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 码: 保持登陆  作家   忘记密码  注册会员  注册作家
耽美小说->楚风韵gl章节列表 > 楚风韵gl_诺言 赌气

楚风韵gl 诺言 赌气

    纵使楚诺没有和自己一辆车,跟在她们后面也是一样的,反正她们的目的地都是同一个地方。这是楚彬银的想法。

    一路上她一直都是不紧不慢得跟着前面那辆别克,不远也不近。这恰到好处的距离在别克突然停车的时候倒是给了她足够的反应时间不至于撞上。

    这里还属于郊区的范围,没有红绿灯,也没有多少车流量。楚彬银不明白她们为什么突然停车,是车出故障了还是其他?

    当车缓缓停下的时候,楚诺刚好从车上下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楚彬银不知道,她唯一能确定的事就是楚诺是往自己这边走的。

    即使楚诺面朝着自己,可那副墨镜就好似被沾了502一般架在鼻梁上,让人看不透心思。纵使她离自己越来越近。

    楚彬银本以为楚诺是有话和自己说,但就在楚诺上车的时候,她注意到别克打了左转向灯径直离开了自己的视线。

    “她有事情。”

    疑惑之间是她不咸不淡的回答。

    楚彬银没有说话,她本来是想替楚诺系安全带的。毕竟每次楚诺坐她的车的时候都没有系安全带的习惯,所以每一次都是她替她系上的,她几乎都形成了一种习惯。

    可是,这一次,就在她想替楚诺系安全带的时候,楚诺自己系上了。看着身边打从上车开始就在看窗外风景的人儿,楚彬银没来由得沉默。

    她,这是在和自己赌气吗?

    楚彬银多次想打破这令人沉闷的气氛,可奈何找不到合适的话题和合适的时机。直到酒店大门口她也没有找到,她不知道该如何开口,更不知道楚诺会不会搭理她。

    看着替她们开车门的迎宾人员,楚彬银有那么一刻讨厌他们,只因为他们抢先做了自己想为楚诺做的。讨厌归讨厌,楚彬银倒是没太表现出来,依然是一脸心平气和。

    将车钥匙交给车童之后,楚彬银是不慌不忙得跟上楚诺的步伐,与她肩并肩得走进酒店。楚彬银不是没想过挽着楚诺,但是她怕楚诺会拒绝也就没有那么做。

    时隔三年之久,再来这个地方真是别有一番滋味。眼前的一切几乎没有太大的变化,视线所到之处仍然是美得不切实际。

    踩在松软的地毯上总给人一种轻飘飘的感觉,而这种感觉似乎一直在脚下蔓延。

    在进门的那一刹那,楚诺有那么片刻的停留。一如当初她急匆匆得赶来在这里见到她一样,好似此时此刻那个人就在眼前,一切的一切恍如昨日般让人措手不及。

    楚诺的停顿楚彬银是有注意到,但是这停顿的时间并不长所以楚彬银没有太在意。沿着脚下铺的地毯,两个人是进了电梯。

    子莜。

    在电梯门即将关上的瞬间,楚诺唇角微动。那个时候,她是真真切切看清了方子莜的口型、真真切切得听到了她对她说的‘我喜欢你’。

    有时候楚诺会想:要是当初她听了方子莜的话不去找楚业矢理论,或许她就不至于被打伤到保护不了她,或许她也不会出事。可是,事已至此,假设得再多又有何用?到头来,她还不是失去了她?更何况,谁又知道会发生这么多来不及阻止的事情呢?

    方子莜,我终究是,错过了你。

    看着关上的电梯门,楚诺闭上了眼。

    虽然楚诺戴着墨镜让人看不清表情,但是楚彬银能感觉到她的无助。有那么一刻她很想伸手去握住她的手心,可是在楚诺情不自禁吐出那个人的名字的时候她放弃了。

    她忽然之间明白了楚诺在大门口的时候为何会有短暂的停留,应该是因为她和那个人先前来过这儿吧。

    曾几何时,楚诺以为她不会再来这个地方了,没想到今天还是来了。这里不仅有她和方子莜之间的回忆,还有她被楚业矢巴不得几杖打死的刻骨铭心的记忆。

    重新踏上那柔软得如蚕丝般的地毯,楚诺停下了脚步。所有的装潢都没有太大的变化,楼层还是当初那个楼层,似乎所有的一切都没有变,变的只不过是她的心境。

    想当初她怕楚业矢为难她、不顾一切冲上去找他理论,结果得到的却只是他的责骂和数几杖罚。

    纵使已过去多年,落在身上的每一杖、多少份量她都记得清清楚楚。楚业矢从来没有那样打过她,在楚业矢出手的那一刻,惊诧和惶恐几乎占据了她全部的大脑,让本可以全身而退的她硬是挨下了那几杖。

    待她反应过来想躲开的时候却已是力不从心,在古飞琴和古含梦赶来阻止之前,手臂硬生生的接下了那一杖。而那一杖几乎阻断了手部的血液循环,所以后来她找到方子莜、她握着她的手的时候,她的手才会那么得凉。最后还是心细的她给她的手按摩才得以促进血液循环。

    诺诺,让我照顾你好不好?

    好。

    时至今日,回想起来,楚诺忍不住扶上那只手臂。楚业矢给她的记忆太深刻,深刻到她触景伤情。

    想至此,楚诺不由勾起一丝自嘲的微笑。当初她是为了她,而现在,她却是为了她。今天的这场饭局,到底也只不过是鸿门宴罢了。楚业矢的心思她怎么会不知道?

    只要是楚家的人都知道,楚业矢向来不喜欢别人怀疑他的决定,尤其是怀疑他看人的眼光。而楚诺看人的眼光楚业矢从未怀疑过,现在楚诺的怀疑倒是让他有些在意。

    在书房的时候,他总觉得楚诺是有话想对他说但没有说出口,可是他又不知道是什么。曾经不论楚诺想什么,他一眼就能看穿,而现在他发现他越来越看不透楚诺。

    他不知道在楚诺不在楚家的这几年里、或者说在遇上那个女教师之后到底发生过什么事,竟然让她学会了隐忍与隐藏情绪。否则,若是当年的她,在受了那么大的气之后应该是不会来找他的,何况是下跪求他?

    看来,是他低估了那个女教师,她不止把楚诺照顾得很好,而且还把她教得很好。想当年他一气之下打了她之后,几乎是对她不闻不问。他想那个时候楚诺受伤一定是她在她身边照料,不然他后来又怎么会看到她完好无缺得站在自己面前?

    只不过再次站在自己眼前的孙女,眼里除了清冷与静谧别无其他。自从那个女人离开后,他甚至看不到她发自内心的微笑,纵使电梯打开后,落入眼帘的是她唇角的自嘲。

    楚业矢想了一路的问题,可是他仍然想不通楚诺为什么来求他。他总觉得事情不像是表面看上去那么简单,他不会看错人,所以,他不会看错楚诺。

    “爷爷。”当楚诺不自觉抱着左手臂的时候,楚彬银以为她不舒服本想去握她的手,然身后电梯门的声响打断了她的动作。

    楚诺的小动作没逃过楚彬银的眼睛,自然也没逃过刚踏出电梯门的楚业矢的眼睛。那是一种人本能的自我保护动作。

    闻及楚彬银的声音,楚诺是放下了右手,同时收回了那丝自我嘲讽的情绪。

    面对楚彬银的打招呼,楚业矢出乎意料得只是略微点了点头,随后将视线落在了楚诺的身上。他有好久没有听过楚诺叫他爷爷了,不过想想楚诺会叫他才怪。

    一时之间,谁也没说话。良久,楚业矢才移步正厅,这着实让他身旁的秘书松了口气。刚才那一瞬,他差点以为要发生什么事了。

    在楚业矢离开的下一刻楚诺是跟上了他的脚步,她还是记得她为什么来这里的原因的,纵使她觉得没有必要。

    在看人方面,她楚诺是能一眼分辨得出是好人还是坏人。可是此时此刻对于许威宁这个人她却有点看不透。从他们进门到落座,他几乎照顾到了他们每一个人。

    不论是给他们拉椅子还是给他们倒水,都让人无法挑剔。只是许威宁唤楚业矢的那一声‘爷爷’,倒是让楚诺有了几分反感。

    平时虽然经常性的看到许威宁,但是她对他了解的并不多,从那些照片上看来,他也许是坏人;可是,从现在来看,他也许不是。

    “威宁啊,今天吃饭是想让你和诺儿互相认识下,没有别的意思。”待一切准备就绪,楚业矢开口道。

    “重新认识下,许威宁。”在楚业矢的许可之下,许威宁起身微微一笑,一如当初他初次见到楚诺伸手要与她握手一般得伸出了手。

    “呵。”似是听到什么笑话般,楚诺冷笑了一声。“我想不必了。”

    看来,眼前这个男人并没有吸取之前的教训。那个时候她不是有意让许威宁在那么多护士面前出糗,而是她觉得他们并不认识为何要握手?而现在,他作为楚彬银的追求者,她又为何要和他握手?

    几乎是在说完的下一刻,楚诺是摘下了墨镜,嘴角微微上扬却不是对在座的任何一个人。而是——

    “服务生,麻烦一杯酸梅汁加冰,谢谢。”

    对于楚诺的反应,楚业矢倒也没说什么,楚彬银似乎是见怪不怪。只是楚诺摘下墨镜后扬起的笑脸不是对她,难免心里有些泛酸。

    酸归酸,她觉得楚诺今天的状态有些反常。在她的印象中,楚诺不像是会喝酸性饮料的人,而且她记得没错的话,楚诺向来是不喝冷饮的。

    不只如此,一顿饭下来,楚彬银注意到楚诺几乎没怎么动筷也没怎么开口,基本上全程抿着吸管在喝酸梅汁。而她的视线至始至终落在许威宁身上,不曾离开过。楚彬银甚至怀疑楚诺是不是走神了,可楚诺时不时摇晃着杯子代表她并没有走神。

    现在不只是楚业矢看不透楚诺,连楚彬银自己也觉得越来越看不透楚诺了。她根本不知道楚诺在想什么,而且她也猜不到楚诺在想什么。

    这顿饭从楚诺叫来酸梅汁之后就变得异常安静,除了楚诺未曾动筷以外,楚彬银也没怎么吃。如若这顿饭只是她和楚诺,或许她会吃得很开心。而眼下的氛围却是让人食之无味、味同嚼蜡般难以下咽。

    “彬儿,你怎么了?”楚诺没怎么吃,楚业矢可以理解。而楚彬银没怎么吃,这让楚业矢有点疑惑。这些菜都是他按照她们俩姐妹的口味特地安排人做的,可是现在两个人基本没怎么动筷是怎么回事?其中一个他看不出所以然来,而另外一个脸色有那么点不好。

    是没有胃口吗?

    “彬银应该是这几天太累了。”

    原本楚彬银想摇头表示自己没事的,没想边上的许威宁倒是抢先一步替她回答了。这让楚彬银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几乎在许威宁说完话之后,服务生就端上了一杯热茶。一时之间,楚业矢是以为是许威宁事先让人准备的,这让他怎么看怎么满意。这样的男子到底有哪里值得让人怀疑的?

    然而楚彬银并不是这么想的,担心之余她看了眼楚诺,她怕楚诺会吃醋。

    事实证明,是她想多了。

    楚诺似是没听到他们的对话、也没看到服务生端给楚彬银喝的茶水一般,依旧喝着她的酸梅汁,而她的眼神仍然是停留在许威宁的身上的。

    其实许威宁也不知道为什么在自己说完那句话的时候服务生会那么凑巧得端着茶水出现,他们中间似乎并没有人叫过茶啊。疑惑之间看了看坐在对面仍旧喝着酸梅汁看着他的楚诺,许威宁心下有些明了。

    这茶水莫非是楚诺点给楚彬银的?既然楚诺不说,那么他就领了她的好意了,说不定还能让楚业矢给自己加点印象分。

    看着茶杯中的水,楚彬银并没有发现许威宁的异常。她只发现楚诺从始至终都不曾看过自己,哪怕一眼。此刻她的心里除了失落还是失落。

    “彬儿,我让威宁先送你回去吧。”

    “不用了,爷爷,我能行。”楚业矢的话音刚落,楚彬银是立马打断了。她还不想回去,尤其还是和许威宁一起走。她只想和楚诺多待一会儿,哪怕楚诺并不在意她的存在。

    “好吧,时候也不早了,威宁,我让人送你回去。”自己孙女的脾性楚业矢还是清楚的,他也不会勉强她做她不喜欢的事。只是他有些奇怪,不放心许威宁的话是楚诺提出来的,可问题是饭桌上她一言不发又是怎么回事?

    “我去下洗手间。”当许威宁走后,楚业矢本来是打算问楚诺原因的。然,楚诺打断了他想说的话。

    嗯,酸梅汁喝的有点多了,恰巧这无聊的饭局也结束了。她知道楚业矢一定有问题问她,可她现在并不是很想回答。

    人有三急,楚诺喝了多少杯酸梅汁二人心里都清楚。只不过酸梅汁属酸性,喝多了不太好,楚彬银是看在眼里疼在心里。她不知道楚诺到底怎么了,她很担心楚诺会喝出事。

    她本该阻止的,或许从楚诺上她的车开始她就该知道楚诺在和她赌气。或许她就不应该默许今天的这顿饭。

    楚诺也不知自己怎么了,明明自己不喜欢喝酸的东西,今天却硬是喝了那么多。趴在洗手池上她也不知道自己吐了多少回,嘴里胃酸的味道不停得在刺激她的味蕾。

    她今天没吃多少东西,可愣是有种吐不完的感觉。这换作以前,就算她喝酒喝到吐也从来没有这种感觉。

    想吐却吐不出来,喉咙里就像卡住了一般,从下到上刺激着她的泪腺。现在她迫切需要一瓶水来冲去她嘴里的滋味,而恰巧手边不知何时放了一瓶矿泉水。

    “少主,可还满意之前的安排?”

    更多原创耽美小说尽在耽美中文网http://www.blnovel.com

    如果您喜欢本作品,请记得点下方的“投它一票”,以及多发表评论,这是对作者最好的鼓励!
看不完请按CTRL+D自动添加到收藏夹,下次接着看    快捷键:上一页“←”,下一页“→”,目录页“Home”或“End”。
我也要发表评论查看全部评论 《楚风韵gl》最新评论  本页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
匿名
发表于 10-09 17:29
没事  不是弃更就好    我会一直等着你更新的
 
冷影清莫化幽冥
谢谢,不会弃的,就是慢了点(努力捋大纲中……)(发表于 10-09 21:40)
 
匿名
发表于 10-04 06:54
作者是弃更了吗?
 
冷影清莫化幽冥
不好意思,网络有点问题,文章传不上(发表于 10-07 20:51)
 
游客
发表于 09-11 00:22
希望过不了多久就能看到新的一章 加油
 
游客
发表于 09-10 19:04
一章不过瘾啊,等了那么久
 
冷影清莫化幽冥
很努力挤时间了QAQ我也觉得不过瘾23333(发表于 09-10 20:29)
 
游客
发表于 07-25 23:43
加油更
 
冷影清莫化幽冥
好的,谢谢支持(发表于 09-01 14:50)
 
游客
发表于 08-24 22:50
期待着
 
游客
发表于 08-24 22:50
哎,等待很苦啊,期待结果
 
游客
发表于 08-20 22:36
怎么还没更新
 
游客
发表于 08-13 20:39
求更新,亲啊,结果啊,要美好的
 
游客
发表于 07-28 00:48
求更新
 
评论内容:请勿发表人身攻击、广告及其它宣传类言辞,最大留言数500字,请自觉遵守相关政策法规。

验证码: 点击获取验证码 匿名发表
GL小说总榜
最新GL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