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 码: 保持登陆  作家   忘记密码  注册会员  注册作家
耽美小说->楚风韵gl章节列表 > 楚风韵gl_重生 那夜

楚风韵gl 重生 那夜

    一物换一物?

    除了楚诺,楚彬银也实在没想到是许威宁拿了楚诺的手链。现在回想起来也不是不可能,纵使楚家防卫森严,可是对于一个经常出入楚家大宅、楚业矢又十分信赖的人而言,拿一样小物件不止不会被发现,而且还查不出来,即使有人发现东西不见也不会怀疑到他头上。毕竟——

    那条手链的持有人是楚诺。

    手链不翼而飞,在那种守卫森严的环境下,是个正常人都会怀疑是手链的主人拿的,压根就不会怀疑到别人头上。

    想起那天楚业矢煽楚诺的那一巴掌,楚彬银不由捏紧了手中的拳头,她的心更是撕扯般的疼。

    许威宁这一招真的够狠。

    “我没有什么东西能和你换的。”楚诺微皱眉头,手链对她而言固然重要,但也不是必需品。至于许威宁要换的东西,她的内心已经猜出了七八分。

    “不,你有。”许威宁又逼近了一步,相对的,楚诺退了一步。

    “我不知道你所指的是什么。”虽然内心是猜出了七八分,但是楚诺仍然不确定许威宁所说的是不是就是她所想的。

    “哈哈哈,”许威宁突然大笑了起来,“看来,我们的交易进行不了了呢。”说罢,只见他收回了悬挂在指间的手链捏于掌心,再松手时,竟已成断裂的碎片松散在地。

    楚诺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她更不敢相信的是,自己最珍视的东西被毁,她竟然站在原地无动于衷!

    雨水一次又一次从脸庞滑过,一滴一滴滴在掉落在自己身前的十字架上,楚诺已经分不清那滴落的到底是雨水还是她的泪。

    看着地面上那被灯光投射发出淡淡微光的十字架,楚诺的心跳似乎在那一刻停止了一般,曾经那些对她而言最珍贵的回忆也似在那一刻全部破碎,许威宁说了什么对她而言已经不重要了。

    楚诺在原地愣了许久又似不久,她极力想回忆起她和她曾经的点点滴滴,可是,她发现一切都是徒劳。于是她试图通过捡那条手链的碎片来回忆,因为她曾经对她说过,握着它就像她在她身边一样。

    所以,她缓缓屈膝,弯腰一点点拾起那些支离破碎的链条,小心翼翼的收在掌心,丝毫不在意自己跟前站着的是谁,自己又身在何地。

    她在乎的只是,手心中那些承载着她和她回忆的碎片。虽然三年期满,但是,对她而言,这已然成为了她的生活目标和支撑她活着的信念。

    那时那刻,楚诺完全沉浸在自己的小世界里,许威宁何时走至自己跟前也全然不知。直到肩上突然一沉,楚诺是立马反应过来,可是已然来不及躲避。

    那股加持在自己肩上的作用力让她整个人失去重心重重摔倒在地,出于本能的一种自我保护,楚诺当时也来不及思考第一反应就是让右手先着地撑起整个身体的重量以避免后脑勺撞击地面。

    楚诺实在没想到许威宁会踹她,而且力度还不是一般的重。她虽暂时保住了自己的小脑袋,但是她的手肘因为承受了身体所有的重量被磕得生疼,而那紧握手链的手指更是在和地面疯狂接触的过程中磨破了皮。

    骨头连筋,十指连心。雨水入肤,苦涩难当。

    疼,好疼。

    手肘和手指的疼痛疼的楚诺几乎窒息,可她顾不上这些,她想去捡那因她摔倒而从口袋里滑出来的手机,那个楚彬银送她的手机,那个她第一次送她的礼物。

    可就在她快碰到手机机身的那一刻,不知是故意还是刻意,许威宁一脚踩在了楚诺想去拿手机的手上。

    “嘶。”手指传来的剧烈疼痛让楚诺倒吸了口凉气,甚至咬到了舌头。

    “哎呀,不好意思,我想扶你起来的,天太黑了,没有看到你的手,踩到你了,实在是不好意思。”看似合情合理的的道歉从他戏谑的语调中听不出任何诚意,这只要是个人都能听出来他是故意的。

    小诺。

    楚彬银已经听不下去了,她几乎能想象得到楚诺当时是有多痛苦,多无助,都怪她当时把她一个人留在那里,她真的好后悔,好自责。

    那时她就应该不顾那场雨有多大,她就应该去找她,至少,不管发生什么事,她都在她的身边,她们都在一起。

    可是,时间不能倒退,世上没有后悔药。不然就不会有来不及这个词了。她也体会到了楚诺那晚说的来不及的感觉了,一切都是她的错,她当初就不该撒那张网。

    忽然‘啪嗒’一声,类似什么东西砸在墙壁上的声音吓的大厅里的人心里一咯噔,更是拉回了楚彬银的思绪。

    什么声音?似乎其中还参杂着玻璃碎掉的声音?

    可是,又怎会有玻璃……

    莫非是她给她的手机?

    如果一切都如她猜测的这般,那么那晚打不通她电话又合情合理了。

    雨仍然在下,丝毫没有减弱的趋势,一滴滴从脸庞滑落。楚诺紧了紧手心的手链碎片,紧闭双眸咬着下唇,现在的她真的恨死这个无能的自己了。

    她不仅没能护好方子莜送她的礼物,而且就连楚彬银送她的手机她也没能护好,她就那么眼睁睁的看着许威宁踩着她的手把她的手机扔在石碑上砸了,屏幕几乎被摔碎,机体落入了水坑里,就算捡回来八成也是不能用的了。

    那一刻,楚诺完全克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一脚铐上许威宁的脖子,一个借力扭转了局面,一坐一躺,两个人刚好对调了位置。

    可还未给楚诺有喘息的机会,眼前晃过一道白光,未及思索楚诺是用最快的速度避开了,然而还是晚了一步,左手前臂愣是被划开了五厘米长的血口子,一股热流顺势而下。

    等两个人站定,楚诺才看清了许威宁手里握着的那明晃晃的水果刀。

    “呵,呵呵。”不知道楚诺想到了什么,突然之间低低地笑了起来。

    偌大的墓园,低沉的笑声,竟是如此协调。

    “我本以为你会是个好姐夫。”压着那条流血的手臂,楚诺慢慢收回了笑容。她发现她有点低估许威宁了,看他的架势,她猜测他绝对练过。

    “是啊,曾经我也以为会是。可惜了。”说到这里,许威宁笑了一下,他的语气里明显夹杂着愤怒。刚刚因为一个不留神被楚诺用双腿‘摁’倒在地致使他后背撕裂疼并且衣服裤子都湿了,这所有的种种让他非常愤怒,他现在分分钟只想杀了眼前这个女人好解自己心头之恨。

    “楚诺,你和她在一起那么久,你不可能不知道我想要的是什么。”许威宁扭了扭脖子,舒展了下筋骨,一副随时蓄势待发的模样。

    “我的确不知道。”楚诺看了看自己仍在流血的手臂,用余光瞄了眼自己后方的台阶,她很清楚自己这个伤势是不能拖的,她已经有点失血性反应了,她必须得找机会撤离。

    可是眼前这个如同疯子般的男子要是看到自己逃跑必定会追上来,自己受伤也肯定跑不远,若是被追上估计会比现在更惨。

    怎么办?横竖都是死,她能怎么办?!

    如若换成以前,她必不惧死。可是现在很多事情都不一样了,比如她现在离当年事故的真相已经很近了;再比如眼前的男子很可能就是真凶,她怎能让凶手逍遥法外;最后,如果真凶真是他,她若是死了,他又若无其事回到楚家,那么对楚家的人都很危险,尤其是她——楚彬银。

    所以,她不能死。拖延时间也好,两败俱伤也罢,最好能把他打晕,用他的手机呼救,除此之外也别无他法,她总不能盼着别人来救她。

    “是嘛?”许威宁反问了一句,握着水果刀又走近了几步。“当年我没有在她家搜到我想要的东西,我就在想他们是不是把文件藏在了我找不到的地方,既然如此,那就杀掉所有的知情人不就好了吗?”

    “所以你在她家找不到你要的东西而后你杀了她的父母并且伪装成抢劫,几年后你又找到他们的女儿多次计划将她杀害,但是多次被我制止,最后你以车祸的方式了结了她的性命。”

    通过许威宁的话再结合以前方子莜和她说的,楚诺几乎猜到了所有的一切,只是这个结果太令她难以接受,她实在不敢相信眼前这个男人会如此凶残。

    她更好奇的是到底是什么重要文件让这个男人不顾一切甚至到了要杀人灭口的地步,甚至杀了她爱的她。

    “楚诺,你很聪明,本来我是不想杀你的,只是你多次破坏我的计划,并且今晚的饭局让我感觉到了丝丝不安,我觉得你应该是发现了什么,或者手里有关于我的负面信息。”

    被人道破当年的真相许威宁丝毫不恼,反道有丝快意在心间涌动。毕竟,这些都是他想让她知道的。他思忖着,反正过了今晚,所有知道当年事情的人都不会在了,他就有些莫名的兴奋。

    “我觉得,我还是除掉你比较好。宁可错杀,也不放过。除掉你,楚家的人应该也不会发现。”

    这句话他说的的确没错,楚诺已经很久没出现在楚家大家庭的宴席上了,以后即使没出现大家应该也不会觉得哪里不对劲。

    “楚老爷子应该很不喜欢你,不然也不会动手打你。至于你妈和你姐,以前就没见她们提起过你,你姐连你是谁都不告诉我,甚至说你不重要,她们应该更不在意你的死活吧?”

    激将法,绝对是激将法。

    “卑鄙。”楚彬银气极,她实在没想到许威宁竟然会在楚诺面前这样说她和她妈,这不论谁听了都会往心里去吧。

    往往身体所受的伤都不是最严重的,心灵受到的创伤才是最严重的。

    “彬银,你相信我,这都是假的,是他们编来陷害我的。”许威宁紧握着双手,他本是想去关了那个录音,奈何被古含梦一脚踹开了。

    “恬不知耻。姓许的,我刚才放的时候不关,你现在跑来想关,是不是因为重头戏在后面,所以你想关了它?”古含梦走到许威宁跟前,饶有意味得说道。而感觉到楚家众人投来敌意的许威宁是不说话了。

    录音里楚诺并没有再说话,许威宁说的话让她心里五味陈杂,尤其是他说到那个人的时候,她其实是很在意的。

    在意她对自己说的每句话,在意她对自己的评价,哪怕是对别人介绍自己,她也很在意的好不好。她竟然说自己不重要。

    既然不重要为什么要千方百计对她好?既然不重要为什么又要那么关心她?既然不重要,为什么要给她一种她喜欢她的错觉?!

    一滴泪从眼角滑落,楚诺突然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心痛。

    揪心、呼吸不过来、无所适从……

    难道这才是真正心痛的感觉吗?

    可是她为什么要相信一个杀人犯所说的话?

    “楚诺,我好同情你,可惜,我容不下你。”

    看到楚诺沉浸在悲伤之中,许威宁自觉时机到了,拿着水果刀就冲了上去。说时迟那时快,楚诺身体先一步反应过来侧过身避开了笔直刺过来的水果刀,并且是迅速用没受伤的手握住了许威宁执刀的手。

    而许威宁反应也很快,见楚诺按住了他的手,他是立马借手腕的力道让水果刀回旋划过楚诺的手肘。

    手肘被划让楚诺是反射性松开了手,眼见许威宁拿水果刀又要刺来抬脚是把许威宁踹倒在离自己三米开外的地面给自己争得了缓和疼痛的时间。只可惜这喘息的时间并不长,许威宁就像一头发疯的狮子般拿着刀又冲了上来。

    这次楚诺是直接握住了许威宁想刺过来的刀柄,两个人谁都不肯松手,楚诺使劲是把对着自己的刀往旁边压,而许威宁则是一直往楚诺那边压。

    “楚诺,你放心好了,你死后我一定会把你们两个人葬在一起并且每个月都会给你给她送新鲜的雏菊,还会给你们烧纸钱的。”眼见自己力敌不过楚诺,于是许威宁就选择了用言语刺激。

    “是吗?”楚诺觉得有些好笑,鹿死谁手还未可知,“你说这句话未免太早了点。”而且就冲他这一句话,完完全全激发了她的潜力,她觉得自己身上每个细胞都在欢呼雀跃,她的血液也在沸腾,她想都没想抬腿一脚是直接踢在了许威宁的命根子上,第二脚是直接连人带刀踹出老远。

    虽然是把许威宁打到在地上翻滚,但是楚诺自己也好不到哪里去。

    之前双臂被许威宁各划了一刀且力道不小,她的衣服早已被鲜血染红。撑了那么长时间已经很不容易了,或许此时她应该打电话求救,可是手机已经废了,而且她眼皮都在打架。

    不行了,好想睡,头好晕,身体好冷……

    楚诺实在顶不住了,忽然一阵眩晕让她差点没撞在石碑上,凭借最后的气力捡起了脚边的十字架捏在手心后,却再也没力气起来。

    “楚诺,算你今天走运,但你流这么多血我看你也熬不过今晚了。”

    不知过了多久,楚诺隐隐约约听到许威宁这么说。

    楚诺歪着脑袋躺在地上,她是没有力气起来了,她的视线因为失血过多而变的越来越模糊,而在视线彻底模糊前她好似看到了远处投射过来的灯光和许威宁渐行渐远的身影,她似乎还听到了私家车的声音,就好像她平常坐的那辆车的声音一样。

    而就在几秒过后

    一切声音消失殆尽。

    更多原创耽美小说尽在耽美中文网http://www.blnovel.com

    如果您喜欢本作品,请记得点下方的“投它一票”,以及多发表评论,这是对作者最好的鼓励!
看不完请按CTRL+D自动添加到收藏夹,下次接着看    快捷键:上一页“←”,下一页“→”,目录页“Home”或“End”。
我也要发表评论查看全部评论 《楚风韵gl》最新评论  本页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
匿名
发表于 05-10 17:44
海量耽美精品资源  查看网址:fum99.info  或  baidu搜索“腐女久久”
 
失心i
发表于 04-21 16:05
为什么还不更
 
匿名
发表于 11-26 16:13
2017就要结束  还是没更啊
 
游客
发表于 04-01 07:11
多久更呀?
 
冷影清莫化幽冥
有空就会更新,第一时间更新会在微博里通知。(发表于 04-05 10:44)
 
游客
发表于 01-02 13:36
终于等到你
 
冷影清莫化幽冥
谢谢支持昂(发表于 01-09 22:06)
 
失心i
发表于 01-02 14:14
今天会更新吗
 
冷影清莫化幽冥
正在用零碎的时间码字,有点类似挤牙膏,每天只能挤一点点,我也想更的TAT(发表于 01-05 20:07)
失心i
o(╯□╰)o(发表于 01-07 14:48)
 
游客
发表于 01-05 05:18
还想看
 
游客
发表于 12-14 16:35
苦等了N久
 
冷影清莫化幽冥
谢谢支持(发表于 01-01 16:09)
 
游客
发表于 11-01 16:25
求更
 
游客
发表于 10-19 09:30
什么时候更新啊
 
评论内容:请勿发表人身攻击、广告及其它宣传类言辞,最大留言数500字,请自觉遵守相关政策法规。

验证码: 点击获取验证码 匿名发表
GL小说总榜
最新GL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