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 码: 保持登陆  作家   忘记密码  注册会员  注册作家
耽美小说->楚风韵gl章节列表 > 楚风韵gl_诺言 谎言

楚风韵gl 诺言 谎言

    似乎只要和楚彬银待在一块儿的时间长一点,楚诺的愧疚就会多一分。三年之期未到,她不能去爱,这种感觉好像如火中烧一般的让人煎熬。她讨厌这种感觉,或许她就不应该和楚彬银呆在一起,不过她也只是想亲眼看到楚彬银能幸福的活着,交到让她放心的人手里罢了。

    即使自己会很难受,但也好过和她待在一块儿时时都要提防楚业矢,以免让历史重演。

    可楚彬银似乎并不想让她如愿以偿,比方说现在。楚诺好不容易松了口气,可下一秒手就被楚彬银握在了手心。掌心的温暖让楚诺一怔,抬眸的刹那撞上了那双温柔的美眸。

    “妈她今晚不回来了,我做晚饭给你吃,如何?”似乎方才的一切都没发生过一样,楚彬银泰然自若地拿过了桌上的车钥匙拉着楚诺出了门。在开门的时候,她注意到办公室的门并没有关紧,心下想想便知是谁的杰作。只见她唇角微勾,关门落锁牵着楚诺快步离开了医院。

    走廊上所有的人都能看出楚彬银的心情不错,快乐的人总是身轻如燕。而且楚彬银笑起来总是让人很舒服,让人忍不住想去靠近。这世上有谁不想被自己所喜欢的人注意,更何况楚彬银是她们的女神,然而此刻她正牵着楚诺,难免让人会羡慕。

    楚诺或许并不知道她此刻享受的待遇是众多人所期望的,她只期望楚业矢的人不要那么多嘴。只不过这明显不是楚诺现在要担心的,因为那两个人并不在这里。

    当时白络霜站门口知道楚彬银要离开的时候,她是给楚彬银发了条短信,说今晚她要回楚家,不回去吃饭了。离开之前她是顺便带走了那两个保镖,她怎么能让这两个人破坏楚彬银和楚诺单独相处的机会。倘若发生了什么不该发生的事情,让他们告诉楚业矢那就大事不妙了啊。

    “你们两个送我回去吧。”当时白络霜的原话。

    “可是——”保镖明显犹豫了,毕竟楚业矢的命令是跟在楚诺的身边而不是给白络霜当司机。

    “没有可是,你们上司让你们回去,这是命令。”要让这两个保镖离开,白络霜还是用了点特别的手段。这么多天下来,她都有些受不了被这两个保镖盯着的日子了。她很疑惑他楚业矢到底把自己亲孙女当成什么了,要这样被监视着生活,她必须得和楚业矢谈谈。

    虽然她不知道楚诺的手机被砸了是不是与楚业矢有关,但是一切都与楚业矢逃不了干系不是吗?

    她不止受够了楚业矢的做法,更是受够了楚业矢的想法。楚业矢想嫁孙女竟然可以不过问她,如果不是楚旭给她打电话,她还不知道楚业矢竟然要安排订婚宴了!

    她在想他楚业矢到底有没有把自己当儿媳妇过,有多少事情都把她蒙在鼓里。撤销楚诺继承人的身份是其一,撤销还不算狠的,其二是打算把楚诺从户口本上除名。如果不是他们发现并加以制止,估计楚诺是有家不能回,一夜之间会变成没有法定监护人的无辜受害者。其三就是楚业矢要嫁孙女不问她的同意,要安排订婚宴。

    或许楚业矢是真的没把她当儿媳妇过,又或许当过。这一切一切的变化似乎都是从楚旭的母亲离开后开始的,也就是楚彬银和楚诺的奶奶。在那之后,楚业矢变得越来越严肃,对楚诺也越来越严格,或许是在那之后一切都变得不一样了。

    但无论如何,她都不能让最坏的事情发生在自己两个女儿身上。她当初和楚旭结婚也纯属是看中楚旭这个人而不是楚家的产业,她曾以为他们可以过的很好,可目前来看并不是这样的。

    到底是孩子的出现发生了问题,还是继承权导致的问题,白络霜都不想去想了。她现在只有一个目的,那就是说服楚业矢。即使结果可想而知,不过事情不尝试一下又怎知会不会有转机呢?

    虽然她很想陪自己女儿来着,毕竟楚彬银下厨可不是天天能吃到的,但是她必须得去一趟楚家大宅。一路上她也不是没有考虑过各种可能性,她也想好了该怎样开口,只是她没有想到许威宁竟然也在。

    白络霜一下车是直冲客厅,只见楚业矢和许威宁坐在那里,很明显她的突然出现让两人之间的谈话戛然而止,而白络霜见到许威宁出现在楚家大宅心下一沉。

    “伯母。”一时之间气氛有些尴尬,许威宁是想缓和一下这诡异的气氛,然而并没有起什么作用,反倒让气氛更显得诡异了。

    “我不是你伯母。”白络霜是连看都没看许威宁一眼,绕过沙发坐到楚业矢的斜对面。即使许威宁是很懂礼数起来问好了。礼数什么的在白络霜眼里并不重要,对她而言,能让她放心的才是最重要的。从了解的程度来说,她并不了解许威宁,哪怕一点点。对于自己并不了解的人在自己身边晃悠那是何等可怕?

    一时之间客厅里莫名的安静,白络霜坐在沙发上给自己沏了杯水。许威宁就坐在她的对面,她本来是想和楚业矢单独聊聊的,可楚业矢并没有开口让许威宁回避的意思,这让白络霜不得不换下方案。

    “爸,我敬你是他的父亲,我也并不想和你吵,只是你能给我个理由吗?不询问我的同意,让彬儿和他订婚?!”既然楚业矢不介意这里有外人,那她也没什么好顾忌的了。只是楚业矢的回答让她有点噎了。

    “我有必要问你吗?”

    有必要吗?当然有必要,只是问不问结果都一样,所以楚业矢不想问。

    “无论如何,我不同意。”白络霜放下了手中的玻璃杯,玻璃杯与茶几亲密接触发出空旷的声音不由让人一怔。

    楚业矢只是哼了一声没有理会白络霜用玻璃杯发出的震慑,估计楚家上上下下也就白络霜不怕楚业矢了。每次只要事情是楚业矢引发的,白络霜第一个就会去找楚业矢理论,她倒不怕楚业矢生气,因为楚业矢生气顶多只是拉下脸皮离开而已。只要她一天是楚家的儿媳妇,那么楚业矢也就不能对她怎么样。

    “估计你的那些子女也应该不会同意。”倘若楚彬银真的和许威宁订婚,那么楚家的权必定是落入了外人的手里,而楚家的祖训是继承人必须得是楚家的子孙。那么此次楚业矢的决定想必到时候会引来许多人的反对,剩下的也只是时间问题罢了。

    “伯母……”许威宁是想说什么,然而被白络霜瞄了一眼后是乖乖闭上了嘴巴。

    “算了,现在我希望你能把诺诺的手链还给她,以及撤走那两个碍眼的保镖。诺诺是你的亲孙女,那个孩子已经死了,她不需要被监视。更何况,她继承人的权利已经被你回收。”不知道是不是白络霜的错觉,她似乎看到了许威宁眼中一闪而过狡黠的光。可再看他时,好似一切都没发生过一样。

    难道,真的是她的错觉?

    白络霜这边的谈话不太尽如人意,而且气氛很僵硬,与楚彬银和楚诺那边比起来,真的是两个极端。

    楚彬银是一路牵着楚诺的手直到公寓,她让楚诺先去洗澡,而她自己则是换了身居家服去做菜。鉴于两个人的晚餐不用太丰盛,不然会吃不完的原理,楚彬银是做了三菜一汤,有鱼、有肉、有菜,营养搭配得还算均衡。

    当她做完脱下围裙的时候,楚诺也刚好洗完澡、洗完头出来。闻着饭菜的香味,楚诺一时间愣在了原地。直到楚彬银叫她,她才回过神来。坐到饭桌前,看着一桌子的菜,楚诺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或者该做什么。

    并不是因为和楚彬银单独相处的缘故,或许是因为她们很少在家里吃饭的原因,眼前的一切让楚诺想起了曾经和方子莜呆在一起的日子。

    只可惜已是物是人非。

    “来。”楚彬银坐在楚诺的对面,见楚诺在发愣,只好自己夹起一块鱼肉,用汤勺垫在下面,递到楚诺的面前。说实话,她不太擅长喂食,只不过对象是楚诺,她乐意这么做。

    看着眼前的鱼肉,楚诺本来是想拒绝的,可看到楚彬银满怀期待的目光,她是张嘴含掉了鱼肉。吃鱼其实是最麻烦的,因为它带刺,不过楚诺吃的鱼非但没带刺而且还很软很嫩,入口即化。

    楚彬银不只是医术精湛而且烹饪也不错,她把她的医学是用在了烹饪前的准备上。比如去鱼骨与鱼刺,或者鸡肉上的骨头。所以让楚彬银做饭不只是好吃,而且吃起来还很方便。

    “好吃吗?”楚彬银给楚诺舀了碗汤,眉眼一弯问。

    “嗯。”楚诺接过汤小喝了一口,点了点头。一顿饭下来基本上都是楚诺吃的,楚彬银吃的并不多,似乎所有的美女都是以保持身材为借口吃很少的东西,其中也包括楚彬银。

    吃完晚饭,楚诺是主动收拾碗筷。等收拾完一切她仍是打算和往常一样回房间睡觉的,虽然目前的时间是有点早了,但是比起和楚彬银待在一块儿,楚诺更喜欢一个人待着发呆。

    然而楚彬银并没有给她这个机会,她在门口堵住了楚诺的去路,几乎是把楚诺压在了门边。虽然脱了鞋略矮了楚诺几分,但是这并不影响她的优势,毕竟楚诺被迫斜靠在门边,并没有站直,所以还是她有优势。

    “去哪儿?”楚彬银是很喜欢这个姿势,她喜欢把一切都掌控于自己手中,她更喜欢楚诺现在想逃却逃不了、面红耳赤的表情。

    “睡觉……”天,楚诺都不知道楚彬银什么时候换了身衣服,而且料还很少。只要她稍稍一低头,几乎能看到半露在外面的酥胸以及很难让人忽视的事业线。通过楚彬银身上飘来的沐浴露的清香,楚诺可以肯定楚彬银刚洗完澡。

    楚诺是极力想忽视体内加速流动的血液,现在的形势真的是比白天更糟糕了。而且更要命的是,楚彬银是贴着她的耳边在说话,那声音真的是酥到骨子里去了。

    “现在睡觉,时间会不会太早了点?”看到楚诺的反应,楚彬银眸中的笑意更深了。楚诺越是躲避她的目光,楚彬银越是让她无法转移。

    苏瑾然出的这招,目前来看似乎有那么点可行性。楚诺根本不知道造就她现在被楚彬银‘摁’在墙上完全是苏瑾然在短信里给楚彬银出的主意,而她也没功夫去思考这个问题。

    楚彬银是想让楚诺和她对视,然而楚诺并不想,只可惜视线范围实在有限,楚彬银这样看着她,她都不知道该往哪看好。

    虽然同是女人,你有的我也有,但是楚诺就是不知道为什么不敢看她,她都快怀疑楚彬银是不是故意这么穿的。尤其是当楚彬银贴近她的时候,楚诺感觉自己都快无法呼吸了,残存的空隙间还都是楚彬银的气息。

    楚诺是想努力去平复一下紊乱的呼吸,可楚彬银并没有给她机会,伸手抚上她的脸庞迫使楚诺不得不看着她。

    天啊,如果她再不出去呼吸一下新鲜空气,她都觉得自己快要窒息了。好比现在,也不是她有意想压低视线,她本来也只是想看自己的脚趾尖来着,没想又看到不该看的,她是立马转移视线了。

    然而也不知怎的,血液在那一刻似乎都涌上了大脑。也不知是不是楚诺的错觉,她觉得鼻子有些发痒,伸手是想去摸鼻子来着,没想被楚彬银拉住了。她只觉得有什么液体在流,潜意识里是知道是什么,毕竟她没有感冒。本来现在的处境就让她有点尴尬了,而楚彬银问的问题更让她觉得尴尬了。

    “你怎么流鼻血了?”

    天,如果她知道原因她还会流鼻血吗?更何况……

    其实答案大家都是心知肚明,楚彬银是明知故问。见楚诺不回答她也不为难她了,拉着楚诺在沙发上坐下,拿来医药箱替楚诺处理鼻血,而楚诺是尽可能的避开楚彬银的视线。

    “别仰头,不然血液会流入咽喉,止不了血的。”见楚诺想仰头,楚彬银提醒。人们都习惯了一流鼻血就仰头的姿势,殊不知是错误的方式,表面上看鼻血是止住了,实则是血液因为姿势流入了咽喉部。若大量出血,可能会造成呼吸道堵塞而造成危险。

    流鼻血时其实只要保持正常直立或者微向前倾的姿势,让流出的鼻血正常排出就好了。不然,容易干扰呼吸气流的正常运行。

    “哦。”听楚彬银这么说,楚诺是把头恢复了原位,只不过她仍然没去看楚彬银。倘若楚彬银再靠近,估计她要失血过多晕厥了。

    楚彬银整理好医药箱看了看楚诺,在心里叹了口气。暗想苏瑾然出的都是些什么馊主意,她可没想让楚诺流鼻血。回房间是披了件外套,再坐下时楚彬银发现楚诺似乎都没怎么看自己了。这可不是她要的结果,为了防止楚诺再出现流鼻血的症状,楚彬银是没再靠近了。

    “你是不是喜欢我?”既然楚诺不说,那她只好自己问了。

    楚诺是没想到楚彬银会问这个问题,她愣了一会儿,抬头看着楚彬银,唇角微勾,几乎是用没有任何波澜的语调回答这个问题。

    “我当然喜欢姐了。”楚诺的回答是模棱两可,然楚彬银明显猜到了楚诺的意图。

    “我不是说那种喜欢。”

    “没……”

    更多原创耽美小说尽在耽美中文网http://www.blnovel.com

    如果您喜欢本作品,请记得点下方的“投它一票”,以及多发表评论,这是对作者最好的鼓励!
看不完请按CTRL+D自动添加到收藏夹,下次接着看    快捷键:上一页“←”,下一页“→”,目录页“Home”或“End”。
我也要发表评论查看全部评论 《楚风韵gl》最新评论  本页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
匿名
发表于 10-09 17:29
没事  不是弃更就好    我会一直等着你更新的
 
冷影清莫化幽冥
谢谢,不会弃的,就是慢了点(努力捋大纲中……)(发表于 10-09 21:40)
 
匿名
发表于 10-04 06:54
作者是弃更了吗?
 
冷影清莫化幽冥
不好意思,网络有点问题,文章传不上(发表于 10-07 20:51)
 
游客
发表于 09-11 00:22
希望过不了多久就能看到新的一章 加油
 
游客
发表于 09-10 19:04
一章不过瘾啊,等了那么久
 
冷影清莫化幽冥
很努力挤时间了QAQ我也觉得不过瘾23333(发表于 09-10 20:29)
 
游客
发表于 07-25 23:43
加油更
 
冷影清莫化幽冥
好的,谢谢支持(发表于 09-01 14:50)
 
游客
发表于 08-24 22:50
期待着
 
游客
发表于 08-24 22:50
哎,等待很苦啊,期待结果
 
游客
发表于 08-20 22:36
怎么还没更新
 
游客
发表于 08-13 20:39
求更新,亲啊,结果啊,要美好的
 
游客
发表于 07-28 00:48
求更新
 
评论内容:请勿发表人身攻击、广告及其它宣传类言辞,最大留言数500字,请自觉遵守相关政策法规。

验证码: 点击获取验证码 匿名发表
GL小说总榜
最新GL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