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 码: 保持登陆  作家   忘记密码  注册会员  注册作家
耽美小说->楚风韵gl章节列表 > 楚风韵gl_诺言 敏感

楚风韵gl 诺言 敏感

    “她送你的?”白络霜终究还是忍不住问出口,她发现楚诺总是会下意识地去摸左手腕,如果手腕上没戴什么的话应该是不会有这种细微的动作的,而且,按她的神情来看,那应该是对她很重要的东西吧。

    “啊?”楚诺微愣,发现白络霜的视线是停留在自己的手腕上的,随即明白。微微笑了笑,挽起袖子,露出那条方子莜送她的手链。白络霜是一眼就看得出来这条链子价格不菲,而且上面悬挂着的还是十字架。

    十字架是信仰的代表,但同时也代表着守护。对很多人而言,十字架意味着有天师的庇护。单看十字架,白络霜就觉得那个曾经和楚诺在一起的人是真心爱楚诺的,不管礼物的贵重,这含义已经很明确。

    她方子莜希望楚诺好好活着,不会出事。

    “嗯,她送我的,生日礼物。”

    “抱歉。”白络霜突然有些后悔问了那个问题,她看得出来被楚诺竭尽全力想掩饰的忧伤,她很抱歉问得问题让楚诺又想起了那个人,同时,她也很抱歉楚诺的生日她从来没参与过。

    “已经没事了。”楚诺笑笑,放下袖子。她知道自己再怎么想,那个人都不会回来了。

    放下手中的杯子,白络霜只是摇头。她欠楚诺的地方太多了,让她都不知道该如何弥补。而且楚业矢还剥夺了她继承人的位置,她能争取到的却也只是保住楚诺还是楚家的人。

    古飞琴和她说过楚诺想查出当年事故的原因,可因为楚诺和方子莜不是亲属关系,所以警方也只是给她表面的说法。更何况警察也没有得到有价值的线索,如果要自己查,那就需要很多东西,可那些东西如果不是有身份的人,根本拿不到。

    有时候,钱不是万能的。

    她楚诺有钱,可是她并没有得到自己想要的。两年多的时间,她不止一次心灰意冷过,还好每次都有古飞琴和古含梦在旁边开导,不然她都不知道自己死过多少回了。

    看着眼前强颜欢笑的人,白络霜心里真的好生心疼。她才那么小,却要背负那么多,真的太难为她了。

    一时之间办公室的氛围有点压抑,白络霜决定换个话题。

    “你觉得许威宁这个人怎么样?”想起楚业矢,又不得不提方才的电话,想起那个电话白络霜就觉得气。先不说楚彬银喜不喜欢吧,关键是许威宁曾经是楚彬银的病人,更何况楚彬银喜欢的人就在自己眼前。

    “他……是谁?”对于白络霜提起的这个名字楚诺是觉得有些陌生,可是又觉得似乎在哪里听到过。

    “你应该见过的,追彬儿的人。”重新执起咖啡抿了一口,发现咖啡已经凉了,嗯,还是热咖啡比较好喝。

    “哦。”追楚彬银的人,可为什么要问她。而且明明自家姐姐有人追是件好事,可是自己却开心不起来,不仅如此,心里头这种闷闷的感觉又是什么。

    明明她喜欢楚彬银已经变成了曾经,明明她喜欢的人是方子莜,也许,是她太想她了。

    “没什么接触,他是做什么的?”楚诺是努力地压下了心头的不适感,似是随意地问道。因为白络霜刚才在喝咖啡的缘故,她并没有注意到楚诺方才的不对劲。

    “他爸妈离异了,家族是从商的,你爷爷觉得他能力不错。”这样的家庭背景,也亏楚业矢觉得好。

    宁可接受一个父母亲离异的做自己的孙女婿,也不接受自己和她,果真是因为性别的缘故吗?既然这样,就算她喜欢楚彬银又能如何,就算楚彬银也喜欢她又能如何,结局还不是一样?

    “虽然我不是很了解他,但是,我觉得我们不能以片面之词来定一个人的好坏。”和方子莜待在一起的那几个月,楚诺是学到了很多,毕竟有方子莜这个语文老师在身边,她想不知道都难。

    楚诺的话倒是让白络霜一愣,她是没有想到楚诺会这样说。之后再回想起来,自己潜意识里是希望楚彬银幸福,或许是自己有点先入为主了。

    在白络霜的办公室里,楚诺也没待多长时间。即使白络霜在出去之前是让楚诺好好待在办公室里或者在宿舍等她们,中午一起吃饭的,可是楚诺一想到那几次楚彬银对她的好,她就觉得自己无法面对楚彬银。

    所以好几次楚彬银去找楚诺的时候,都没找到人,后来还是护士和她说楚诺和苏瑾然去吃饭了。你说一次两次吧还好,算对苏瑾然的感谢,可次数一多,这让人难免觉得怪异。而且楚诺手上的伤口换药的事情基本上都是苏瑾然来的,楚彬银想想就觉得气,可又不好发作。

    “彬银,你可没和我说过你有个妹妹呀。”楚诺是楚彬银的妹妹、白络霜的女儿这件事情早已在医院里传开。此时楚彬银是捧着咖啡杯坐在苏瑾然的办公室里,也不知道在想什么,对于苏瑾然的问话也是置之不理。对于这样的态度,苏瑾然也是习以为常了。

    “你有心事。”身为心理医生的苏瑾然,又何尝看不出楚彬银心里有事呢,只不过她猜不到是什么。

    “呵,怎会。”被点中也不说,楚彬银只是笑笑,她心里的事只有她自己知道,更何况她不喜欢有人来猜测她的内心想法,而且更不喜欢被人看穿。

    “在我看来,你应该不是为了许威宁的事发愁,而是另有其人。”苏瑾然的话一点儿也不假,她楚彬银怎么可能会为了一个无关紧要的男人皱眉头呢?

    “瑾然,你说过你有喜欢的人,那么你应该明白求而不得的感觉吧。”楚彬银叹了口气,放下手中的杯子,从她的眼中苏瑾然看到了无奈。

    求而不得,她苏瑾然怎么会不明白,她最懂这种感觉了。因为曾经有那么一个人……

    既然楚彬银在和苏瑾然谈话,楚诺放弃了去找苏瑾然的念头。她这几天会呆在苏瑾然那里也纯属是因为无聊,只不过她觉得她不应该找身为心理医生的苏瑾然,因为很容易被看穿。即使苏瑾然什么也没问,很多话题倒像是被她刻意避开的一样。

    相比和医生呆在一起,楚诺更喜欢到处溜达。不过医院哪里适合到处溜达,楚诺平时无聊倒是会和护士聊天,她们忙的时候楚诺也只是在旁边静静的看着。看着形形色色的人,就连楚诺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

    此刻来综合楼的病人并不多,楚诺和前台的护士有说有笑的,直到电梯门开启、拐杖敲打地面的声音在身后响起。楚诺注意到前台的护士瞬时没了声音低头做事,心下奇怪,是有人来了?可按道理来说平时不管谁来,她们的神情也不应该啊。不仅如此,她在她们的脸上看到了畏惧。

    周围气氛的突然变化,让楚诺很不适应,听到身后离自己越来越近的脚步声与拐杖敲击地面的声音,楚诺是本能的转过身去,看到来人的一刹那,楚诺是愣住了。

    爷爷……

    看向站在离自己几步之遥的楚业矢,楚诺眯起了眼,唇角微勾。也对,有哪个人看到楚业矢是不害怕的?更何况这家医院还是他的。

    “董事长,需要我通知院长吗?”楚业矢的突然查访让护士有点疑惑,因为一般楚业矢是不怎么会来医院的。

    “不必了,我只是来找我孙女儿。”楚业矢笑笑,在许多人面前他都是一副和蔼可亲的模样,而在那笑容的背后谁又知道会是什么。

    “诺儿,陪爷爷走走。”

    走走?前台的护士都是一头雾水,只有楚诺知道楚业矢想说的是什么,她知道这一天总是会来的。她也知道楚业矢是算准了她不会拒绝,毕竟如果在大庭广众之下和楚业矢吵起来不止是会让楚业矢难堪,而且还会伤及白络霜的颜面。

    楚业矢是故意的,她楚诺是可以不要自己的脸,但是她不会丢她妈和她姐的脸。细细琢磨,她已经开始佩服楚业矢了。那句‘我不会和你走的’话不得不咽下。

    “好啊。”楚诺故作轻松,回头还不忘对前台的护士一笑。“麻烦不要让她们知道我去哪了,我很快回来。”

    和楚业矢出去,还能回来吗?

    答案当然是不能。可楚诺不想让白络霜担心,即使她也不知道楚业矢要做什么。

    “把手机给我。”在车上的时候,楚业矢突然开口,楚诺愣了愣,她算是知道楚业矢想干嘛了。手机嘛,早在方子莜出事后,她心情不好给砸了,先不说手机吧,凡是能让她联想到楚家的东西她都给砸了。

    原来,楚业矢是想把她软禁起来啊……

    “停车。”她上楚业矢的车完全是因为在医院不能和楚业矢吵起来,如果自己不顺着他的意思,估计楚业矢会来强的。不过现在既然已经离开医院呢,那么就算吵起来也没什么的了。总之,她不能和楚业矢走。

    “停车!”

    不知道喊了多少遍,司机仍无动于衷后,楚诺是想开车门跳车来着,可是高速行驶中的车,车门是会自动上锁的。再看楚业矢像一尊佛一般坐在自己身边,楚诺放弃了挣扎。看着印在黑漆漆的车窗外不断变化的风景,楚诺闭起了眼。

    曾经那个人带着自己去看风景,而现在……

    自己却像是被关在笼子里的金丝雀。

    当楚彬银从苏瑾然办公室出来的时候,白络霜也恰巧经过门口。

    “彬儿,你有看到诺诺吗?”

    “没有。”楚彬银心下有些奇怪,一般楚诺会在白络霜的办公室呆着,而且看白络霜的样子是在找楚诺。平时的话,她会想楚诺会和苏瑾然在一块儿,而现在她才从苏瑾然的办公室出来,那么……

    “奇怪了,没在宿舍也没在医院,那会去哪儿。”白络霜忽然有些不安起来。

    “那,电话打了吗?”楚彬银想了想,她好像没问过楚诺的手机号,而且——

    “少主没带手机。”当白络霜想说什么的时候,古飞琴不知什么时候来了,而且看她的神情也好不到哪里去。

    这年头还真的是没手机就等于和全世界失联了。

    “去问问前台。”还是白络霜先反应过来,要离开这栋楼,必经之路是前台。

    “你们有没有看到她去哪儿了?”白络霜是开门见山,也没具体指谁,不过护士自然是知道白络霜指的是谁。

    “她说她很快回来,没说去哪儿。”想起楚诺临走前的话,护士想了想这么说。

    “她离开多久了。”楚彬银看了看时间,也不早了。

    “大概有两个小时左右了。”难得护士记得那么清楚。

    “她真的没再说什么?”见护士犹犹豫豫的,古飞琴又问了一句,她总觉得这个护士不对劲,似乎隐瞒了什么。

    “嗯……”护士的‘嗯’字还未说完,就被古飞琴打断了。

    “必要的话调监控吧。”既然护士不说,看监控也一样的,而且更准确。

    “嗯,行。”白络霜觉得提议不错,一口答应,反正她是院长,这家医院是楚家的,她要干嘛就干嘛。

    “那个,院、院长,不、不用调监控了,她和董事长走了。”见她们真的要离开去调监控,护士连忙开口。这万一被查出来自己也麻烦,而且她也没有必要隐瞒。

    这话一出,三个人都停下了脚步。白络霜和古飞琴相互看了一眼,是不约而同的加快了脚下的步伐。虽然楚彬银是不知道楚业矢找楚诺干什么,但是她知道楚业矢对楚诺似乎有很大的意见,她也没多想,换了衣服跟上了。

    主上,曾经你亲口说过和少主断绝关系,而现在您带她回去又是做什么……

    难道曾经那一幕还要上演吗——

    古飞琴是想都不敢想,她知道如果楚业矢身边有什么人,自然是不会动手的,可是要楚诺和楚业矢单独在一块儿,那很难保证会发生什么。

    毕竟,楚诺对楚业矢心存恨意。

    楚业矢是把楚诺带回了楚家,不过一路上楚诺都没怎么说话,一下车她是想往回走来着,但是被楚业矢身边的保镖拦下了。

    如果不是手上有伤,她楚诺想走是没有人能拦得住的。不过即使她手上有伤,她想走也没人能拦。只不过——

    “你真的想好了?”楚业矢深知楚诺的想法,走到门口,转过身来居高临下地看着楚诺。楚诺没有转身,背对着楚业矢,她不知道楚业矢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诺儿,你是要它,还是坚持要离开?”僵持了良久,只听楚业矢松手,一条银色的手链在苍老的手指间悬挂下来,银白色的十字架在夕阳的照射下是那样的耀眼。

    手链在半空中滑落的声音即使很细微楚诺还是听到了,以前她总是会把手链夹在指尖,然后松手让它做自由落体运动,金属在空气中摩擦的声音很脆、很好听。可现在……

    听到声音,楚诺是下意识的摸向自己的左手腕,才惊觉手腕上的东西不见了。慌忙转身,她送她的手链竟然在楚业矢的手里,到底是什么时候到他手上的,自己竟然,没发现……

    “还给我。”

    更多原创耽美小说尽在耽美中文网http://www.blnovel.com

    如果您喜欢本作品,请记得点下方的“投它一票”,以及多发表评论,这是对作者最好的鼓励!
看不完请按CTRL+D自动添加到收藏夹,下次接着看    快捷键:上一页“←”,下一页“→”,目录页“Home”或“End”。
我也要发表评论查看全部评论 《楚风韵gl》最新评论  本页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
匿名
发表于 10-09 17:29
没事  不是弃更就好    我会一直等着你更新的
 
冷影清莫化幽冥
谢谢,不会弃的,就是慢了点(努力捋大纲中……)(发表于 10-09 21:40)
 
匿名
发表于 10-04 06:54
作者是弃更了吗?
 
冷影清莫化幽冥
不好意思,网络有点问题,文章传不上(发表于 10-07 20:51)
 
游客
发表于 09-11 00:22
希望过不了多久就能看到新的一章 加油
 
游客
发表于 09-10 19:04
一章不过瘾啊,等了那么久
 
冷影清莫化幽冥
很努力挤时间了QAQ我也觉得不过瘾23333(发表于 09-10 20:29)
 
游客
发表于 07-25 23:43
加油更
 
冷影清莫化幽冥
好的,谢谢支持(发表于 09-01 14:50)
 
游客
发表于 08-24 22:50
期待着
 
游客
发表于 08-24 22:50
哎,等待很苦啊,期待结果
 
游客
发表于 08-20 22:36
怎么还没更新
 
游客
发表于 08-13 20:39
求更新,亲啊,结果啊,要美好的
 
游客
发表于 07-28 00:48
求更新
 
评论内容:请勿发表人身攻击、广告及其它宣传类言辞,最大留言数500字,请自觉遵守相关政策法规。

验证码: 点击获取验证码 匿名发表
GL小说总榜
最新GL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