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 码: 保持登陆  作家   忘记密码  注册会员  注册作家
耽美小说->楚风韵gl章节列表 > 楚风韵gl_诺言 误会

楚风韵gl 诺言 误会

    帮她?如何帮她?

    楚彬银的话让楚诺一怔,她抬头看着她,这一回,她从楚彬银的眼中看到了宠溺与温柔,就好像曾经方子莜对她,可是似乎又不一样。

    “呵。”见楚诺一脸茫然地看着她,楚彬银轻笑了一声,虽然她自己也没有什么把握,但是她有那个信心。“不早了,早点去床上休息,地上凉。”

    最终楚彬银还是没有说如何帮她,一方面是没什么把握,而另一方面是她想给楚诺一个惊喜。

    地上凉吗?她的房间明明有铺地毯,而且还很软,软得就像棉花糖一样。看了看楚彬银朝她伸出的手,又看了看床。仍旧是那张大床,只不过换了风格。

    虽然她比较喜欢这样靠着墙坐着,但是坐久了似乎是有点冷了。想了想还是把手交到楚彬银手中,在楚彬银握住她的手的那一刻,楚诺明显感觉到手心有一股暖流从掌心一直流到心口。她有些发愣得看着楚彬银,只见楚彬银只是微微一笑,随后拉她起来了。

    许是坐久了的缘故,腿有些发麻,站起来的那一瞬间楚诺是差点撞上楚彬银,庆幸的是她稳住了。在楚彬银扶她上床的路上,楚诺有偷偷观察楚彬银的表情,可都到床上了她还是什么都没看出来。

    “早点睡。”待楚诺躺好后,楚彬银给她盖好被子,似是不放心得又替她腋了腋被子。

    “嗯,你也早点睡。”兴许是因为哭累的缘故又兴许是因为被子里有太阳的味道的缘故,或者是因为身边有楚彬银的缘故,楚诺很快就睡着了。

    呵,傻瓜,你若没睡着,我怎么早点睡?

    看着楚诺的睡颜,楚彬银抿唇笑了一下,坐在床边,伸手用指腹在那恬静的脸庞上轻轻滑过。倘若楚诺此时是醒着的话,她绝对看得到那一双明亮而深情的美眸。

    睡梦中的楚诺绝对不知道,楚彬银不仅是趁她睡着了摸她脸,还吻了她的脸颊和额头,就差没吻嘴唇了。

    楚彬银其实也是想的,可是想到刚才楚诺说过的话,她没有吻下去。再三确定被子盖严实后,楚彬银是关了灯,轻声出去关好了房门。站在门口良久,楚彬银才离开。

    小诺,你可知道,我喜欢你……

    如果她还在,我们是不是就不会遇见?我是不是该庆幸她不在了?虽然,这个想法好像有点不道德。

    一夜下来,楚诺是睡得很好,她觉得反正醒来也出不去那就多睡一会儿。选择性地忽略门外来送饭的人,她不饿,而且她的潜意识告诉她,某人会来看她给她带吃的的。既然自己什么也做不了,那先让自己好好休息一会儿又有什么不好的?

    楚诺在自己房间是睡得很舒服,而楚彬银在医院是一个头两个大。即使白络霜把大多工作分担了一些,然而医院的工作哪里做的完?先不说工作了,出门就碰到许威宁捧着一大束玫瑰花出现在自己眼前,再好的性子也被他磨光了。然而在那么多人面前她又不好发作,更何况她还要制造一种他们在交往的假象。

    说实在的话,她挺佩服许威宁的。这都已经好几个月了,要换作是别人估计早就放弃了。可是他没有,这让她越来越怀疑许威宁接近自己是别有目的的。或许他是做给别人看,以一副好好先生的模样进楚家,实际上是窥探楚家的家产吧。

    明里楚业矢曾经是和许威宁见过面的,他知道许威宁的父母离异,他的工作是自由职业。至于楚业矢看中他的原因自然是他觉得许威宁这个人不错,很安分,对自己孙女又执着,且看自己孙女也没有拒绝的意思,只要自己儿子点头答应,那么这事也就成了。

    “彬银,送你的。”自从在这间医院看过病后,许威宁觉得自己是彻彻底底地爱上了眼前这名女子。善解人意、温柔体贴、温婉贤淑,完完全全符合自己的标准,而且家世还不错,自己如果能娶到真是修了八辈子的福。

    “谢谢。”楚彬银微微一笑,单手接过玫瑰花却是送给了前台的护士。许威宁见她接了自己的花别提多开心,就算是送给前台的护士,他也不在意,至少比以前不接没说过话得好。

    “彬银,你去哪?”中午饭点的时候,楚彬银是换好了衣服打算离开的。没想许威宁阴魂不散地跟着自己,让她不由叹了口气。

    “我中午和老朋友有个约会。”转过身,楚彬银是有些俏皮地眨了眨眼,在这方面她撒了个谎,反正对象是许威宁她并不在意。想让男人顺服,只要撒撒娇什么的就好了。这一招楚彬银对很多人用过真的是百试不爽。

    “那,我送你?”许威宁也没有怀疑,是人都需要私人空间。

    “不用了。”楚彬银微微一笑,转身的瞬间,只一瞬间又恢复了原来的表情。把外套放在副驾驶座上,发动引擎。

    她这个赌局是有点大了,她可以保证自己不会爱上他,可是她保证不了许威宁会不会对她做什么。这一点她不得不承认她是有点把自己搭进去了。

    说是看老朋友吧,楚彬银其实是去了松鹤墓园。鉴于楚诺昨晚对她说的话,她是想来看看楚诺口中那个人。

    停好车后,楚彬银是凭着记忆去找那个地方。在路上的时候,她是不小心撞到了迎面而来的一名穿着一身黑、戴着墨镜的女子,而且一同撞落了女子手上拿着的文件。

    “抱歉。”相撞的时候两个人几乎是同时开口,彼此愣了一会儿,在女子想伸手去捡文件的时候,楚彬银是帮她捡起来了。那名女子接过文件也只是点点头,然后就走了。只剩楚彬银看着那抹离去的背影良久。

    刚才她捡文件的时候上面似乎是写着一个人的名字,而且那名字有点熟悉,似乎在哪见过。想了想,还是想不出来在哪见过,只好先放下,按着记忆中的路线来到了那个人的墓前。

    在拐弯口的时候她有看到那座墓碑前站着一个人,走近了才看清人。

    “大小姐。”看到楚彬银,古飞琴很惊讶,按理来说她觉得楚彬银应该不会来这里,而且还是一个人来的。

    “嗯。”楚彬银点了点头,看了看墓碑上刻的字,随后又想起刚才在半路上看到的那个文件上的名字。原来是她,若她死了,那刚才那个女人是谁?

    “刚才那个女人是?”既然文件上写着她的名字,那么那个女子应该是来过这的。

    “律师,她曾经的律师。”古飞琴明显知道楚彬银想问的是谁,她刚才和那个律师是碰过面了,只不过她没看到那文件是什么而已。她会来这儿也是因为楚诺的嘱托,每天她都会带上楚诺亲手种的雏菊来。

    “哦。”那这样便可以理解了。

    “你能和我说一下她们俩的故事吗?”楚彬银凝视着墓碑良久,低声问道。古飞琴是根本没想到楚彬银会问这个问题,她会来这儿就已经让她感觉很奇怪了,而现在又要问楚诺和方子莜在一起的曾经……

    若只是出于亲人的角度不至于会问那么细,除非喜欢……

    犹豫了片刻,古飞琴还是说出来了。楚彬银既然开口问她,那说明她应该是知道点什么了,而且应该也是做好了心理准备。

    “三年前,少主和方小姐是在一间酒吧认识的,同样也是因为救人。”说来也奇怪,楚诺遇见方子莜是救人,遇见楚彬银也是救人,而且还是同一家店面。

    “方小姐是一个好老师,她对少主很好,我感觉得到少主和方小姐在一起的时光,少主很开心、很放松。”然而美好的时光总是那么短暂,楚彬银并没有打扰她,示意她继续说下去。

    “虽然她们两人相处的时间很短暂,但是少主很快乐。”想起曾经的日子,古飞琴不由心痛起来。

    “那,她是怎么死的?”如此年轻,竟然就这么离开了人世。

    “车祸。”淡淡地吐出这两个字,时间已经过了两年多,提起来仍然是道填不上的伤。

    车祸?遥远又近在咫尺的名词,她是医生,在医院已看惯了生离死别,当然也有车祸离去的。

    “方小姐出事的那天,少主一直处在昏迷状态。少主整整昏迷了三个月,她没有见到方小姐的最后一眼,也未能参加她的葬礼。”无论换作是谁,都忍受不了这种打击。

    来不及……

    楚彬银忽然想起楚诺昨晚说过的话,现在她是能体会到楚诺那时候的心情了。

    她不难想象到,一睁眼就听到自己喜欢的人离开世界的消息,那是怎样的心痛与无力。

    “她的生忌快到了,少主每年都会来陪她过,也不知道今年少主还能不能来。”想起楚诺心甘情愿被关在楚家大宅,古飞琴不由得叹气。她不知道楚诺为什么心甘情愿,明明可以走的。而身边这个女子,她又为什么会来?

    方子莜,你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女人,这么久过去了,竟能让小诺如此对你念念不忘。

    少主她一直放不下这段感情,可是方小姐已经离开那么久了,我真的希望少主能看开一点,人死不能复生。

    是啊,人死不能复生。

    可一段好不容易培养起来的感情岂是你说放下就能放得下的?

    楚诺在床上辗转反侧许久,总觉得时间过得好慢。开门是去问了时间,这都已经过了饭点了,她还会来吗?为什么自己会觉得她会来?她怎么会来呢?

    看着左手腕上的手链印子,楚诺还是觉得不甘心,她很不甘心。楚业矢凭什么拿她的东西来威胁她、来软禁她,她是可以走,只不过在这之前她一定得拿走属于她的东西。

    如果自己来强的,楚业矢一定不会还给她,可现在自己来软的,还不是一样没还给她?说什么只要自己好好呆在家里,他就会还给她,天知道那得到什么时候!说偷吧,单单说楚家的防卫系统就很难逃得过,更何况如果被发现那是要被打死的。

    楚诺有时候真的会恨自己,为什么生在楚家,连谈个恋爱都会被威胁。她有时候真的也好想死,可是倘若没查到方子莜的死因她死不瞑目。

    楚诺一连好多餐没吃楚业矢又不是不知道,他也来过,只不过他每次来,楚诺都会绷着一张脸。她不待见楚业矢,除非楚业矢来是把她的手链还给她。

    “你以为这样做,我就会把东西还给你?”人没有等到,却等来了楚业矢。

    “怎么会?”楚诺笑,相比这一点她比较好奇楚业矢怎么会有她房间的钥匙。正想着,便见楚业矢身后又进来一人,笑容瞬间僵在脸上。

    看着来人,楚诺又重新扬起一抹自嘲的微笑。也对,楚彬银有钥匙,她没有想到楚彬银会给楚业矢开门。这不免让她觉得楚彬银昨晚来看她是有目的的,眼前的场景让她只觉得楚彬银和楚业矢是一伙的。

    楚彬银是有去找楚业矢,她一方面是想从楚业矢口中知道点什么,但是楚业矢什么也没和她说。另一方面她是想说服楚业矢,她也没想到楚业矢会叫她去开门的。

    而且开门就是说那句话,让她疑惑楚业矢到底是拿了她什么东西。不过她现在明白了楚诺昨晚说的那句话,那么她爷爷应该是说了什么,才会让楚诺如此。

    想起方才进来的时候,楚诺只是看了她一眼便把视线转移开了,并且再也没再看她,这让她觉得楚诺是不是误会她什么了。

    “我从来没有想过我这样做能得到什么,我也知道我的做法很幼稚,但是在您面前我又能做什么呢?”楚诺不由冷笑,或许她就不应该为了拿回手链而留下来。“相反,您倒是给了我一个很好的机会。”

    “哦?什么机会?”楚业矢以为楚诺想通了,然而并不是。

    “去陪她的机会。”说这几个字的时候,楚诺是真心的笑了。她曾经寻死不得,而现在没人拦着她了。估计楚业矢也巴不得她死,这样他就不会因为见着自己心烦了吧。

    “您当初不是巴不得把我打死吗?这样不就顺了您的心意了吗?”或许连楚诺自己都不知道,她说这句话的时候自己的心在痛,有泪在眼眶里打转。

    “诺儿你——”楚业矢真的是被气的不行,他今天也只是想和楚诺好好谈谈,可他没想到自己孙女如此偏执。

    “冥顽不灵。”最后楚业矢是丢下这四个字头也不回的走了。

    “小诺……”楚彬银走到桌前放下手中的食品,那是刚才在回来的路上她特意买给楚诺的。刚才楚诺说的话她也听到了,她是没有想到自己爷爷曾经打过楚诺。转身本想开口说点什么,可是被楚诺硬生生地打断了。

    “你也走。”楚诺深吸了口气,她真的怕自己控制不住在她面前再落泪。

    “小诺,我……”楚彬银想上前解释,她知道楚诺一定是误会她了,可是楚诺根本不给她机会。

    “你走!”见她不走,楚诺是用上了吼。楚彬银越是这样她越觉得她在可怜她,可是,她并不需要。然而,她也不知道楚彬银喜欢她。

    “那,你记得吃东西。”知道自己再说什么也无济于事,而且楚诺根本不会听,无奈只能离开。

    在门关上的那一刻,楚诺再也支撑不住自己的身体,无力得滑坐在了地上。突然的安静与冷静莫名得袭来了一股冷意,她把自己抱成了一团,任凭眼泪从眼眶滑落。

    子莜,没有你在的世界,真的好冷,你知不知道我好想你……

    诺诺好想你……

    更多原创耽美小说尽在耽美中文网http://www.blnovel.com

    如果您喜欢本作品,请记得点下方的“投它一票”,以及多发表评论,这是对作者最好的鼓励!
看不完请按CTRL+D自动添加到收藏夹,下次接着看    快捷键:上一页“←”,下一页“→”,目录页“Home”或“End”。
我也要发表评论查看全部评论 《楚风韵gl》最新评论  本页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
匿名
发表于 10-09 17:29
没事  不是弃更就好    我会一直等着你更新的
 
冷影清莫化幽冥
谢谢,不会弃的,就是慢了点(努力捋大纲中……)(发表于 10-09 21:40)
 
匿名
发表于 10-04 06:54
作者是弃更了吗?
 
冷影清莫化幽冥
不好意思,网络有点问题,文章传不上(发表于 10-07 20:51)
 
游客
发表于 09-11 00:22
希望过不了多久就能看到新的一章 加油
 
游客
发表于 09-10 19:04
一章不过瘾啊,等了那么久
 
冷影清莫化幽冥
很努力挤时间了QAQ我也觉得不过瘾23333(发表于 09-10 20:29)
 
游客
发表于 07-25 23:43
加油更
 
冷影清莫化幽冥
好的,谢谢支持(发表于 09-01 14:50)
 
游客
发表于 08-24 22:50
期待着
 
游客
发表于 08-24 22:50
哎,等待很苦啊,期待结果
 
游客
发表于 08-20 22:36
怎么还没更新
 
游客
发表于 08-13 20:39
求更新,亲啊,结果啊,要美好的
 
游客
发表于 07-28 00:48
求更新
 
评论内容:请勿发表人身攻击、广告及其它宣传类言辞,最大留言数500字,请自觉遵守相关政策法规。

验证码: 点击获取验证码 匿名发表
GL小说总榜
最新GL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