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 码: 保持登陆  作家   忘记密码  注册会员  注册作家
耽美小说->楚风韵gl章节列表 > 楚风韵gl_诺言 往昔

楚风韵gl 诺言 往昔

“诺诺,真的是你。”

    门口,站着一位穿着白大褂的妇人,苏瑾然清楚地看到几乎是在开门的那一瞬间,真的就在那一瞬间,门外的人激动地抱住了站在门口的人儿。

    苏瑾然拿起咖啡杯抿了一口,在她的唇边有一丝微笑。她是替楚诺开心,原本自己打算带她去的,没想到她要找的人自己来找她了。而且看这情况,门口这两个人的关系她已经猜到了七八分。可是——

    楚彬银从来没和她说过她有个妹妹呀……

    难怪刚才在前台两个人的反应会那样,那么这一切也就都说得通了。

    楚诺打开门的那一瞬间是愣住了,虽然她很久没有回过楚家,但是眼前的人和记忆里的印象差不多,没有什么改变。她几乎在她的脸上看不到岁月的痕迹,这是其次。重要的是在白络霜对她的称呼上,以前也有那么个人这么叫她,一切似乎都恍如昨日。可惜……

    不错,门口站着的人正是这个医院的院长、楚诺的妈妈白络霜。而且她站在门口也有一段时间了,昨天晚上楚彬银回来的时候和她说过她见到了楚诺,但是听到楚彬银说她手受伤了,未免担心起来。

    她不知道楚诺在哪,过得好不好。没想到今天开会开完,路过前台的时候,前台的护士和她说有个女生找她,她本来没怎么在意的,但是听到护士说她和楚彬银的关系不一般,她心下就在意起来了。

    “那她人在哪?”

    “她为了避免苏医生摔倒,在接苏医生的时候手上伤口裂开了,现在在苏医生的办公室里,苏医生在给她包扎。”护士倒是把来龙去脉说得挺详细的,毕竟在她们面前的可是院长,更何况那个人本来就很容易让人上心。

    想快点见到楚诺,白络霜来不及换白大褂。可是来到苏瑾然的办公室门口,白络霜却犹豫了。她不知道该怎么去面对,就在她踌躇要不要敲门的时候,门开了。

    虽然有很久没见过楚诺了,但是白络霜几乎是一眼就认出来了,站在她眼前的毕竟是她的亲生骨肉,那是在外受苦的孩子。

    许久的未见,让她激动地落泪,她忍不住上前抱住楚诺,楚诺好似愣了一般地站在那里,不知如何是好。直到她感觉到白络霜的颤抖,她才缓缓抬手去抱住白络霜,她的唇角微动,那个字眼她已经很久很久没叫过了。

    “妈。”

    她自己几乎听不到,可是白络霜是真真切切地听到了。她不知道有多激动,本来她以为她见着人就已经不错了的,她也没指望楚诺会和她说话。

    白络霜感动落泪,而楚诺又何尝不是呢?只是她一直忍着,她从来没想过她和白络霜重逢的情景会是怎样子的。今天来她也只是打算来给她妈送点吃的,昨天再怎么想也没有想到会是这样的场景。

    许久,白络霜才松开手,笑了笑,擦了擦眼泪,随后又伸手替楚诺擦掉了眼角的泪,然后视线在楚诺的脸上定格。

    白络霜炙热的双眼看地楚诺有些不自然,选择性地转移了视线。想起自己来的目的,递出手中的礼物,可也不知道说些什么,讲话也有些吞吞吐吐了。

    “那个,很久没来看妈,所以,我带了些您爱吃的东西来——”楚诺说这句话的时候是有些别扭的,因为别过视线的缘故,楚诺没有发现白络霜眼里的柔光。

    “中午还没吃吧?陪妈妈一起吃吧。”白络霜几乎很自然得接过楚诺手里的礼物,另一手拉过楚诺的手,一边说一边拉着楚诺往前走,也不给楚诺说话的机会又自顾自得继续。

    “妈——”楚诺本想说什么,可是看到白络霜那么热切的眼后,只好把话烂在了肚子里。

    走到前台的时候,看到站在那儿的人楚诺有些诧异,自己明明让她不要来的。

    “伯母。”来人见到白络霜微微点了点头随后又转向楚诺。“因为少主很久没有下来,怕少主出事,飞琴才上来的,希望少主不要责怪。”古飞琴在这也等了一段时间了,她也是在问过前台的护士后才选择等在这里的。

    “我——”看了看白络霜拉着自己的手,楚诺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而且白络霜打断了她的话。

    “不会不会,飞琴,伯母还要谢谢你这些年替我照顾诺儿,呆会儿一起吃饭。”见到古飞琴,白络霜那是很开心。

    “我先去换一下衣服,你们在这儿等一会儿。”白络霜向前台的护士交待了一下才离开,离开前还不忘对楚诺微微一笑,这让楚诺有些发愣。

    别说楚诺发愣了,连前台的护士都有些疑惑了。先不说白络霜让她们好好招待眼前的两个人,之前看到她们院长那么亲切、那么开心的拉着那个女生的手,她们就觉得眼前这个女生和她们院长关系不一般。而且听刚才来前台找那个女生的女人叫她的称谓很特别,再看她称她们院长为伯母,那么——

    还未等她们细想,白络霜就已经换好了衣服拿着包包出来了,而且她们看得出来她们院长很开心。

    “你们早点吃饭,我和我的女儿先撤咯。”还是白络霜一贯的语调,让人觉得温馨,而且又多了一份可爱。

    “只可惜彬儿去约会了,要不然就可以聚在一起了。”白络霜是有意地说了这么一句,她只是想看看楚诺的反应,然而并没有她想看到的反应,除了身后前台护士发出的不可思议的惊叹。

    她们不知道眼前的女生竟然也是她们院长的女儿!难怪那么的与众不同,让人上心。在三个人走后前台的护士们纷纷议论开来。

    “我们走吧。”在心里叹了口气,她本以为楚诺多多少少会有些反应的,可是,她现在觉得是自己想多了。那么,这不就变成了她一个人的单恋么。

    对于白络霜的话楚诺没有太在意,毕竟她今天也只是来看看她妈妈,并没有想很多。至于古飞琴,她也权当白络霜是在惋惜一家人没能在一起吃饭。虽然这顿饭,她本想拒绝的。不过想到楚诺,她也就没有拒绝。

    白络霜选择了一家私房菜,订了一间包厢。在来的路上,她开车,楚诺坐在她旁边,只不过母女二人鲜少说话。楚诺是觉得开车最好不要讲话,所以她选择看车窗外的风景。而白络霜是觉得不知道说什么,楚诺又是在看窗外的风景,也就没说话。而古飞琴呢,则是开车在后面跟着。

    到了目的地,服务生领着三个人到了包间里。楚诺坐在白络霜旁边,而古飞琴则坐在二人对面。

    “诺诺,这些年,你过得好吗?”在菜还未上齐时,白络霜选择打破这份宁静。她知道如果自己不开口,眼前这两人是不会开口的。而且她很明显看到楚诺一愣,心下觉得有些奇怪。看了看古飞琴,才发现古飞琴也是看着楚诺的。

    少主,你还是没有忘记她。

    “嗯。”很快,觉得气氛不对劲的楚诺抿唇笑了笑,可是谁都看得出来她的笑有多牵强。

    子莜,没有你在的日子,我怎么可能会过得好。

    “诺诺,你爷爷他——”白络霜想问的有很多,可是看到楚诺低头用手指不停地在左手腕的外套上划弄着,最终还是没有问出口。

    “算了,吃饭吧。”白络霜订的一桌子的菜已然上齐,在吃饭的时候她有注意到楚诺几乎不怎么吃,而且她有也有注意到楚诺的左手腕上应该是戴着什么的,只不过被衣服遮着看不到是什么。她想,刚才楚诺应该是在摸那个东西吧。

    “怎么了,饭菜不和胃口?”这一桌子的菜都是白络霜按着记忆里楚诺爱吃的来点的,其实在点之前她也不知道楚诺的口味有没有变了。看楚诺不怎么吃她以为是不和她的胃口,下意识的问了一句。

    “没。”楚诺摇了摇头,看着一桌子她曾经爱吃的菜,她知道白络霜是下了功夫的。可是,她不知道为什么就是没有什么胃口。为了不辜负白络霜的心意,她还是有吃一些的。

    “我记得你小时候最喜欢吃的就是日本豆腐了,不知道现在有没有变。”白络霜夹了些日本豆腐放进楚诺碗里,没想楚诺停下了手中的筷子,愣在了那里。

    曾经有那么一个人也那么说过,回忆就像流水一般地涌入大脑,压抑在眼眶里的泪再也控制不住地滑落。

    “我去下洗手间。”也不管两个人的反应,楚诺起身开门出去了。

    “诺诺——”白络霜明显是听出了楚诺声音的哽咽,她不知道楚诺为什么会这样。如果说是感动,应该不至于会出去……

    “伯母,让少主一个人静一静吧。”古飞琴拦下了要追上去的白络霜,只有她才知道楚诺为什么会这样,而且也只有她知道楚诺此时此刻应该不想有人打扰她。

    看了看被关上的门,又看了看古飞琴,从古飞琴的眼神里,能看得出她和她一样的担忧。白络霜知道,古飞琴一定知道什么,不然不可能会那么说。

    “你是不是知道些什么?”白络霜重新坐回了位置,良久,她才开口问。今天中午这顿饭,她本来以为可以和楚诺好好叙叙旧的,没想到会变成这样。

    古飞琴笑了一下,可是那笑容里透着的是无奈与心酸。她知道白络霜一定会问的,她知道这顿饭楚诺会面对的事情会让她不知所措,所以她来了。毕竟她曾经答应过某个人会好好照顾她,直到她回来,没想——

    “曾经,有个人在她生日的时候,特地跑了很多地方去买一道食材,一道她最爱吃的菜。没错,就是日本豆腐。”看出白络霜心中的疑惑,古飞琴放下手中的筷子点了点头。

    诺诺,生日快乐。

    这是你最爱吃的日本豆腐,多吃一点,才不枉费我跑了那么多地方给你做出来。就算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吧。

    卫生间里,楚诺站在洗手台前,握着左手腕放在胸口,她仰头想把眼泪倒回去,可奈何脸上的泪水越来越多。

    在她的左手腕上戴着一条银色的手链,那条手链很长,在她的手腕上绕了好几圈,而在靠近掌心的地方有个银白色的十字架。此时此刻她握着的就是那个十字架,那是两年前她生日的时候她送她的生日礼物。

    诺诺,想我的时候就握着它,把它握在掌心里,就好像我在你身边一样。

    曾经的一幕幕,在楚诺早以为自己已经忘了的时候却涌现在脑海里,方子莜的音容笑貌似乎还在眼前。

    那个时候的自己因为楚业矢的责罚受伤,没什么胃口吃东西,她没有想到她会为了自己跑很多地方就只为了她爱吃的日本豆腐。那时她很感动,她明明下定决心要保护这个女人一生一世,而现在——

    子莜,对不起,你陪我过了一次我人生中让我记忆最深刻的生日,而我却没能陪你过一次,哪怕一次。

    “少主她这几年一直把自己关在黑屋子里,在我们面前装作若无其事,隐藏自己的喜怒哀乐。”这两年多的时间,楚诺会触景伤情,但是她从来不在古家二姐妹面前落泪,就算是小舒。她把自己的情绪全部藏起来,也难怪小舒会得抑郁症。

    白络霜听得有些不明所以,她不知道楚诺这几年过得那么不好和日本豆腐有什么关系,但是她没有打断古飞琴的话,她选择继续听。

    “在少主没有遇到她之前,少主过得无牵无挂,好似一个没有多少感情的人。而遇到她之后,少主就好像变了一个人,至少她有了感情,有了牵挂。”是的,楚诺遇到方子莜后,才知道什么是爱,什么是心痛。

    “两年前少主的生日,应该是少主最后一次见到她。少主因为身体原因,昏迷了三个月。在少主昏迷后,发生了很多事。”古飞琴说到这里声音也变得有些哽咽,白络霜大致能猜到发生了什么事。

    那个人应该是楚诺喜欢的人,联想起楚彬银对她说过的话,她猜楚诺经常去祭拜的应该是她喜欢的人的,那么那个人应该是出了事故离开她了吧。虽然她不知道楚诺喜欢的人是男是女,但是她潜意识里认为是男的。

    “她明明说过她会尽快回来的,可是,她——”古飞琴再也忍不住掩面落泪,她的悲伤丝毫不比楚诺少。

    “出事故了?”白络霜接下了话,边问边拿出湿巾递给她。

    “是的,车祸。”古飞琴接过湿巾擦了擦泪水,平复了一下情绪。“少主一直活在自责里,如果不是主上杖责她,少主根本不会在她最需要她的时候倒下;如果不是主上杖责她,少主就不会连她最后一眼都没有见到;如果不是主上杖责她,就算最后出事,至少她们两个会在一起。”而不会像现在阴阳两隔。

    对楚诺来说,世界上最痛的不是生老病死,而是来不及。

    “你说,爸他,打了诺诺?!”白络霜简直不敢相信,她都快以为自己的听觉出现了问题,真的是那样的话,可是又是为什么呢?

    “是的,如果换作是伯母,我想应该和主上的想法差不多。”毕竟——

    “我?”白络霜非常诧异,她深觉这件事和楚业矢把楚诺继承人的身份解除以及差点把楚诺从楚家除名有很大的关系。

    “因为,少主爱上的,是一个和自己同一性别的人啊。”

    卫生间里,楚诺双手撑着洗手台以支撑自己的身体。还好来洗手间的人并不多,她努力控制着自己不要哭,就连拳头都被她握紧,而她右手上绑着的纱布早已被她的泪水浸湿。

    高跟鞋的声音由远及近,楚诺清楚地感觉到高跟鞋的声音在她的身旁停下了,而且她还听到了类似拉链被拉开的声音,随后一片湿巾出现在自己的面前。

    “想哭就哭吧,不然你手上的伤口又要裂开了。”

    更多原创耽美小说尽在耽美中文网http://www.blnovel.com

    如果您喜欢本作品,请记得点下方的“投它一票”,以及多发表评论,这是对作者最好的鼓励!
看不完请按CTRL+D自动添加到收藏夹,下次接着看    快捷键:上一页“←”,下一页“→”,目录页“Home”或“End”。
我也要发表评论查看全部评论 《楚风韵gl》最新评论  本页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
匿名
发表于 10-09 17:29
没事  不是弃更就好    我会一直等着你更新的
 
冷影清莫化幽冥
谢谢,不会弃的,就是慢了点(努力捋大纲中……)(发表于 10-09 21:40)
 
匿名
发表于 10-04 06:54
作者是弃更了吗?
 
冷影清莫化幽冥
不好意思,网络有点问题,文章传不上(发表于 10-07 20:51)
 
游客
发表于 09-11 00:22
希望过不了多久就能看到新的一章 加油
 
游客
发表于 09-10 19:04
一章不过瘾啊,等了那么久
 
冷影清莫化幽冥
很努力挤时间了QAQ我也觉得不过瘾23333(发表于 09-10 20:29)
 
游客
发表于 07-25 23:43
加油更
 
冷影清莫化幽冥
好的,谢谢支持(发表于 09-01 14:50)
 
游客
发表于 08-24 22:50
期待着
 
游客
发表于 08-24 22:50
哎,等待很苦啊,期待结果
 
游客
发表于 08-20 22:36
怎么还没更新
 
游客
发表于 08-13 20:39
求更新,亲啊,结果啊,要美好的
 
游客
发表于 07-28 00:48
求更新
 
评论内容:请勿发表人身攻击、广告及其它宣传类言辞,最大留言数500字,请自觉遵守相关政策法规。

验证码: 点击获取验证码 匿名发表
GL小说总榜
最新GL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