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 码: 保持登陆  作家   忘记密码  注册会员  注册作家
耽美小说->楚风韵gl章节列表 > 楚风韵gl_诺言 日出

楚风韵gl 诺言 日出

    在楚诺夺门而出的那一刻,楚彬银没有片刻迟疑地追了上去。可天不知道什么时候变了脸,一场倾盆大雨就这么从天空倒下来,从头淋到脚,几乎浇灭了楚诺心头的那团无名之火,剩下的只有无边的凉意。

    可纵使雨水再怎么冰冷,都冲不淡她脸上刺辣辣的感觉。楚业矢那一巴掌很重,一如当初他用拐杖打她、丝毫没有控制力度那般。楚诺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明知道是陷阱,却还要往火坑里跳。

    捂着被打疼的脸蛋,眼泪再也忍不住得落下,在她脸上早已分不清那是雨水还是眼泪。她只想快点离开这个地方,可偏偏楚彬银在这个时候追了上来。

    看着楚诺不管不顾地冲入雨幕,楚彬银没有丝毫犹豫拿过门边的伞踩着来不及换的细高跟追上了那抹即将消失在自己视线中的身影。楚彬银知道倘若自己这个时候再不追上去,她可能再也见不到楚诺了。

    来不及去细想楚业矢和楚诺说的是什么东西,楚彬银追上人伸手便拉住了楚诺的右手腕阻止了她脚下的步伐。

    在楚彬银的手心碰到她手腕的那一刻,楚诺很明显的一僵。她的手本来就凉,被雨洗刷过后是更冰凉了。而楚彬银的手心是那么得温暖,暖得让她有些不舍得放手。

    “小诺。”楚彬银没想到楚诺淋这几分钟雨的功夫,她的手竟然可以变得如此冰冷。心下一动,绕到她的跟前拉进两人的距离,以保证她在伞下不受雨淋。

    被雨淋湿的楚诺显得很狼狈,她想开口说什么,可是看到楚彬银那么认真的眸一时之间又不知道该说什么,尤其是在楚彬银松开她的手腕伸手抚上她一直捂着左脸的手的时候。

    “还疼吗?”楚彬银的声音很轻,轻到雨声都可以盖过她的声音,然而在楚诺的耳里似乎只剩下了楚彬银的声音。

    疼吗?被至亲煽了一巴掌她怎么会不疼?!

    楚诺不知道自己是该点头还是摇头,闭上眼,有滴泪在眼角滑落,停在了楚彬银的指尖。

    眼前的这一切是那么得似曾相识,然而已是物是人非。眼前的人已不是那个人,地方也不是那个地方,天气也不再是那个天气,心情也不再是那个心情。

    楚诺伸手想拿下楚彬银停留在自己脸上的手,然而楚彬银的话让她顿了顿。

    “我相信你。”我信你不会做那种事,纵使全世界的人都不相信你,我楚彬银也会信你。“我相信东西一定不是你拿的。”

    可是,楚彬银相信她也没用。对她而言重要的东西已经不见了,又挨了自己至亲的一巴掌,这已经不是信任方面的问题了。

    “小诺,相信我,我一定会查清楚的。”看到楚诺这副模样楚彬银心里别说有多心疼,可是楚诺并不领情。

    “你走吧。”拿下楚彬银的手,楚诺几乎是头也没回得径直从楚彬银身边走过。在楚诺和楚彬银擦肩而过的时候,楚彬银本想开口说送她回去的,然而就在下一刻大门外便响起了停车的声音。楚彬银转身只见门口停了一辆别克,那是楚诺的车。

    早在她迈入雨中前,她联系了古飞琴,让她来接自己。看来手机也不是一无是处的,在这点上她或许应该感谢楚彬银。不然她也不知道在这个偏僻的地方她该如何离开,虽然有楚彬银,可是目前她不想看到楚家的任何人。哪怕是楚彬银,哪怕是白络霜……

    楚彬银站在雨中愣了很久,直到楚诺上车离开她仍然站在原处。即使手上有雨伞,然而还是无法完全阻隔这场大雨。尤其是刚才为了让楚诺少淋点雨,手中的伞几乎是倾向楚诺的,以至于她的肩部和背部湿了一片。不止如此,她的裤管也被雨水浸湿了。

    不知道时间过了多久,雨似乎小了点,楚彬银在车上换了双鞋,启动引擎开回了医院。

    当楚彬银回到公寓时,天色也不早了,白络霜也早已经处理完手中的事在公寓里等两个人回来,只不过她没想到只回来了一个楚彬银。

    白络霜本来也想好了要问的问题,比如在外面玩得如何,高不高兴。可看到楚彬银一身风尘仆仆得开门进来,她愣了一会儿。半湿的上衣加半湿的裤子和一把直滴水的雨伞无不显示外面的雨下得有多大,但白络霜注意的并不是这点,而是楚彬银进门后便关上了门,再无第二个人。

    白络霜是想问发生了什么事,怎么两个人出去只有一个人回来?可看楚彬银一脸疲倦,白络霜是把到喉间的话又咽了回去。

    “彬儿,你先去洗个热水澡吧。”虽然她很想问,但是也不差这一时半会儿的。

    “嗯。”楚彬银勉强扯出一个不太难看的微笑,她现在的确很累,的确很需要洗个热水澡。她就知道白络霜不会为难她。

    在楚彬银洗热水澡的时候,白络霜也没闲着。关掉电视,她在想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能让两个人出去只有一个人回来的原因,要么是遭遇了什么不测,要么是遇上了楚业矢。明显前一个假设是不成立的,那么……

    “彬儿,你们,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等楚彬银出来,坐到她身侧的时候白络霜问。

    “嗯。”楚彬银点了点头又继续。“今天早上我带小诺去了松鹤墓园,中午的时候爷爷给我打了个电话,让我带小诺回去一趟。”说至此楚彬银忽然笑了一下,只不过这笑中带了点苦涩。她想如果当时自己没有带她去或许结果就不会是这样子的了,或者如果当时她拦着楚业矢或许楚诺就不用挨那一巴掌了。

    可惜,没有如果。

    “你爷爷是不是对诺诺又做了什么?!”一听到楚业矢叫她们回去,白络霜心里就没有什么好的印象,不然楚彬银为什么会是这样的神情。

    “不知道爷爷丢了什么东西,一口咬定是小诺拿走的,然后两个人吵了起来,爷爷他……”说到这里楚彬银有点说不下去,当时楚业矢打楚诺的那一巴掌的声音、楚诺无助的背影仍然在脑海里不断重播。

    “你爷爷他把诺诺怎么了?”楚彬银的停顿让白络霜一时紧张起来,她想如果楚业矢再对楚诺出手,把楚诺关在楚家大宅里的话,她就算拼了这条命也要把楚诺带出来。

    “爷爷他打了小诺,一巴掌。”良久,楚彬银才吐出这么一句话。

    “那后来呢?”有没有被关?

    楚彬银摇了摇头,“我不知道她去哪里了,我只知道她和古飞琴走了。”

    得知楚诺走了,白络霜稍稍安下了心,可一想到楚业矢又动手打楚诺,这气便涌上来。想到楚彬银刚才说的,会让楚诺和楚业矢吵起来的东西莫不是楚诺的手链?

    如果是楚诺拿的那么楚诺也不必这样让步,可是东西不见了貌似也只有楚诺是最可疑的,但是她白络霜自己生的女儿自己难道会不知道自己女儿是什么性子?如果说楚诺要拿的话估计早就拿了,为何现在才发生这种事?

    这里面一定有古怪,白络霜也相信楚诺不会做出这样的事,可若不是楚诺拿的那手链会去哪儿了?白络霜不难想象楚诺听到手链不见了会是什么反应,那毕竟是楚诺最珍视的东西,所以目前找到楚诺才是最重要的事。

    “有她们的电话吗?”

    虽然楚彬银有她们几个的电话,但是她先前也不是没打过,只是没人接,白络霜打的时候也一样没人接,不论打给谁都一样。

    并不是她们挑的不是时候,而是楚诺把手机调成了静音,她不想有人打扰她,虽然她大可以把手机关机,但是她不想让她们担心,毕竟往往手机关机一般代表出事,打得通的表示暂时没事,至于接不接这又是另一回事。

    见楚诺不接电话,古飞琴也不好在楚诺没同意的情况下接电话,而且楚诺现在的状态和两年多以前那个人离开后的状态简直一模一样,若此时接电话不等于让那边的人更担心吗?

    “少主。”回到公寓,古飞琴把当初楚诺交给她保管的钥匙交还给她,这是楚诺房间的钥匙。在楚诺不在的这段时间里她也只是进去扫扫落灰,并没有动过里面的东西。而现在主人既然已经回来了,那么也该物归原主了。

    更何况楚诺此时需要洗个热水澡,虽然先前在车上的时候古含梦是给楚诺拿了干毛巾擦干了头发、古飞琴是开了暖气,但是这些都只是预防工作,最关键的还是洗热水澡换衣服。

    古飞琴怕就怕在楚诺不去,所以她对楚诺说如果她不去她就打电话通知楚彬银她们迫使楚诺妥协。

    拿过钥匙,洗完澡,楚诺便一直坐在房间里。看着周围的一切,楚诺最终还是坐不下去了。开门,没想惊动了门外的两人。

    “少主,你去哪?”怕楚诺出事,古飞琴和古含梦是一直守在客厅里头。

    “我出去走走。”楚诺顿了顿。“我想一个人静静。”在古飞琴未来得及开口前楚诺又补充了一句,她不想有人跟着她。

    知道楚诺的性格,二人也没跟上去。等楚诺出门后,两人来到窗前,掀起窗帘的一角,借着路灯看到楚诺走到公寓门口,上了一辆的士离开了。

    现在已经七点多了,这个点一般不会有车经过,那么那辆车应该是楚诺叫来的。其实楚诺大可以自己开车,只是她有点累而且车钥匙还在古飞琴那里,她知道如果她要开车古飞琴一定会拦着,那么她又何必呢?

    再说她的车上有定位系统,不管她去哪里都会被她们找到,这样她出去的意义何在?有时候手上有个手机貌似还是挺便利的,这不有车能送她去她想去的地方。

    雨,不知何时已经停了,暴风雨过后的夜晚显得格外静谧。推开窗户,阵阵凉意袭来让人不由下意识得紧了紧衣服。

    时间不知何时指向了八点半,楚彬银看了看窗外,又看了看刚挂断的电话,拿过外套和车钥匙出门。上车启动引擎,循着导航上的路线前行。路线的终点是郊区的一座山,而那座山是她通过手机GPS定位到的楚诺所在的最后的位置。

    那座山是曾经楚诺和方子莜一起看日出的地方,当楚彬银找到楚诺的时候,只见楚诺只身一人站在公路的尽头望着远方。

    当时楚诺一到地点付了钱是让司机离开了,看着手中的手机她本来是想关机的,但是后来想想她还需要叫的士来送她回去也就没关,所以楚彬银才能用定位系统找到她。

    楚诺根本没有想到这个点竟然会有人和她一样来了这里,而且还是楚彬银。看着远处的夜空,楚诺深吸了口气,这个地方只有她和方子莜来过,古飞琴和古含梦应该是不知道的,那么楚彬银怎么会知道她在这里的?难道只是凑巧?那么她来这里又是为什么?和她一样来看风景吗?

    看着楚诺单薄的身影几乎与夜色融为了一体,楚彬银的心微微泛疼。犹豫了片刻,楚彬银把车停在了楚诺的身后,下车一言不发地给楚诺披上外套。

    一个小时前她接到古飞琴的电话的时候,楚彬银心下是担心的,然而这会儿找到人她是有些生气。这人下午刚淋过雨不好好呆在室内跑出来吹什么风,而且还选择在晚上?

    楚彬银本来是想说什么的,但是看到楚诺脸上的泪痕后,胸口就像被堵住了一般说不出话来。

    小诺,你是不是又想她了?什么时候你的心里才会有我的一席之地。

    或许唯一让楚彬银欣慰的是,在她给楚诺披上外套的那一刻,楚诺顺势靠在了她的肩头。楚诺的主动让楚彬银愣了愣,看着靠在车身把脑袋放在自己肩上的楚诺,她有些不知所措。

    “曾经,我和她也在这里看日出。”不知过了多久,楚诺开口打破了这份宁静。楚彬银没有打扰她,继续听着。

    “那时天气很好,抬头就能看见满天的星斗。她怕我睡着就不能看到日出,于是就给我讲故事,结果没想她自己却睡着了。”说到这里,楚诺笑了一下。“我守着她一直到日出,那是我第一次看日出,真的很美,原本我想叫醒她,然而我没有。因为我发现,熟睡的她比日出更美。”

    回想起那时候,楚诺有些后悔,后悔没有好好珍惜,那是她们第一次看日出也是最后一次。

    “后来,她醒来还怪我没叫醒她,我只是不想她那么累……”楚诺越说到后面声音越小了下去,最后变成了均匀的呼吸声。

    远处旭日冉冉升起,看着在自己怀中熟睡的楚诺,楚彬银唇角微勾。她同意楚诺说的,日出再美,也比不过此时此刻在自己怀里熟睡被日出映衬着的她,让人忍不住想吻下去。

    想起楚诺昨晚的话,让楚彬银不由感慨,这算是角色对调了吗?她守了楚诺一整晚,楚诺倒是很不客气地把自己当枕头了。她真的觉得楚诺就像活脱脱的一条泥鳅,就连站着也能睡着,虽然是她抱着她的。

    虽然一整晚没睡,但是楚彬银觉得一切都是值得的。因为——

    楚诺至少对她敞开了心扉,至少她不再抗拒她对她的好了。

    更多原创耽美小说尽在耽美中文网http://www.blnovel.com

    如果您喜欢本作品,请记得点下方的“投它一票”,以及多发表评论,这是对作者最好的鼓励!
看不完请按CTRL+D自动添加到收藏夹,下次接着看    快捷键:上一页“←”,下一页“→”,目录页“Home”或“End”。
我也要发表评论查看全部评论 《楚风韵gl》最新评论  本页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
游客
发表于 06-15 15:19
作者大大加油
 
游客
发表于 06-15 15:19
作者大大加油
 
匿名
发表于 04-12 01:07
不怪作者  只不過希望可以盡快看到新章節~
 
游客
发表于 10-16 22:52
真心等的着急,很期待更新
 
游客
发表于 10-10 06:43
终于更新了,不过太少,不过瘾
 
匿名
发表于 10-09 17:29
没事  不是弃更就好    我会一直等着你更新的
 
冷影清莫化幽冥
谢谢,不会弃的,就是慢了点(努力捋大纲中……)(发表于 10-09 21:40)
 
匿名
发表于 10-04 06:54
作者是弃更了吗?
 
冷影清莫化幽冥
不好意思,网络有点问题,文章传不上(发表于 10-07 20:51)
 
游客
发表于 09-11 00:22
希望过不了多久就能看到新的一章 加油
 
游客
发表于 09-10 19:04
一章不过瘾啊,等了那么久
 
冷影清莫化幽冥
很努力挤时间了QAQ我也觉得不过瘾23333(发表于 09-10 20:29)
 
游客
发表于 07-25 23:43
加油更
 
冷影清莫化幽冥
好的,谢谢支持(发表于 09-01 14:50)
 
评论内容:请勿发表人身攻击、广告及其它宣传类言辞,最大留言数500字,请自觉遵守相关政策法规。

验证码: 点击获取验证码 匿名发表
GL小说总榜
最新GL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