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 码: 保持登陆  作家   忘记密码  注册会员  注册作家
耽美小说->楚风韵gl章节列表 > 楚风韵gl_诺言 被动

楚风韵gl 诺言 被动

    “还给我。”楚诺不着痕迹地敛起了目光,曾经他不同意她们在一起也就算了,现在他还要剥夺她对她唯一的念想。

    “你是要它,还是要走?”楚业矢收回了手链,他在车上有注意到楚诺是一直握着左手腕的,后来他才发现有一条手链。单看楚诺珍视它的程度,他猜测这条手链应该是曾经那个人送的。本来他没什么把握的,而现在,他几乎可以肯定了。

    “卑鄙。”楚诺咬了咬牙,她的确可以趁这个时候走掉,可是,没有了那条手链她离开这里还有什么意义。

    “呵呵,诺儿,只要你好好呆在家里,听爷爷的话,爷爷自然会把东西还给你。”楚业矢其实也没别的意思,他也只是希望楚诺能回家。两年多的时间他在方子莜的墓前自言自语的时间也够多了,他没想到真的会有‘在天有灵’这说法。看来要让楚诺回家,还是要靠她啊……

    “我不明白您当初已经开口说过走出那扇门我就不再是楚家的人,而今天却要带我回家?!”楚诺不明白,当初楚业矢出现在方子莜的墓前的时候她就不明白。

    “原因的话爷爷当时已经说过了,要不是你妈和你爸,估计你今天也无法站在这里。说实话,爷爷为了当年那件事也很后悔,所以爷爷给你时间重新想过。”可是这两年多的时间并没有看到什么,所以……

    “呵,虚伪。”前半句话楚诺听着还是有点愧疚的,可后半句她听着就觉得很虚伪。

    “不管你怎么想,要走还是要它,自己好好想想吧。”楚业矢没再搭理楚诺,转过身进去了。

    “还给我,把它还给我……”见楚业矢要走,楚诺连忙是追上去,可楚业矢似是没看见一样的。

    “你自己好好反省反省。”

    反省,反省什么?爱上一个女人到底哪里有错了?爱情,难道不是灵魂间的相互吸引吗?她爱上和自己同一性别的人到底有什么错?!

    为什么,为什么在她离开我之后,还要剥夺我对她的唯一念想?为什么要拿走她留给我的唯一一件东西?

    子莜,对不起,我没能保护好你,也没能保护好你送我的礼物,对不起……

    当白络霜和古飞琴赶到的时候,见到的便是楚诺跪在客厅里头,双眼无神地望着前方。她的嘴巴一直在动,可是白络霜和古飞琴却听不出她在说什么。

    “诺诺,你怎么跪在这里?你爷爷又打你了吗?”白络霜想拉楚诺起来,可是她发现她拉不动楚诺。倒是楚诺听到白络霜的话有了那么一点反应,慢慢转过头来,那双无神的眼才有了那么一丝丝光彩。

    “我没有保护好你,也没能守住你送我的东西。”

    楚诺的话让二人一愣,白络霜原本是以为楚诺是在和她说话,可仔细一听又不是,而且楚诺一直在重复这句话。

    你送我的东西?

    似是想起了什么,白络霜撩起楚诺的袖子,只见白皙的手腕上只有戴过手链的痕迹,她瞬间明白了。也没多想其他,起身丢下一句话便急急忙忙地上楼去了。

    “飞琴,你照顾好她,我去找他。”

    楚诺曾经说过的话,白络霜又怎么会不记得?那条手链是方子莜送她的生日礼物,本来意义就非比寻常,而现在方子莜不在了,那条手链对她的重要性更是不用说。

    白络霜是去找楚业矢理论,她没有想到楚业矢会拿走那个人送给楚诺的手链。

    “爸,你什么意思?”书房里,白络霜进门也不兜圈子开口便问。

    “我已经给过她选择权,而且我已经给了她两年多的时间,是,诺儿还年轻,我老了,我是希望自己孙女能像过正常人的生活。”楚业矢放下手中的书本,起身背过身走到窗前停下了。

    “难道这样就不正常了?而且那个孩子已经死了,您还要拿走她送给她的唯一一件礼物,爸,您不觉得这样对诺儿来说很残忍吗?!”爱上一个性别相同的人这就不正常了吗?什么时候爱情的界限被划的这么清楚了?

    “爸,您已经害死过一个了,难道还要害另一个吗?诺诺可是您的亲孙女!”见楚业矢不说话,白络霜更是生气。

    “我说过了,她的死与我无关。正是因为诺儿是我的亲孙女,我才会这么做。如果诺儿不是我楚家的人,那么我也没必要这么做!”楚业矢哼了一声,他就是不允许楚家出现任何有伤风化的行为。

    “东西我是不会还的,如果没有它,估计诺儿根本不会回来认错!”末了,楚业矢还特别强调。

    “您——”白络霜是被气的直跺脚,楚业矢的固执她也不是头一次见了,可愣是她把天说穿了,楚业矢也是听不进她的话的。

    客厅里,楚诺仍然跪在那里,她维持这个姿势差不多已经两个多小时了。当白络霜去找楚业矢理论的时候,楚彬银刚到没多久。她进来的时候没有见到白络霜,只看到跪在客厅的地板上的楚诺和陪在她身边的古飞琴。

    依目前的情况来看,她猜测白络霜应该是去找自己爷爷了,而楚诺之所以跪在那里,应该也是因为自己爷爷吧。那么——

    爷爷是为难她了吗?

    天气虽然不冷,但是客厅里毕竟没铺地毯,再说楚诺膝盖下也没垫子垫着,应该会很凉吧?

    “小诺。”

    楚彬银是一步一步、放轻了声音走到楚诺身边蹲下。她摸了摸楚诺垂在身旁的手,叹了口气,把原先挂在臂弯的外套很小心地给她披上。

    她的手好凉,就好像冬天的温度。

    楚诺是没有听到楚彬银在叫她,因为楚彬银的声音很轻、很柔。直到楚彬银把手搭在她的手心、把外套给她披上的时候,有一股清新的香水味飘来,她有那么片刻愣住了。

    这香味不浓,很淡,闻着却让人舒心。而且,还很熟悉。

    是她。

    楚诺不用转头也知道是谁,毕竟上次零距离接触过,她又怎么会忘记。

    “小诺,地上凉,我们起来好不好?”楚彬银的声音仍然很轻柔,她不想知道楚诺为什么会跪在这里,她只知道她的心在疼。

    楚诺没有说话,既没有答应也没有拒绝,而且楚彬银去扶她的时候,她也很配合得站起来了。可毕竟腿跪久了膝盖会麻、会酸,而楚诺又是跪了两个多小时,一时间站不稳,整个人的重心都是往右倾的,恰巧楚彬银站的又是她的右手边……

    楚诺没站稳,楚彬银是本能的伸手去接住她,然而冲击力再加上体重,两个人是齐齐倒向了沙发,别说当事人愣住了,连站在一旁的古飞琴都愣住了。

    这摔倒的姿势可真不是一般的暧昧啊……

    先前因为楚彬银抱着楚诺的缘故,所以她是属于垫底的那个。再看楚诺,如果不是她反应快伸手撑住了沙发,就应该不是暧昧了,而是……

    楚诺当时大脑是一片空白,那个时候两个人的距离仅仅五厘米,而那个时候也是楚诺第一次那么认真地看着楚彬银,近距离的接触让她完全忘记了手上的伤口,也忘记了此刻她是压在楚彬银上方的。

    不得不说楚彬银的皮肤不是一般的好,不仅白里透红,而且嫩嫩的。当然,这白里透红可能是因为上方的人的关系引起的。

    这突然发生的情况完全是在楚彬银的意料之外,她是根本没有想过会发生这种事,别说楚诺的感觉了,她作为被压倒的一方更加是紧张,而且心跳就好像不是自己的一样。

    曾经自己无数次思念之人的脸近在咫尺,如果自己不是在下方的那个,她都怕自己会控制不住地吻下去。然而……

    不知道时间过去了多久,楚诺是完全忘记了反应。

    “少、少主……”还是古飞琴率先反应过来,有些紧张地看了眼楼梯,还好没人,一颗悬着的心稍稍放下了一些。

    听到古飞琴的声音,楚诺是连忙起身,有些心虚得瞄了眼楼梯,松了口气:还好楚业矢没下来,这要是被他看到八成是要误会的。暗自庆幸楚业矢还没有下来,不然后果真的不堪设想了。

    可是想想自己曾经和方子莜在一起的时候也未曾发生过这样的事情,而且刚才不知怎的自己的心跳跳得也有点不对劲。不仅如此,她在楚彬银的眼中看到了一种熟悉又陌生的情愫,难道……

    不可能呀。

    自己喜欢她可以理解,可是……

    那都已经成为过去,连楚诺自己都不知道现在对楚彬银是不是还有那一份喜欢。要不然,她怎么会爱上方子莜……

    即使时间短暂,可失去的痛她是彻彻底底的不想再尝一遍了。

    就算她还喜欢楚彬银,她也打算放下了。毕竟真正的爱不是伤害,而是守护,更何况现在有追她的人。对自己而言,或许现在她的幸福就是自己最大的满足吧。所以,自己只要看到她能幸福不就够了吗?

    纵使这幸福不是自己给的。

    在楚诺思考片刻的功夫楼梯传来了脚步声与拐杖的声音,楚诺知道是楚业矢下来了,嘴角不由上扬。在楚业矢还未出现在自己视线中的时候,楚诺是把外套还给了楚彬银。

    楚彬银正想说什么的时候,只见楚业矢已经出现在楼梯口。而楚诺是径直走到古飞琴的身侧不知道说了什么,并且楚彬银有注意到楚诺是把什么东西交给了古飞琴。

    “琴姐,麻烦你这段时间帮我照顾小舒和那些花了。”

    “少主……”捏着楚诺递来的钥匙,那是公寓的钥匙,古飞琴心里别提有多难受了。她不知道为什么楚诺明明可以选择走,却不走。而且此时此刻她想的人还是那个已经离开了那么久的人。

    “琴姐,你快走吧,我不会有事的。”看出古飞琴的担忧,楚诺笑笑。古飞琴既已不是楚家的人,那么楚业矢必定不会让她留在这,相反也会变成一个麻烦。

    古飞琴看着楚诺欲言又止,让楚诺留在这,她真的会害怕出事,可是自己又能做什么,又能改变什么。

    “放心好了,至少为了小舒,我会好好活着的。”知道如果自己再不说点什么的话,古飞琴是不会走的。想想都在情理之中,毕竟自己曾经寻死过啊。

    抱歉,琴姐,我有我要拿回的东西。即使我不在,你们也一定要好好地替我照顾小舒,替我去看她。

    看着古飞琴在自己的视线中消失,那一颗悬着的心也终于放下了。她信任古家二姐妹,她很高兴她能认识她们。即使自己现在死了,也无憾了,可惜的是自己还没有查出杀害她最爱的人的凶手。

    见古飞琴离开,楚业矢也没有让人拦着,只是绕过楚诺走到沙发前坐下,还是那一副和蔼可亲的模样,几乎和先前判若两人。

    “彬儿,你回来啦?”楚业矢似是没看到楚诺一样和楚彬银聊起了天。

    “嗯。”楚彬银心里是不太明白楚业矢这出得又是哪一出,自己不理他吧又不行。虽然她坐在楚业矢的对面,可心里还是记挂着楚诺的,而且她的位置刚好可以看到楚诺。

    楚诺是背对着沙发背对着楚彬银的,白络霜站在她的旁边,她本想安慰楚诺,可是却发现此时此刻言语显得是那样的苍白与无力。踌躇了片刻,只好拍了拍楚诺的肩,她也已经尽力了。楚业矢固执起来还真没有人能劝得动他。

    “妈,我累了,我回房间休息了。”听着楚业矢和楚彬银的聊天内容,楚诺闭上眼,唇角勾起了一丝不易察觉的微笑。

    楚业矢那么关心楚彬银的未来,也不知道他是真的关心,还是别有他意。不过想想在楚家,楚业矢本来最关心、最疼爱的人就是楚彬银,一般楚彬银说什么楚业矢都会听得进去。而且在楚家,楚彬银就是戴着光环走路的女王,不管走到哪里,都有一种吸引人的魔力。

    “希望您不要食言。”楼梯走到一半,楚诺停顿了一下,她的声音不大,但是可以确定的是楚业矢应该是听到了,因为原本谈话的声音在那片刻之后是暂停了。

    楚诺说完是继续走她的路,她的房间的门并没有上锁,轻轻转动把手,良久她才进了房间,轻轻关上门,看着眼前和小时候一样未变的房间,闭上眼无力地滑坐在门边。

    每每想起自己小时候经常半夜跑到楚彬银房间的事情,嘴角总是会不自觉地上扬。

    楚彬银不仅生的好看,让人过目不忘,而且又很优秀,有气质又有良好的修养,这样的女人这世界哪个男人会不爱呢?更何况自己和她明显是两个极端。

    自己凭什么会觉得,她喜欢她呢……

    更多原创耽美小说尽在耽美中文网http://www.blnovel.com

    如果您喜欢本作品,请记得点下方的“投它一票”,以及多发表评论,这是对作者最好的鼓励!
看不完请按CTRL+D自动添加到收藏夹,下次接着看    快捷键:上一页“←”,下一页“→”,目录页“Home”或“End”。
我也要发表评论查看全部评论 《楚风韵gl》最新评论  本页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
匿名
发表于 10-09 17:29
没事  不是弃更就好    我会一直等着你更新的
 
冷影清莫化幽冥
谢谢,不会弃的,就是慢了点(努力捋大纲中……)(发表于 10-09 21:40)
 
匿名
发表于 10-04 06:54
作者是弃更了吗?
 
冷影清莫化幽冥
不好意思,网络有点问题,文章传不上(发表于 10-07 20:51)
 
游客
发表于 09-11 00:22
希望过不了多久就能看到新的一章 加油
 
游客
发表于 09-10 19:04
一章不过瘾啊,等了那么久
 
冷影清莫化幽冥
很努力挤时间了QAQ我也觉得不过瘾23333(发表于 09-10 20:29)
 
游客
发表于 07-25 23:43
加油更
 
冷影清莫化幽冥
好的,谢谢支持(发表于 09-01 14:50)
 
游客
发表于 08-24 22:50
期待着
 
游客
发表于 08-24 22:50
哎,等待很苦啊,期待结果
 
游客
发表于 08-20 22:36
怎么还没更新
 
游客
发表于 08-13 20:39
求更新,亲啊,结果啊,要美好的
 
游客
发表于 07-28 00:48
求更新
 
评论内容:请勿发表人身攻击、广告及其它宣传类言辞,最大留言数500字,请自觉遵守相关政策法规。

验证码: 点击获取验证码 匿名发表
GL小说总榜
最新GL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