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 码: 保持登陆  作家   忘记密码  注册会员  注册作家
耽美小说->楚风韵gl章节列表 > 楚风韵gl_诺言 如果

楚风韵gl 诺言 如果

    爱上一个人很简单,而忘记一个人却很难。

    “她在哪里?”

    楚诺醒来后开口问的就是这一句,她不相信那个人就这么从自己的生命中消失,来不及开口,来不及挽留,更来不及见面。

    “在松鹤墓园。”

    “带我去。”

    虽然已经初春,但是天气仍然很冷,想当初她和她的相识才是初夏,她和她的相处原来只有几个月。而那几个月却是她这几年最开心的日子,而现在——

    子莜,天气冷了,你在那里会不会冷,会不会孤单?

    看着眼前并排高耸的墓碑,深吸了口气,跟着古飞琴和古含梦一步一步向前方走去。

    今天的天阴阴的,墓园里没有多少人。楚诺跟在后头,一层层的阶梯不知何时才能停止,在楚诺的心里,她是希望一直走下去,她不想看到路的尽头,她不想看到她不想看到的。

    可是终究,古飞琴和古含梦停下了脚步,转了个弯。楚诺抬头,只见一条幽长的道路在眼前打开,两边有不知名的树与墓碑相错。

    子莜,你是在这里吗?

    脚下的步伐渐渐地变小了,连楚诺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以前,好像也是这个墓园,她奶奶葬在这里,可是,自己并没有这种感觉。这种,透不过气来的感觉。

    前面,就是她的墓了,可是,为什么自己,并没有,勇气……

    “少主……”古飞琴见楚诺没跟上来,转身看到楚诺双眼无神地站在那里。

    天渐渐地黑了,有丝丝雨滴滴落在脸庞,楚诺此时才恢复了点意识。迈着沉重的步子继续向前,直到古飞琴和古含梦站的地方站定。

    缓缓转身,“骨干教师——方子莜”几个大字映入眼帘,一滴泪不知何时滑落脸庞。看到那三个字,她的内心早已崩塌。似乎在那一刻,所有的力气都被抽干了一样,古飞琴和古含梦看到楚诺毫无征兆地跪在了墓前。

    骨头与地面撞击的声音是那样的刺耳,古含梦早已是背过身去掩面落泪,古飞琴是强忍着眼泪,因为她知道楚诺的心情比她们更沉重,她知道楚诺更需要有人安慰、有人陪。

    楚诺仰头看着墓碑,看着上方的照片,是几个月前和她在一起的方子莜无误。明明照片上的人儿还那么鲜活,可是,谁曾想……

    “子莜!!!”

    所有的情绪再也忍不住,楚诺伏在墓碑前仰天长啸。那呼唤声似要穿透云霄,刺痛着人心。

    方子莜,你怎么能真的就走了……

    你怎么能丢下我一个人……

    方子莜,我还没对你说我爱你……

    方子莜,你真的是个不负责任的老师……

    方子莜,你知不知道,我喜欢你?

    方子莜,为什么,为什么你要在我爱上你后彻彻底底地从我生命中消失……

    方子莜,你醒过来好不好?

    方子莜,我不想你走,我不想你走啊……

    方子莜,不要留我一个人,你快回来好不好?

    子莜,我错了,我真的错了,我不该让你一个人的……

    脸上不知是雨水还是眼泪,雨渐渐的下大了。楚诺缓缓闭上眼,伸手用指尖来回抚摸着墓碑,就好像是在感受着方子莜的温度一样。

    子莜,什么时候,你变得这么冷了。

    那时,方子莜手心的温度很暖、很暖。她喜欢摸她的脸颊,她还喜欢在天冷的时候捧着她的手给她传递温暖。她的温度似乎还在自己的身体里,没有散去。

    子莜,你放心,我不会让你一个人的,我楚诺,什么时候让你一个人过。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古飞琴看到楚诺唇边有一丝浅笑,就好像当初方子莜出车祸后的一样。

    “少主!你要干什么!”

    还未等古飞琴细想,只见楚诺身体突然前倾,以极快的速度往石阶撞去。

    “嘶。”

    没有任何地疼痛,反倒是一片柔软。

    “姐!”

    听到古含梦的惊呼声,楚诺知道一定是古飞琴挡在了自己前头。

    抬头,是古飞琴的强忍痛意。刚才,自己一心寻死,那力气一定不小。

    是的,会有什么比人自杀撞墙的力气更大?

    古飞琴靠着石碑滑下,跪在楚诺的面前,强忍着腹部撞击的疼痛,缓缓睁开眼。她的脸因为疼痛而扭曲,而她的后背早已分不清是雨淋湿的还是冷汗浸湿的。

    “让开。”

    没有任何情感的两个字。

    古飞琴看着楚诺没有说话,在她面前的那双眼,冰冷冷的,连声音都是机械的。还有苍白的脸上挂着的不知是雨水还是泪水的液体。

    “我让你让开。”

    仍然没有任何情感,冰冷冷的。

    “姐……”古含梦在边上真的不知道该说什么好,楚诺想撞墙寻死被古飞琴挡住了,那力道的冲击一定不小。

    “不让。”古飞琴几乎是定定地看着她。

    “我们现在已经扯平了,你们也不用觉得对我有所亏欠了。今后我的生死与你们也无关了,麻烦你让开。”还是一样的语气,并没有因为古飞琴的开口而改变。

    “少主,方小姐如果在天有灵的话,她一定不会希望看到这样的你的。”楚诺的话让二人心如刀割,她们早已经把她当作家人一样了。

    “你不让?那好,我走。”然而楚诺似乎并没有听到一样,微微向后挪了点,找准地方就要撞上去。

    “嘶。”

    古飞琴倒吸了口凉气,看着撞在自己肩膀处的人儿,闭上了眼。

    少主,如果这样能让你心里好受些,飞琴愿意,即使是粉身碎骨……

    姐……古含梦站在边上忽然觉得自己好没用,楚诺一次想撞墓碑是她姐姐用肉身的阻挡,而第二次楚诺是想撞地板还是她姐姐用身躯去阻挡,那么痛……无力感涌上心头,跪坐在楚诺身旁。

    “少主,你不要这样好不好……”古含梦真的不知道说什么才好,喉间的梗塞让她难以平复。

    “少主,方老师的离开我们的心也很痛、很痛。我们知道少主和方老师在一起的日子很短,但是,我们看到和方老师在一起的少主很开心、很快乐,那一幕幕我们没有忘记。”古含梦努力地平复自己的情绪,可是,仍旧是徒劳,连说话都变得断断续续。

    楚诺默不作声地听着,她和她的日子的确很短但很美好,所以,她宁可沉睡在回忆里永远不要醒来。

    “在没有遇到方老师前的少主,没有一丝生气,没有期望,而遇到方老师后的少主,有了笑容,有了盼望。”古含梦哽咽着,曾经的一切她又不是没看到,因为她的存在,才改变了她。“而现在,我只看到对人生没有任何期盼的少主。”

    “遇见她,我才知道什么是人生;遇见她,我才知道什么是爱;遇见她,我才知道活着的意义。没有了她,我还有什么理由,继续活着。”许久,楚诺开口,眼角的泪从未停止过。

    是的,在她还未遇见方子莜时她什么都不懂,而现在她懂了。她懂了什么是爱,什么是珍惜,什么是痛,什么是得到,什么是失去。

    “少主,就算不为自己考虑一下,至少也要考虑一下你的亲人,好吗?”

    雨越下越大,三个人早已淋湿,夜幕降临,墓园显得格外冷清与寂静。墓园的温度分外地低。古飞琴仍旧维持着那个姿势,古含梦也一样,楚诺更是一动不动。

    “亲人。”楚诺重复了一遍。如果她猜的没错的话,在去年年夜饭的时候楚业矢应该已经将她从楚家除名了吧,那么,她还有亲人吗?

    “如果,非要一个理由才能活着,我想,那应该是,方老师之所以躺在这里的原因。”

    一语惊醒梦中人,古含梦的这番话,古飞琴明显看到楚诺的眼中有某种东西在闪。

    是啊,方子莜为什么会躺在这里?方子莜为什么会离开她?还有沐馨又是为什么被烧?这一切的一切不可能没有任何原因。

    垂下眼眸,似乎没有了自尽的理由。

    子莜,你放心,等我查出真相,我就会去陪你;你放心,我不会让你一个人的;你放心,相信不会太久我们就会再见面的。

    楚诺的放松身体无不让二人松了一口气。不管怎么样,只要她不要想不开就好,能稳住一天是一天。

    也不知道楚家那位是不是如他所说的做了,古飞琴只知道方子莜出事的时候楚家并没有任何人出现,沐馨被烧后楚家也没有任何形式的反应。自然,二者都和楚家没有任何关系,那么,应该是说到做到了吧。

    楚业矢真的不去管楚诺了。这是古飞琴的猜测,虽然外面没什么新闻,也没什么议论,但是,古飞琴知道楚家内部一定展开过激烈的争吵。不然,为什么一向不会给她们打电话的楚旭和白络霜那天都给她们打电话了呢?

    不过那时楚诺在昏迷,她们也没有接电话,而楚诺自己的手机在后来醒来得知方子莜去世的消息后被自己砸掉了,连同传真机。她把一切和楚家有关系的东西都做了处理,所有她妈妈白络霜传来的传真和打来的钱连同银行卡一起放在了银行里,并且让人通知了楚家的人。后来的事情她就不知道了,也不想知道。

    楚业矢自从杖责楚诺后,内心是有那么点后悔的,可是一想到楚诺那么多年不和自己联系,和一个女人混在一起,他心里那股火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宣泄。起初他还以为她们只是单纯的朋友,可后来拿到侦探拍的照片他就觉得两个人关系不简单,如果这事传出去还得了?

    所以在年夜饭的时候,他宣布解除楚诺继承人的身份,引起了不小的骚动。当时楚旭难得从国外回来吃年夜饭,白络霜和楚彬银也在,楚家其他亲戚也在。楚业矢那一句话让所有人都愣了,率先反应过来的还是楚旭。

    “爸,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楚诺是楚家继承人的事情在很早之前就已经定下来的,那时反对的人有不少,毕竟楚诺那么小,是谁都不会放心这么庞大的家族在楚诺手里会变成什么样。可是楚旭是独生子,其他的孩子当中就属楚旭的两个女儿有能力。男孩子自然也是有,可那毕竟是外甥,而且中看不中用。

    “是啊,爸,几年前您就不顾我们的反对,让诺儿当继承人,现在又是闹哪一出?”楚诺的姑姑发话了。

    “爸,是不是诺诺出什么事了?”当听到楚业矢要解除楚诺继承人的身份,白络霜是很震惊,她真的很想知道为什么,她能想到的只有楚诺出事了。

    楚业矢没有回答他们,只淡淡地说继承人的事情以后再商谈,至少他还活着。

    今年的年夜饭不知为何没了任何味道,众人有种食不知味的感觉。年夜饭散场后,白络霜跟着楚旭拦住了楚业矢。

    “爸,我们需要谈谈。”于是三个人去了书房。楚彬银在饭桌上听到自己爷爷说要除去楚诺继承人的身份时,心理就好像被什么挠了一样的难受,再怎么说,她楚诺是她楚彬银的亲妹妹。更何况,她……

    小诺,你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

    楚业矢的话很重,楚彬银在想楚业矢这么做的理由,她在想她们那么多年都没见过楚诺了,楚业矢为何突然之间要宣布解除楚诺继承人的身份?

    楚业矢之所以会这么说的原因是什么?楚彬银想到的可能性只有楚业矢一定见过楚诺,不然不可能突然间做这个决定的。

    是的,楚旭和白络霜猜测楚业矢一定见过楚诺所以去找楚业矢谈话。楚彬银凑巧路过书房,隐隐约约间听到了类似争吵的声音。

    “看看你们平时都在忙什么,看看你们教的好女儿。”楚业矢真的觉得自己要被气死了,但是他也没说具体原因,不管楚旭和白络霜怎么问都不说,只说想知道原因自己去问楚诺去。

    楚旭和白络霜吃瘪,他们后来打电话没人接,传真机也一样。依楚业矢的态度来看,楚诺应该不是出事,而是做了什么让楚业矢不高兴的事情,不然楚业矢不会说那种话的。

    “我楚家没有这个人,不要在我面前提起她。”

    楚诺这个名字就好像变成了禁忌一般,平时也就只有楚彬银会想一想,偶尔和白络霜聊天提起。

    后来,银行电话打过来,说保险箱里有他们的东西。白络霜、楚旭和楚彬银去了才知道,是一张银行卡和一叠白纸,而白纸上赫然是白络霜给楚诺的传真,那么银行卡也就知道是谁的了。

    查过银行卡的流水账,三人才发现只有打进没有取出,而且账户来源都是她白络霜。

    那么多年,分文未动,这意味着什么?白络霜不敢想。

    “请问,是谁放这的?”白络霜当时这么问。

    “是一名姓古的小姐。”银行工作人员的回答,来银行办业务的姓名必须要有的,所以楚诺让古飞琴去了。

    姓古?!

    难道是——

    小诺,你在哪里,又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你知道这里有个人很想你吗?

    到底多少年了,只要一提起这个名字,心就会像撕扯般得疼痛。

    “小诺。”

    “子莜。”

    “我想你了。”

    最后,却是两个人的心声。

    更多原创耽美小说尽在耽美中文网http://www.blnovel.com

    如果您喜欢本作品,请记得点下方的“投它一票”,以及多发表评论,这是对作者最好的鼓励!
看不完请按CTRL+D自动添加到收藏夹,下次接着看    快捷键:上一页“←”,下一页“→”,目录页“Home”或“End”。
我也要发表评论查看全部评论 《楚风韵gl》最新评论  本页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
匿名
发表于 10-09 17:29
没事  不是弃更就好    我会一直等着你更新的
 
冷影清莫化幽冥
谢谢,不会弃的,就是慢了点(努力捋大纲中……)(发表于 10-09 21:40)
 
匿名
发表于 10-04 06:54
作者是弃更了吗?
 
冷影清莫化幽冥
不好意思,网络有点问题,文章传不上(发表于 10-07 20:51)
 
游客
发表于 09-11 00:22
希望过不了多久就能看到新的一章 加油
 
游客
发表于 09-10 19:04
一章不过瘾啊,等了那么久
 
冷影清莫化幽冥
很努力挤时间了QAQ我也觉得不过瘾23333(发表于 09-10 20:29)
 
游客
发表于 07-25 23:43
加油更
 
冷影清莫化幽冥
好的,谢谢支持(发表于 09-01 14:50)
 
游客
发表于 08-24 22:50
期待着
 
游客
发表于 08-24 22:50
哎,等待很苦啊,期待结果
 
游客
发表于 08-20 22:36
怎么还没更新
 
游客
发表于 08-13 20:39
求更新,亲啊,结果啊,要美好的
 
游客
发表于 07-28 00:48
求更新
 
评论内容:请勿发表人身攻击、广告及其它宣传类言辞,最大留言数500字,请自觉遵守相关政策法规。

验证码: 点击获取验证码 匿名发表
GL小说总榜
最新GL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