袖。

    拽着她衣服总比抱着她好太多,楚诺舒了口气,觉得有些闷伸手又解开一颗衣领的扣子。电梯下行她是早就注意到了,她不想再拖时间,毕竟有些事情她还是想自己解决。

    医生?两分钟?

    楚诺说的话让许威宁有点懵,他清楚的记得当晚他把她的手机是砸的不能用了,再者她那样的情况她又是怎么去的医院?

    “你可还记得那晚的车灯?”看着许威宁疑惑不解的模样楚诺饶有意味的笑了笑。

    车灯?难道……

    经楚诺这么一提醒许威宁忽然想起了那晚他本想用水果刀捅她的时候,有道车灯照射过来,那时他怕被人发现再加上他认为楚诺失血过多必死无疑也没管来的人是谁、是一件不落地收好自己的东西便匆匆离开了。他又怎会想到来的人是楚诺的人,那对当初被那人说尽职尽责的保镖。

    “呵,呵呵,呵呵呵。”许威宁是万万没有想到楚诺能活着回来,并且完好无缺的站在自己面前还拿电击棍电了自己,破坏了自己的计划,这些全然在他的意料之外。

    “楚诺,我真没想到你会活着回来。”许威宁低声笑道,身体被电击的麻木感已经过去,只见他从地上爬起,拍了拍略显凌乱的衣服,执起水果刀直指楚诺面门。

    “可那又怎样?我既能杀你一次,也能杀你第二次。”他的语气冷静却透着一股浓浓的杀意,和以前在他们面前表现得傻里傻气的人判若两人。

    这到底是怎样的人?是城府极深,还是他本身既如此。

    此时此刻的大厅寥寥数人,虽有两三个保安,但也不敢贸然行动。毕竟许威宁拿着水果刀,何况也不知他有没有内应。

    “如果我猜的没错的话,其实,你从一开始接近楚家的目的就是为了杀我,我说的对吗?”听着那句信誓旦旦的言语,楚诺唇角微弯,上前一步说出了那句她苦思冥想半个月以来的推测。

    一句话让楚彬银心头一怔,不自觉捏紧了手中的布料,这个从未从她脑海中出现的猜测让她背脊发凉。

    “看来你也不笨。”许威宁回之一笑,默认了。

    “你打从一开始就想除掉我,但是你必须先找到我。可因为我行踪不定,太难找了,所以你想了个法子让自己受伤住院,然后想尽办法让我姐成为你的主治医接近她,接近楚家,表面上看起来你是为着名利权势,实则你只是想找到我,我说的也没错吧?”楚诺说着说着笑了一下,见许威宁不回答,又自顾自得继续。

    “你在找到我确认我的身份后,你博取老家伙的信任,找到机会盗走了我的手链,让我们爷孙俩互相猜忌,甚至于离间我们。然后再找机会,用手链威胁我最后除掉我,毕竟除掉我,就再没有人会知道你所做过的事情,而且你还会变成楚氏集团的接班人,一石二鸟,我说的对吧?”

    楚诺所分析的楚彬银基本想过,只是她千算万算没有算到许威宁接近她是为了找楚诺,如此大的一盘棋,竟是为了找她的心上人。

    可他到底为何要杀她……

    “对,你分析的都对,可你不觉得你知道的太晚了吗?”许威宁忽然大笑,拿着刀上前了几步。

    “你想杀我是因为怕我知道了不该知道的;你杀子莜仅仅是因为她是沐医生的女儿,她又在查你;而你杀沐医生和她先生,则是因为你觉得是他们间接害死你的母亲,对吗?”楚诺深吸了口气,伸手本能的将楚彬银护至身后。不过也就是这一句话让许威宁停下了脚步,他那只拿着水果刀的手竟有些许的颤抖。

    “你恨他们,也仅仅是因为你父母在决定离婚前看的心理医生没能挽回你父母的婚姻,并且你以为你父亲是因为这个心理医生才会和你母亲离婚。后来你母亲心脏病发去世,你父亲不知所踪,你便把这错归咎到了那个心理医生身上。”

    真是凄惨的过去,要不是翻看了方子莜的遗物,她楚诺也不会看到沐心存在u盘里的日记,那个人从未动过的u盘。只可惜,那个人再也看不到这个真相了。

    “你恨她,甚至想杀了她。你以心理问题为由接近她,而沐医生在知道你是他们的儿子以后,对你是万般愧疚,待你如亲儿子般。但是你利用了她对你的愧疚,蛰伏许久,终于找到机会在他们家用水果刀捅死了他们。”

    多么狠的一颗心,明明他们没有错,他又怎能下如此重的手杀了他们一家三口?这个仇既然他们家已经没人来报,那么就由她来替他们报!

    楚诺的语气冷冽,楚彬银听得是胆战心惊。她没想到录音笔里轻描淡写所带过的事实真相是如此令人发指,她也没想到许威宁的过往会如此可怜,让人不免有些同情他,可他的所作所为又叫人恨不得杀了他。

    “那个时候你应该还有个同伙,兴许是他不想和你同流合污,在门口偷偷用微型摄像机记录了那天发生的事情,以高价卖给了子莜。后来他又多次将你准备杀子莜的计划透露给她表姐,她表姐找人多次保下了她。再后来,那个人的消息似乎也随着子莜的死而销声匿迹了。我想,他应该是被你灭口了吧。”

    能解释得清她每次收到的信息精准到时间地点的也就这一个了。

    楚诺深吸了口气,每每谈及那个名字,她的心还是会有一丝隐痛,她无法释怀。然而现在并不是她触景伤情的时刻。

    “而你为找一份文件把现场弄的和入室抢劫一样,如果我猜的没错的话,你想找的那份文件是这份诊断书吧?”楚诺边说边从口袋里掏出张a4纸敞开,这也是她从那个u盘里找出来的。虽然u盘已经移交警方,但她备份了一份。

    因为两个人站的不算太远,许威宁是清清楚楚的看到了纸上的内容。白纸黑字,红色印章,他就似受了什么刺激一般一把夺过那张纸疯狂撕扯。

    许威宁的举动让楚彬银完全愣住,她突然好奇那纸条上到底写了什么让许威宁变得如此反常,颠覆了他以前在她脑海中的印象。

    只是还未等她深想,只见楚诺又不知从哪里拿出一叠纸张抛向了空中,刹那间纸如雪花般飘落,一如当初苏瑾然的母亲冲进她办公室向她撒的那些照片一样。

    “不好意思,印多了。”楚诺唇角微勾,这句听上去是在道歉的话在她口中却变了风味,叫人听不出半点歉意。

    “楚诺,看来你知道的比我预想的多的多。”看着漫天内容相同的纸张从眼前滑落,许威宁半晌才开口。他的语气平静,眉宇间更是毫无波澜,只是那把握着水果刀的手早已青筋暴起,几乎就在下一秒,那把水果刀竟朝楚诺面门直劈而来!

    “他们该死!你,也该死!!”

    说时迟那时快,在许威宁举刀的那一刻楚诺来不及多想是一把推开了一直拽着自己袖子不放的楚彬银。而那时恰巧她身后的电梯门开了,楚彬银是径直被推进了电梯,还未等她反应过来,也未等电梯里的人出去,电梯门又重新关上了。

    “小诺!!”

    “不!!!”

    更多原创耽美小说尽在耽美中文网http://www.blnovel.com

    如果您喜欢本作品,请记得点下方的“投它一票”,以及多发表评论,这是对作者最好的鼓励!
看不完请按CTRL+D自动添加到收藏夹,下次接着看    快捷键:上一页“←”,下一页“→”,目录页“Home”或“End”。
我也要发表评论查看全部评论 《楚风韵gl》最新评论  本页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
匿名
发表于 10-09 17:29
没事  不是弃更就好    我会一直等着你更新的
 
冷影清莫化幽冥
谢谢,不会弃的,就是慢了点(努力捋大纲中……)(发表于 10-09 21:40)
 
匿名
发表于 10-04 06:54
作者是弃更了吗?
 
冷影清莫化幽冥
不好意思,网络有点问题,文章传不上(发表于 10-07 20:51)
 
游客
发表于 09-11 00:22
希望过不了多久就能看到新的一章 加油
 
游客
发表于 09-10 19:04
一章不过瘾啊,等了那么久
 
冷影清莫化幽冥
很努力挤时间了QAQ我也觉得不过瘾23333(发表于 09-10 20:29)
 
游客
发表于 07-25 23:43
加油更
 
冷影清莫化幽冥
好的,谢谢支持(发表于 09-01 14:50)
 
游客
发表于 08-24 22:50
期待着
 
游客
发表于 08-24 22:50
哎,等待很苦啊,期待结果
 
游客
发表于 08-20 22:36
怎么还没更新
 
游客
发表于 08-13 20:39
求更新,亲啊,结果啊,要美好的
 
游客
发表于 07-28 00:48
求更新
 
评论内容:请勿发表人身攻击、广告及其它宣传类言辞,最大留言数500字,请自觉遵守相关政策法规。

验证码: 点击获取验证码 匿名发表
GL小说总榜
最新GL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