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 码: 保持登陆  作家   忘记密码  注册会员  注册作家
耽美小说->楚风韵gl章节列表 > 楚风韵gl_重生 真相(上)

楚风韵gl 重生 真相(上)

    “彬银,小心许威宁。”

    这是楚彬银接到的第二个来自她苏瑾然的电话,只不过这一次苏瑾然只说了这么一句就把电话给挂了,让她完全没有问的机会。而且等她拨回去的时候,电话就呈关机状态了。

    虽然她有点担心苏瑾然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但是让她摸不着头脑的是:这个许威宁到底是何方人物,身边一个两个不是叫她离他远点就是让她提防他。

    还有许威宁接近她的目的,这一切都让她越发在意,以至于——

    她并没有向楚业矢直接摊牌。

    “爷爷,如果两个相爱的人不能在一起,那么在爱你和你爱的两个人之间,你会选哪个?”

    那天,楚彬银并没有回答楚业矢的问话,而是问了楚业矢这么一个问题,一个让楚业矢答不上来的问题。

    在楚彬银的记忆里,她爸曾经说过她爷爷和奶奶两个人不是相爱着的,爷爷是爱奶奶的,但是奶奶并不爱爷爷。

    据说奶奶喜欢的人是一个很有文化涵养的教书先生。只不过先生收入低微,奶奶家里人看不上,怕奶奶吃苦,恰巧遇上爷爷在追求奶奶,楚家有权有势,爷爷对奶奶又是极好的,哪个父母会拒绝?于是奶奶家里人就这么把奶奶嫁给了她爷爷。

    奶奶嫁到楚家后,因为爷爷极爱奶奶,生活上的确没有吃过任何苦,只不过过的并不是很开心,虽然生了几个孩子以后好了点,但是并没有持续的很久。

    后来又有了孙子和孙女,只不过她奶奶看上去似乎并不是真正的开心。直到楚诺的出世,并且随着楚诺一天天的长大,她在她奶奶的脸上找到了难得一见的笑容。

    她爸曾经说过她奶奶很少笑,而楚诺的出生似乎改变了这一点。那时她原本以为是被楚诺的笑容感染了,毕竟楚诺很爱笑。后来她才知道不是。

    小诺,你知道吗?我很喜欢你笑起来的样子,看到你的笑容我的心情就好好,我想奶奶也是这样吧。

    才不是呢,我偷偷告诉你,奶奶爱笑是因为我带她去见了一个人。

    什么人?

    一个老爷爷。

    稚嫩的童音犹在耳边,她想楚诺说的那个老爷爷应该就是她奶奶年轻时喜欢的那个先生。

    一个人若能见到自己心心念念的人,这心情自然是会好的,所以她奶奶每次见到楚诺心情才会那么好,并且对楚诺也是格外的好,而楚业矢难得看到自己心爱的女人那么开心,所以对楚诺也是很好。

    现在回想起来,原来楚业矢对楚诺那么上心那么疼爱都是有原因的。只是自从她奶奶走了以后,楚业矢就好像变了个人似的,对楚诺很苛刻,不管任何事都好像针对她一样。

    这突然变故的原因,其实大家都心知肚明,那就是:楚诺经常带她奶奶去见教书先生的事情,楚业矢应该是知道了。

    “我明白了。”纵使楚彬银没有明说,楚业矢也已经知道这话里的含义。毕竟,倘若是意中人,不必多此一言。

    “谢谢爷爷理解。”虽然没有直接摊牌,但是这样楚彬银心里也轻松了很多,不至于把自己搭进去。

    “彬儿,诺儿的性子你也是知道,你也别再找下去了,她不想给别人找到我们怎么找也没用,她想出现的时候自然会出现的。”

    这好不容易放松了些,楚业矢一句话又给提了起来。

    “爷爷,彬儿也是希望小诺能出席您的宴席,让我们一家团聚。”对于楚业矢对自己的行踪了如指掌的情况,楚彬银心下有些震惊,不由开始担心楚业矢是不是发现了什么端倪。

    “算了吧,这么多年了,爷爷也习惯了。就当我们楚家没有这号人吧,她爱来不来。”楚业矢原本是想试探楚彬银的反应的,不过楚彬银隐藏得很好,他并未看出什么,只觉得自己多虑了也就没再多想。

    每每谈起有关楚诺的话题,楚彬银发觉楚业矢都会特意回避,这次也不例外,几乎说完就离开了。不过也好在楚业矢离开了,楚彬银觉得如果楚业矢再问下去,她就要暴露了,她真的受不了别人当着她的面说她意中人的不是,哪怕是亲人。

    尤其是那最后一句,好似一把利刃直勾勾刺向她的心脏,疼得她无法呼吸,一滴泪就那么毫无征兆得没入茶水之中,泛起了丝丝涟漪。

    日子过得总如流水,楚彬银和白络霜从来没有放弃找寻楚诺,她们一方面是担心楚诺会出事,另一方面是担心这楚业矢的大寿楚诺不来,会被人在背后指指点点,可愣是她们把电话打穿了也联系不到那三个人,楚业矢的寿宴终究是如期而至。

    既然是寿宴,那么所有的亲朋好友都得到场,许多在外地的、国外的都提前赶了回来,其中也包括楚彬银的父亲楚旭。只不过因为楚家大部分人都是生意人,白天都要上班,这楚业矢的寿辰也不在节假日,于是就安排在了晚上举办,而酒店自然还是银都大酒店。

    这天的天气并不是很好,阴沉沉的,一如楚彬银的心情。临近出门前她还坐在公寓沙发上一遍又一遍得拨打那个她给楚诺办的手机号码,她不想放弃。她也不知道为什么,只要手机没通,她就无法克制自己内心的不安。

    “彬儿,我们走吧。”看到自己女儿跟丢了魂似的,白络霜心里也很难受,她也很想找到楚诺,她的担忧一点都不比楚彬银少。

    她有时候甚至在想她们是不是应该报警,可是后来想想如果楚诺只是像当年那样躲起来这个警就没有必要报了。

    “小舒,你好好待在家里,等我们回来。”和往常一样,楚彬银出门前摸了摸小舒的脑袋做了个简单的告别。只不过这一次她没有想到小舒先她们一步出了门,蹲在门口似乎在等她们一起走。

    “不不不,小舒,你不能去,乖乖待在家里,快回去。”楚彬银走到门口,指了指未关上的门,示意小舒进去。然而小舒只是看了眼门又看着她并未进去。

    “它是不是饿了?”见此现象白络霜问了句,毕竟已经到了晚餐时间。

    “有可能。”楚彬银也以为小舒是饿了,于是进去把狗粮倒在盆里,唤了几声小舒,然而小舒就像是没听见没看到一样仍旧蹲坐在门口,只不过这次舔了舔嘴巴。

    这回楚彬银愣住了,而更让人她震惊的是,她出门之后,本来是示意小舒进门的,没想小舒竟然用脑袋把门关上了……

    什么情况?!

    狗粮对狗没有了诱惑力,是不饿还是病了?亦或是它和她一样担心楚诺?只是她没想到这狗竟然还会关门,楚诺养的这狗是成精了吗?!

    “算了,彬儿,带着它吧,让它待车上。”白络霜看着这个场景也是没辙,小舒毕竟是楚诺养的,她不可能任由它到处乱跑变成一只流浪狗,目前也只能这样了。

    其实说是待车上也只是路上待待,到了酒店楚彬银是拖酒店里的专人照看了,一是防止到处乱跑,二是担心它会饿着。

    “络霜,彬儿,诺儿她来了吗?”刚抵达宴席所在楼层,在电梯门口等候多时的楚旭便迎了上来,轻声问道。

    “没有。”楚彬银失落的摇了摇头,放眼寿宴大厅,十几桌的人基本已经到齐,就差他们一家子了。

    “我们先过去吧。”看着自己老婆和女儿的神情,楚旭叹了口气,想了想酒桌上的那些亲朋好友,他觉得今夜注定不会是个平凡的夜晚。

    走到酒桌前,楚旭是贴心得帮自己老婆拉开了椅子,而楚彬银这边则是许威宁帮她拉的,只不过这一拉气氛有几秒钟的尴尬。

    楚彬银是知道楚业矢宴请了许威宁的,只不过她没想到他会坐在她这一桌而且还是她的旁边。毕竟,从小到大,她身边都会有一个空位置是留给楚诺的,这一次被许威宁霸占了。

    “服务员,麻烦我这里添张椅子,还有个人坐。”楚彬银面不改色得坐下后叫来服务生搬了张椅子过来插在了她和许威宁之间,并且她是让黎洛坐在了这里,那一刻许威宁的脸色有点难堪,不过这是大家都乐意见到的事情。

    大家本来都以为楚业矢会借着寿宴公布自己孙女的婚事的,许威宁也是以为楚业矢会趁着大家都在的时候会说这件事的,可是酒过三巡他也没看到任何苗头。

    他本以为楚业矢可能忘记了,于是他就经常跑楚业矢那边给敬酒,帮楚业矢倒酒什么的,希望楚业矢能记起来。

    然而楚业矢一点动静都没有,一直在应酬,也没有把他介绍给别人,当别人问起他是谁的时候,楚业矢也没有说什么,只是笑笑。后来还是他自己介绍的自己,只不过场面有些尴尬。

    时间也不知道过去了多久,看着酒桌上的人陆陆续续的走了不少,许威宁心里也是蛮着急的,他不知道楚业矢葫芦里卖的到底是什么药,这和他预想的不一样。

    其实原本在没见楚彬银之前,楚业矢的确是想公布婚礼一事的,只不过在见面谈话后,他临时改变了想法。

    时间已经指向晚上九点半,外面飘起了小雨,大厅里面仍然坐着几桌子的人在议论着什么。

    “人都还在吧?我有件事想和你们商量商量。”楚业矢淡淡扫了眼在坐的自家人,对于他们这种不用他通知一个不差留下来的自觉性他颇为满意得点了点头,只不过这种满意很快被打散了。

    “爸,您有什么事还需要和我们商量的吗?”楚家人都知道,楚业矢做事向来不都是不问他们的意见自己做决定的吗?现在是怎么了?

    此时大厅里万籁俱寂,谁也没敢说话,至于敢这么对楚业矢说话的人用脚趾头想想都知道是楚彬银的大姑姑楚夙了。毕竟楚业矢拆散了他们一家子,所以心里应该很不甘心吧!

    “而且这诺儿不在,怎么能算都在呢?”安静了几秒钟,楚夙似是想到了什么一般又继续,“还有这诺儿到底去哪儿了,这好几年都没见到她人,您还撤了她继承人的位置,我说她是出事儿了呢?还是你们爷孙俩闹掰了?”

    虽然楚夙的语气中夹杂着几分戏谑让人有些许的不悦,但是她所问的的确也是众人想知道的,尤其是楚旭一家。

    楚夙的话很明显是问楚业矢的,只不过接了话茬的并不是楚业矢,而是楚彬银的二姑姑。

    “大姐,您可别这样说,在五六年前的除夕夜我可还见过诺儿,当时她就站在大厅门口。怎么,当时她没进来吗?”其实当年过年楚诺回来过的事情楚家的人并不是一个人都不知道,除了古氏二姐妹知道外,还有她的二姑姑知道。

    “二姐,你当年真的看到诺儿了?”一听到自家女儿的名字,楚旭是激动的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毕竟他是真的好多年没见过自己的小女儿了。

    “那她为什么没有进来?”既然回来过,为什么没有进来以至于让她背了那么多的骂名?白络霜和楚彬银的心里都很震惊,只不过想了想又觉得正常。毕竟发生了那么多事情,她那么恨楚业矢,她会进来才怪。

    只是,她们一直以为楚诺不回来的原因是因为楚业矢,没想到罪魁祸首另有其人。

    “我也不知道,我记得当年我就出去接了个电话,回来的时候就看到诺儿和另外两个女孩子站在门口,在我想叫住她们的时候她们就走了。”楚彬银的二姑姑讲到这里顿了顿,很明显她所指的两个女孩应该就是古氏二姐妹。

    “那个时候我本来以为诺儿是进去过又出来了,后来我进来就听到大姐在说有关诺儿的话题,我心里就明白是怎么回事了。”越说到后面,她的语调也越发上扬了些,很显然是有意说给楚夙听的。

    话到这里,不用二姑姑深度剖析,大家都已经明白楚诺过年不出席的原因了。不管这种事发生在谁的身上,那都像一根拔不掉的刺深埋心间生根发芽,更何况一个十几岁的女孩儿?

    听到这样的答案,楚旭重重跌回了座位,好在有白络霜扶着才没摔倒。一直以来,他和自己老婆女儿的想法都是一样的,以为楚诺不回来是楚业矢的原因,只是他实在没想到原因竟是这样的。

    “呵,我只是关心下孩子的状况,我不觉得我有什么错。”楚夙冷笑了声,只不过语气弱了几分。她也没想到会是自己的原因,心下自是有些愧疚,毕竟她一直以来针锋相对的孩子是无辜的。

    楚旭听着心里真的很难受,这些年她楚夙一而再再而三得挑战他的底线,他再好的性子也被磨光了,当下就从位置上站起来想替自家人讨个公道。

    这楚旭突然性的从位置上站起来引得在座的人眼睛都齐刷刷得盯着他看,怎想突如其来一声吼吓得他们一个机灵。

    “够了!”

    更多原创耽美小说尽在耽美中文网http://www.blnovel.com

    如果您喜欢本作品,请记得点下方的“投它一票”,以及多发表评论,这是对作者最好的鼓励!
看不完请按CTRL+D自动添加到收藏夹,下次接着看    快捷键:上一页“←”,下一页“→”,目录页“Home”或“End”。
我也要发表评论查看全部评论 《楚风韵gl》最新评论  本页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
匿名
发表于 10-09 17:29
没事  不是弃更就好    我会一直等着你更新的
 
冷影清莫化幽冥
谢谢,不会弃的,就是慢了点(努力捋大纲中……)(发表于 10-09 21:40)
 
匿名
发表于 10-04 06:54
作者是弃更了吗?
 
冷影清莫化幽冥
不好意思,网络有点问题,文章传不上(发表于 10-07 20:51)
 
游客
发表于 09-11 00:22
希望过不了多久就能看到新的一章 加油
 
游客
发表于 09-10 19:04
一章不过瘾啊,等了那么久
 
冷影清莫化幽冥
很努力挤时间了QAQ我也觉得不过瘾23333(发表于 09-10 20:29)
 
游客
发表于 07-25 23:43
加油更
 
冷影清莫化幽冥
好的,谢谢支持(发表于 09-01 14:50)
 
游客
发表于 08-24 22:50
期待着
 
游客
发表于 08-24 22:50
哎,等待很苦啊,期待结果
 
游客
发表于 08-20 22:36
怎么还没更新
 
游客
发表于 08-13 20:39
求更新,亲啊,结果啊,要美好的
 
游客
发表于 07-28 00:48
求更新
 
评论内容:请勿发表人身攻击、广告及其它宣传类言辞,最大留言数500字,请自觉遵守相关政策法规。

验证码: 点击获取验证码 匿名发表
GL小说总榜
最新GL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