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 码: 保持登陆  作家   忘记密码  注册会员  注册作家
耽美小说->楚风韵gl章节列表 > 楚风韵gl_重生 摊牌

楚风韵gl 重生 摊牌

“彬儿,怎么样?”一听见开门声,白络霜几乎是第一时间放下了手头的报纸奔向了玄关,好在楚彬银定力好,不然这一开门就见到一个大活人神色激动的站在门口铁定是会被吓到的。

    知道白络霜问的是什么,楚彬银只是摇了摇头,轻叹了口气。好歹她和苏瑾然相处了那么久,也是有感情的好吧?没想她苏瑾然竟然说走就走,连给她道别的机会都没有。

    在某些方面上,她觉得挺对不起苏瑾然的。比如许威宁占着背后有自己爷爷撑腰老是欺负她,自己却没帮她讨回公道。而且,临走前还被淋了次开水。

    楚彬银想,如果自己当初没撒下这张网,估计许威宁也不敢造次,苏瑾然也不会被这样欺负。这让楚彬银心里很过意不去,而更让她过意不去的是她刻意和司徒千羽的相遇造成了她们俩如今的局面。

    希望她们俩是一起走的吧。摸着小舒的脑袋,楚彬银如是想。

    “彬儿,这是谁的狗狗?”白络霜似乎此时此刻才注意到楚彬银脚边毛茸茸的中型犬,顿时一个激灵。

    虽说狗狗眼睛眨巴眨巴的很可爱,但是她没接触过还是有点怕的啊,尤其是它往自己这边走的时候。

    “呵,小诺养的。”看到白络霜一动都不敢动的模样,楚彬银不禁轻笑出声:她妈咪实在是太可爱了。

    “诺诺?”白络霜曾想过这只狗狗可能是楚彬银暂时收留的,毕竟楚家没养狗,只不过她没想到这只狗狗竟然是楚诺养的。

    “嗯。”一想起楚诺,楚彬银的心莫名的有一丝丝的不安与荒凉。

    “彬儿你见到诺诺了?”白络霜有丝差异,如果没有见到人又何以会抱她的狗狗回来?那么人呢?为何没有回来?

    面对白络霜的问话,楚彬银再次摇了摇头,只是这一次多了几分无奈与惆怅。

    “小诺把它寄养在宠物医院了,我并没有见到她。”

    楚彬银叹了口气,她原本是打算带着小舒出去走走就回宠物医院的,但是临走的时候看到小舒可怜兮兮的望着她的时候,她狠不下心丢它在宠物医院是办理了一些手续把它带回了宿舍。

    原则上医院公寓里是不允许养宠物的,一是扰民二是怕脏,不然苏瑾然也不会住外面。但是,这家医院是楚家开的,白络霜又是院长,楚彬银带宠物回来门卫自然是不敢说什么。

    “妈,小舒它很乖的,能不能让它和我们一起住?”楚彬银朝白络霜俏皮得眨了眨眼,语气里满满的都是撒娇的味道,她这招真的是百试不爽。

    “小舒?”

    苏还是舒?白络霜轻挑眉心,对于楚彬银提出的请求她算是默许了,只不过楚诺给狗狗取的名字倒是很容易让人误会。毕竟先前楚诺和苏瑾然走的很近,狗狗又是她姓氏的谐音,这难免会让人想多。

    “妈~”一如自己当初听到这个名字的反应,楚彬银知道白络霜误会了什么,轻笑了声,起身是把小舒的来历说了一遍。

    “原来如此。”白络霜听完内心百感交集,尤其是在听到楚诺从山坡上滚下的那一刻,她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得知没事后又安下心来。此时此刻再看向小舒的时候,她的眼里多了分感激。

    如若不是它,估计她此生有可能就见不到她的小女儿了。所以,她不仅要收留它还要好生伺候着。

    话说回来,白络霜觉得自己女儿可以兼职当说书的了,故事说的那叫一个栩栩如生犹如身临其境,让她真的是捏了一把汗。

    回过神来,看着不知何时靠在自己肩头的楚彬银,白络霜舒了口气。自己女儿也就只有在她面前会任性撒娇了。在楚诺面前她是温婉贤淑的姐姐,而在楚业矢面前她又是知书达礼的长孙女,这么多年一定很累吧。

    毕竟有那样一个严格的爷爷,正所谓严师出高徒,两个孙女也不负楚业矢的良苦用心。一个成为了具有继承整个楚氏产业的能力的少主,而另一个成为了温文尔雅集才华与美貌一身的医生。

    只是,这两个人互相喜欢……

    一想起这个,白络霜就有点想不明白了。既然楚彬银喜欢的是楚诺,为何对于楚业矢要给她举行订婚宴的时候,她一点反应都没有?当初发誓说非楚诺不嫁的人是她,现在这反应不应该啊。

    是不知道么?

    可是很多人都知道她即将与许威宁订婚,而且身为主角的她怎么可能不知道?

    白络霜很想问她,可是话一到嘴边她又不知该如何开口。难道就这么直白得问她,为何喜欢楚诺却默许楚业矢的决定?

    这句话换谁来问都不奇怪,唯独她白络霜来问就显得相当奇怪。毕竟她是一个母亲,身为母亲自然是希望自己孩子未来能组建一个幸福美满的家庭而不是希望她和同性别的人在一起,纵使那个人也是自己的女儿。

    不过和大多数母亲比起来,白络霜是个相当开明的母亲。她希望自己女儿快乐幸福,她不喜欢强迫别人,更何况她不喜欢许威宁。

    这苏瑾然一走,再加上楚业矢的寿宴将近,许威宁出现在医院的频率更加频繁。只不过每次他一出现在楚彬银身边,白络霜都会把她叫走。

    “彬儿,过来一下。”没有任何波澜的语气可每每听到都让人背脊一凉,心下不由为楚彬银默哀几分钟。

    而每次白络霜叫走楚彬银的时候,许威宁都想打招呼来着,只是多次被白络霜以眼神秒杀又给吞了回去。

    “诶,发生什么事了?”在两个人都进了办公室后,走廊里的护士们纷纷开始探讨起来。

    楚彬银怎么说都是她们医院的精英,而且还是院长的亲生女儿,她们也还是第一次听白络霜以这种口吻叫楚彬银走,心下都以为是出了什么事,或者说和苏瑾然有关。毕竟苏瑾然的离职有点不同寻常。

    但是,她们趴在门边良久也没听到里面有啥动静,不由纳闷起来。

    别说她们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连楚彬银本人也不知道出了什么事情。

    刚开始的时候,她是以为哪里出了岔子站在一边就等白络霜发言,然而白络霜从进办公室起就坐在沙发上悠闲得喝着咖啡看着报纸,这让楚彬银坐也不是站也不是。

    这样的日子持续了好几天,几乎每次最后都是以吃饭收场,而且还是她们母女二人的用餐世界。

    “妈,到底有什么事情?”这次数一多,楚彬银是终于忍不住问了。

    “彬儿。”白络霜也终于放下了手中的咖啡杯和报纸,语气里有说不出的严肃。“妈希望你离许威宁远一点,不管你有什么计划。”

    白络霜的话让楚彬银心头一怔,眼神在撞到那双深邃的美眸时瞬间失去了神采。那句话曾经也有人和她说过呢。

    少主希望你离他远一些。

    “可是,妈,小诺不见了。”

    “先不说其他,你都要和许威宁订婚了,诺诺能不躲起来吗?”看着楚彬银一幅魂魄离体的模样,白络霜无奈的摇了摇头,自己女儿聪明是聪明,可就是聪明反被聪明误,这么简单的道理她怎么没看出来呢?还有楚诺失踪了和许威宁有什么关系?

    纵使之前楚诺让她不要一眼否定一个人,不过一想到许威宁有可能会抢了楚诺接班人的位置,白络霜对许威宁这个人根本喜欢不起来,也做不到让自己女儿嫁给一个她根本不喜欢的人。

    更何况……

    听了白络霜的一番话楚彬银是沉默了,而她后面的问话更是激起了她心中的涟漪。

    与许威宁来往的确是她的计划,但是和他订婚完全不在她的计划之内。这样的局面已经不是她所能控制的了,而唯一的解决办法就是向楚业矢摊牌。毕竟,但凡是她说的,楚业矢都会听的。

    只是,她的目的并没有达成,她不甘心。

    就这样算了吗?倘若换作以前,她是可以就此作罢。可如今不一样了,他曾经那样对待她的好友,能就这样算了吗?

    离楚业矢的寿宴越近,楚彬银的心里就越没底,而心里没底的也不止她一个,还有白络霜。

    如果楚彬银和许威宁订婚,对楚诺是最不利的,更何况楚诺还失踪了,她越想越不放心,所以她约了楚业矢谈话。

    “爸,如果你真的是为彬儿好,就应该知道彬儿她并不快乐。”如白络霜的一贯作风,开门见山。她知道纵使好话说尽,楚业矢也不会听的。

    的确,楚业矢就像没听见一般稳坐如钟。白络霜自知楚业矢不会听自己的,多说也无益,所以她选择长话短说。

    “爸,我希望你能站在彬儿的角度,为彬儿考虑考虑。”

    不知是否是白络霜的话起了作用,还是楚业矢良心发现,在寿宴的前三天,楚业矢约了楚彬银去茗悠茶馆喝茶。

    茶馆清幽,茶亦是好茶,只是心境已不同。楚彬银不知道楚业矢为何约她出来喝茶,而且还是在茗悠茶馆,这个第二次碰到她的地方。

    虽不知那时到底是谁放的火,又到底发生了些什么不可告人的事,但是楚彬银看得出来她爷爷对这里很上心。倘若不是在意,他也不必费尽心思在不属于自己的地皮上建设这么一家茶馆。

    从进门到现在,大概过了有十来分钟,除了日常的嘘寒问暖,楚业矢并无言它。这让楚彬银觉得有些奇怪。

    按道理来讲,她要订婚了,长辈应该会问些基础的问题,比如最近两个人相处得怎么样;或者快订婚了,准备得怎么样,可是楚业矢都没问,这和常理不符。

    难道楚业矢真的只是单纯的找自己喝茶吗?

    楚彬银执起茶杯抿了口茶,对于楚业矢的长时间静默,她甚至怀疑他是不是在等什么人。

    亦或是说,她要订婚了,就像众多母亲舍不得女儿出嫁那般,身为爷爷的他也舍不得才找自己喝茶?

    轻放茶杯,回归静默。事实再一次证明,和楚业矢谈判真的得有很强的心理素质,否则还没等他开口心理防线就已崩塌,就好比分针不过是走了几格却宛如一世。

    不过,对楚彬银而言,这短短几分钟不过是一瞬,而这一瞬她是把一切可能性都想过了,甚至包括她喜欢楚诺的事。然而……

    “彬儿,你告诉爷爷,你是不是真的不喜欢许威宁?”

    楚彬银实在没想到楚业矢会问她这个问题,从和许威宁来往起,她从未和楚业矢提过什么,那么楚业矢又为何会问这个问题?

    莫不是妈和爷爷说了什么?

    电光石火间楚彬银想起了什么,内心虽然震惊但她并没有表现出来,也没有说话。

    她不知道说什么,倘若换做前一周她或许会说是,那么楚业矢必定不会为难她。可是,就在前几天,她接到了来自苏瑾然的电话。

    “彬银,是我。”

    在接到苏瑾然的电话的时候,楚彬银很惊讶。她本以为苏瑾然是和司徒千羽去逍遥了,没想她是回了家,而且她的声音听起来相当疲惫还夹杂着哽咽。

    不错,苏瑾然为了和过去一刀两断毅然选择了辞职,因为一时之间没地可去她是回了家乡不过她没有回家,用仅剩的钱开了间房。她本想着重新找份新工作的,然而第二天她就接到了中心医院的电话说她妈出车祸住院了。

    那个时候,苏瑾然真的觉得世界崩塌了,而更让她崩溃的是高额的治疗费用。原本以为之前楚彬银给他们的钱还有,可谁想他们把钱都用在了投资和炒股上,一时半会儿也拿不回来。

    “瑾然,爸知道,之前你妈打你是不对。可是,现在你妈出了很严重的车祸,救救你妈吧,啊?”如今,苏瑾然几乎成了苏毅唯一的救命稻草。

    “算爸求你了,好不好?”苏毅老泪纵横,因为老实巴交的缘故,他在苏家没地没位,一直以来都是苏母护着他,所以没什么人敢欺负他。他是真的爱她,为着这份爱他几乎向自己女儿下跪。

    在苏毅下跪的瞬间,有滴泪从苏瑾然的眼眶滚落。

    “爸,你起来,我马上想办法。”怎么说里面躺着的人都是她亲生母亲,更何况她母亲从小就很护着她父女俩,她有责任与义务去筹这个费用。而对于她妈打她,她并无怨恨之意。

    谈及求助,苏瑾然能想到的不外乎司徒千羽和楚彬银。一想起司徒千羽苏瑾然就有些呼吸不过来,她和她已经很久没联系了,而且她把她的号码都给删除了,她也不想联系她。所以,她选择打电话给楚彬银。

    “彬银,能借我点钱吗?我妈她,出车祸了。”如果不是万不得已,苏瑾然是真的不好意思再麻烦楚彬银,就算楚彬银拒绝她,她也不怪她。毕竟,她没有那个责任与义务。

    不过苏瑾然实在没想到楚彬银是二话不说把钱给汇过来了,不仅安抚她而且还问她要不要帮忙。这让苏瑾然心里很感激同时心里也很过意不去,纵使楚彬银再三强调不用在意,但苏瑾然心里暗自发誓等她有钱了一定还她。

    在把费用交齐后,苏瑾然才想起一个问题:

    她妈好端端的怎么会出车祸?而苏毅的解释让苏瑾然几乎愣在了原地。

    她的车出现在县中心,车上有大量毒品……

    更多原创耽美小说尽在耽美中文网http://www.blnovel.com

    如果您喜欢本作品,请记得点下方的“投它一票”,以及多发表评论,这是对作者最好的鼓励!
看不完请按CTRL+D自动添加到收藏夹,下次接着看    快捷键:上一页“←”,下一页“→”,目录页“Home”或“End”。
我也要发表评论查看全部评论 《楚风韵gl》最新评论  本页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
匿名
发表于 10-09 17:29
没事  不是弃更就好    我会一直等着你更新的
 
冷影清莫化幽冥
谢谢,不会弃的,就是慢了点(努力捋大纲中……)(发表于 10-09 21:40)
 
匿名
发表于 10-04 06:54
作者是弃更了吗?
 
冷影清莫化幽冥
不好意思,网络有点问题,文章传不上(发表于 10-07 20:51)
 
游客
发表于 09-11 00:22
希望过不了多久就能看到新的一章 加油
 
游客
发表于 09-10 19:04
一章不过瘾啊,等了那么久
 
冷影清莫化幽冥
很努力挤时间了QAQ我也觉得不过瘾23333(发表于 09-10 20:29)
 
游客
发表于 07-25 23:43
加油更
 
冷影清莫化幽冥
好的,谢谢支持(发表于 09-01 14:50)
 
游客
发表于 08-24 22:50
期待着
 
游客
发表于 08-24 22:50
哎,等待很苦啊,期待结果
 
游客
发表于 08-20 22:36
怎么还没更新
 
游客
发表于 08-13 20:39
求更新,亲啊,结果啊,要美好的
 
游客
发表于 07-28 00:48
求更新
 
评论内容:请勿发表人身攻击、广告及其它宣传类言辞,最大留言数500字,请自觉遵守相关政策法规。

验证码: 点击获取验证码 匿名发表
GL小说总榜
最新GL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