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 码: 保持登陆  作家   忘记密码  注册会员  注册作家
耽美小说->楚风韵gl章节列表 > 楚风韵gl_重生 局势

楚风韵gl 重生 局势

    “回去的路上你妈看到了一群执法警察围着一辆宝马,你妈说那不是咱闺女的车吗?走近的时候,警察说在车里搜出了大量毒品。你妈不信和他们起了冲突,推搡中你妈……你妈被疾驰而来的车……给撞了。”

    什么?!

    “爸,你确定你们看到的是我的车?”苏瑾然实在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她明明没开车回来,怎会出现在这里,而且车上还有毒品……

    或许是他们看错了呢?可当苏毅报出车牌号的时候,苏瑾然浑身一软,全身汗毛倒竖。那的确是她的车,可为何……

    此时此刻苏毅的注意力都在手术室亮着的灯上并没有注意到苏瑾然的不对劲,也没有问为什么她的车上有毒品。他现在其他事情都不想管,他只要苏母好好的。

    看着亮着的红灯,苏瑾然有些恍惚,她不知道她妈伤的有多重,也不知道为何她的车会出现在这里。还未等她细想,医院的走廊就响起了皮鞋磨蹭地板的声音。

    “您是苏瑾然苏女士吧?”

    抬头,望见的是清一色的缉毒警察。

    “是。”苏瑾然深吸了口气,强迫自己冷静下来,身正不怕影子斜,她没做过就是没做过。但是,如果有人要陷害她那么就另当别论了。

    “苏瑾然苏女士,我们怀疑你涉嫌贩卖毒品,还请你配合我们警方调查。”

    “好。”该来的总会来,只是早晚问题,只不过她没想会那么快。

    而就在警方要给苏瑾然拷上手铐的那一刻,苏毅忽然冲上来挡在了他们中间。

    “别抓我女儿,我女儿是被冤枉的!”看到警方要带走苏瑾然,苏毅几乎是慌了神。如今苏母在里面生死未卜,他的身边也只有苏瑾然了,而且他女儿还年轻,还有大好的前程等着她,他不能让警察带走她唯一的女儿。

    “你们要抓抓我吧。”如果非要带走一个人才能结案的话,那就带走他吧。苏毅颤抖得抬起双手,语气几近哀求。

    可怜天下父母心。

    看着站在自己跟前有些沧桑的背影,苏瑾然的眼眶再一次湿润了。之前为了照片她妈打她说她白养了她,而现在她的车上被查出毒品却被他们这样维护,是她对不起他们,是她辜负了他们。

    “爸,我会没事的,只是配合调查而已,你乖乖等妈出来好不好?”看到她爸这样,苏瑾然差点哭出声又被硬生生得憋了回去。一人做事一人当,她不会让她爸代替她去坐牢,更何况她又没做过。

    所以…

    “我和你们走,这件事和我爸一点关系都没有。”苏瑾然深吸了口气,曾经她妈那样对她,说不恨是不可能的,但是在这一刻对她来说这些都不重要了,她现在只想她妈能平平安安的。

    原来,在亲人的生死面前,她还是会妥协。不论是他们做了不可原谅的事亦或是自己想和不可能的人在一起。

    “瑾然……”自己女儿是怎样的一个人他苏毅最清楚不过,他从始至终相信自己女儿是清白的,他相信自己女儿绝不会干违法之事。

    可是,明知道自己女儿是被冤枉的却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她被警察带走调查,他好恨,恨自己的无能为力,恨自己的懦弱无为,一直以来都是她们在保护他,他欠她们母女二人的实在太多了,多到他不知道该如何去弥补……

    当冰冷的手铐铐上自己手腕的那一刻,苏瑾然的心也随之冷了下来。手术室的灯依然亮着,她不知道她这一走她是否还有机会见到她妈。

    此时此刻对她而言,到底是哪个警察推的她妈、那个警察最后被怎么处置了都不重要,她现在只想知道到底是谁害她到如此地步,开她的车运输毒品嫁祸于她、间接害她妈出车祸,这桩桩件件怎么看都不像是巧合,倒像是刻意安排……

    坐在审讯室里,苏瑾然格外的冷静,冷静到出乎她自己的意料。她回来并没有开车,纵使警察手中的照片上是她的车,可是那又能证明得了什么?

    “苏女士,对于您母亲的车祸,我们很抱歉。”不知道过了多久,坐在她对面的警官开了口。他是这次行动的负责人,他也没有想到会出人命。对于出手推人的那名警察如何处置,还要等医院的结果出来再说。

    苏瑾然没有说话,她很清楚自己的处境。警察手中除了她的车以外应该没什么证据能证明是她运输的毒品,否则现在她就不会坐在审讯室里等那么久了。

    再说,她昨天才坐火车回来,来回起码也要半天,除非她会分身,一个坐火车做不在场证明,一个开车运输毒品。然而她不会,再者她为何要运输毒品?

    “苏女士,请问你昨天晚上到今天早上的这段时间在哪里?”

    警官这么问就已说明她的车是在昨天那段时间开回来的,想必他们也查了监控录像。不过监控拍不到人脸,再加上若有人真的存心害她,从监控录像上一定看不出什么。

    但是昨天她坐火车回来后就一直待在宾馆哪里都没去,她的火车票和房卡都可以证明。只不过早上接到电话出门太急,身上除了手机和零钱并没有其他。

    所以现在要么等他们自己查要么她自己开口说,等他们查,时间上可能会久一点,而她自己开口说也许能快一点,只是不管她说与不说,只要警方没有直接证据能证明她运的毒品,十二小时后她就会被释放。

    但,若真是有人存心害她,又怎会让她无罪释放?

    似乎又回到了最初的问题上,到底是谁想要害她而且还对她的行踪了如指掌甚至盗了她的车来嫁祸她?

    首先,这个人一定认识她且深谙她的生活习性;其次,她一定得罪了什么人,倘若不是得罪,那么也不至于如此大费周章;最后,她觉得这件事和之前照片事件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可是,她到底得罪谁了呢?

    在平时工作和生活上,她接触的最多的人群就是患者,可她对前来就诊的患者向来是和和气气的,而且很多患者都喜欢她,所以应该不是患者。

    然,除了患者除了楚家的人除了医院工作的同事以外,她好像也没接触过其他人。

    面对警官三番五次的问话苏瑾然似乎没听到一般,深吸了口气缓缓靠向椅背闭上双眼,她忽然感觉好累。

    仅仅两三天的时间,她的手被开水烫伤,她妈出车祸,她的车被人盗用非法载运毒品,于是造就了她被羁押的下场。

    等等,开水。

    忽然间,苏瑾然似是想起了什么,脑海中有人影一晃而过。

    他?

    如若是他,这些应该不难办到,那她……岂不是很危险?!

    不行,她得通知她。

    可是,在进审讯室前,她身上所有的东西都被收缴了,更何况她自己都自身难保,她又拿什么去通知她?!

    一口气悬在心口,吐不出也咽不下。也许,她应该配合调查,这样或许她可以尽早出去然后去通知她。

    倘若换做以前,她苏瑾然绝对不会有片刻犹豫,然而现在她妈躺在医院生死未卜,身边除了她爸根本没人保护。她可以不顾自己的安危,可这个后果又岂是她能承受得住的?

    她楚彬银有整个楚家作为后盾,可她有什么?!

    或许,她在这里,他们就不会再受到伤害。

    只不过距离楚业矢的寿宴已经没几天时间了,苏瑾然重闭双眸,她想楚彬银那么聪明一定看得出来也知道那个人是别有目的的,只是那个人处处针对的都是她,她又有什么理由去向楚业矢证明?

    在这上面,她是帮不了她了。要是楚诺在她身边就好了,问题就是楚诺失踪了……

    时间不知道过了多久,审讯室的门被人关了又开,不知道是审讯员失了耐心还是有了新的证据,桌子直接被拍响。这样的震慑对苏瑾然根本没什么作用,只是审讯员的一句话让她睁开了眼。

    “苏女士,有人指认你走私毒品,很抱歉,您得多待上一段时间了。”

    原本过了十二个小时她就可以走的,现在有人一口咬定她运输毒品,看来,她一时半会儿是出不去了。这个结果她早已猜到,只不过是早晚问题而已。

    “你笑什么?”审讯员很不明白,本来再过个几分钟她就可以走了的,现在有人指认她,她就得继续待着甚至坐牢,这样的境地,她为何还笑的出来?

    “没什么,预料之中罢了。”这真的算是苏瑾然进来后的第一句话,而就这一句完完全全激怒了审讯员。

    “你说什么?!”眼看时间就要到了,可这个嫌疑犯却一直沉默不语,再加上上级的施压,审讯员早已没了所谓的耐心。而当下有人指认她,她就得继续待在这里接受检查,他应该高兴才是,可这句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是嘲讽他没用吗?

    苏瑾然几乎被一把揪离座椅,而因为身体前倾惯性,戴着手铐的双手被动的压在桌沿,本来手上的伤就还没好,这一下疼得她差点喘不过气来。

    看着眼前的人因为疼痛而面目扭曲的模样,审讯员忽然觉得很解气,可就在这时,审讯室的门再一次被人打开,苏瑾然看到有个人附在他耳边说了什么,审讯员就松了手。

    也不知道那个人到底说了什么,她发现审讯员出去之时看她的那个眼神像是巴不得把她剁了一样。

    当审讯员出去后,苏瑾然松了口气。重新坐回位置,靠着椅背双眼微合。

    十二个小时过去了吧,她好累,她现在什么都不想想,什么也不想说,什么也不想做,只求不要再有人来打扰她了。

    可是,现实总是如此不甚人意。

    时间大概过了约摸十几分钟,审讯室的门被人再次打开,只不过这一次,空气里带着的是她苏瑾然再熟悉不过的香水味,一丝一毫拨动她的心跳。

    睁开双眸,苏瑾然并没有去看此时此刻坐在自己对面的人是谁,因为她不用看都知道是谁。只是——

    她不是,已经回国了吗?

    又怎会,来这里……

    苏瑾然想不明白,她明明已经回国,又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难道……

    “瑾然。”在场的人都注意到,从这位美女律师进门开始到落座,这个嫌疑犯的眼神从未落到她的身上,甚至一动不动,这让人煞是火大。

    可从律师的口吻和用词听来,想必两个人认识,看守的几个人互看了几眼便出去了。有些事情他们还是懂得,更何况这个律师并不是他们所能得罪的起的。

    见苏瑾然不说话也不看她,司徒千羽抿了抿唇。她的确已经回了国,只是在踏上陆地的那一刻她就接到了来自苏毅的电话说苏瑾然出事,那个时候她真的什么也没想就让助理买了返程机票一刻不停的到了这里。

    在来审讯室的路上,她的助理告诉了她大致事情的经过。苏瑾然的不配合调查确实让人很窝火,不过她心里很清楚原因。

    司徒千羽的内心深处本有千言万语想问苏瑾然,可当她看到如此憔悴的她后,她的心好似被撕扯般疼痛。

    或许,一切都不重要了。

    “阿姨已经没事了。”司徒千羽竭力克制自己内心难以压抑的情绪,淡淡说了一句。可能,这一句是她最想听到的话吧。

    很明显,苏瑾然一愣,她有些惊讶,她怎么会知道……

    “叔叔让我转达的。”司徒千羽捕捉到苏瑾然眼神中细微的变化,她知道她想问什么,纵使她仍没有看她。

    她爸?!

    苏瑾然被惊得说不出话来,她从未把司徒千羽介绍给家里人过,否则当初也不会发生照片那一出事情。

    那么她爸又哪里来的她的联系方式,她爸是否又知道他通知的律师就是那天那些照片上和自己有亲密举动的人?!

    苏瑾然清楚的记得自己从未给过家里人司徒千羽的联系方式,那么,莫非——

    是楚彬银?

    现在她唯一能想到有司徒千羽联系方式的人只有楚彬银了,至于她爸能联系到楚彬银应该是楚彬银那天开的巨额支票……

    不错,在苏瑾然被警察带走后,苏毅是把能想到的人都联系了,可惜并没有人能帮的上忙。

    后来他想到了楚彬银,他想,既然能开如此巨额支票并且谈吐不凡的人,想来家里一定有权有势。本着无论如何都要保出自己女儿的决心,他给楚彬银打去了电话。

    而楚彬银接到电话后是有些惊诧和恼怒的,她实在没想到苏瑾然给自己打电话借钱后没多久,她爸就给她打来了电话说苏瑾然被警察带走了。

    这前前后后让楚彬银很疑惑,先是她妈出车祸,后是苏瑾然的车被查到载有毒品被警察带走,她总觉得事情很蹊跷。

    不过楚彬银也没有多问,当务之急是救出苏瑾然。她楚家确是有权有势,然,苏瑾然所在的地区并不在楚家可以插手的范围,这一点,她爷爷帮不了她。

    而请律师,想马上能找一个有十足把握能把苏瑾然保出来的人也难。虽然她爸就是个相当厉害的律师,但是他还没有回国,等他回国还要等个一两天,时间一长恐生变故。且她爸回国是参加楚业矢的寿宴的,想必也没多少闲暇时间,也不妥。

    思来想去,楚彬银忽然想起了一个人。

    她,一定会帮她的吧,只是……

    “我给你一个人的联系方式,那个人一定会出面帮她,只是见到她后您心里要有所准备。”

    更多原创耽美小说尽在耽美中文网http://www.blnovel.com

    如果您喜欢本作品,请记得点下方的“投它一票”,以及多发表评论,这是对作者最好的鼓励!
看不完请按CTRL+D自动添加到收藏夹,下次接着看    快捷键:上一页“←”,下一页“→”,目录页“Home”或“End”。
我也要发表评论查看全部评论 《楚风韵gl》最新评论  本页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
匿名
发表于 10-09 17:29
没事  不是弃更就好    我会一直等着你更新的
 
冷影清莫化幽冥
谢谢,不会弃的,就是慢了点(努力捋大纲中……)(发表于 10-09 21:40)
 
匿名
发表于 10-04 06:54
作者是弃更了吗?
 
冷影清莫化幽冥
不好意思,网络有点问题,文章传不上(发表于 10-07 20:51)
 
游客
发表于 09-11 00:22
希望过不了多久就能看到新的一章 加油
 
游客
发表于 09-10 19:04
一章不过瘾啊,等了那么久
 
冷影清莫化幽冥
很努力挤时间了QAQ我也觉得不过瘾23333(发表于 09-10 20:29)
 
游客
发表于 07-25 23:43
加油更
 
冷影清莫化幽冥
好的,谢谢支持(发表于 09-01 14:50)
 
游客
发表于 08-24 22:50
期待着
 
游客
发表于 08-24 22:50
哎,等待很苦啊,期待结果
 
游客
发表于 08-20 22:36
怎么还没更新
 
游客
发表于 08-13 20:39
求更新,亲啊,结果啊,要美好的
 
游客
发表于 07-28 00:48
求更新
 
评论内容:请勿发表人身攻击、广告及其它宣传类言辞,最大留言数500字,请自觉遵守相关政策法规。

验证码: 点击获取验证码 匿名发表
GL小说总榜
最新GL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