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 码: 保持登陆  作家   忘记密码  注册会员  注册作家
耽美小说->楚风韵gl章节列表 > 楚风韵gl_邂逅 子莜

楚风韵gl 邂逅 子莜

    两年的时间在不知不觉中过去,在某个小城市的三室一厅标准公寓里头,居住着三个女人和一只雪白色的犬。

    这只雪白的犬不似平常人家的狗,两年的时间,这只雪白的犬也已长大,虽体型庞大但丝毫不影响它本身的灵敏度。在它的脖颈上套着的是蓝白相间的围脖,谁都知道蓝白相间的可都是楚家的信物。

    不错,此犬的主人正是楚家的少主,被楚家人认为失踪了的楚诺。而楚诺之所以被人认为失踪纯属是因为她有很多年没在楚家人面前出现过了,而且也没回过楚家,更别提有人见过她。对于楚家的人来说,楚诺就像失踪了,可楚家一家之主楚业矢却很少提及楚诺这个名字,连年夜饭也是,多少会有人觉得奇怪。

    你说楚业矢的孙女很久没见踪影,而他却不闻不问,要不,是不想管;要不,就是他知道什么,但却啥也没说。所以,这让人不知是捉急还是郁闷好。

    在这个公寓里头一是楚诺,剩下的两个人自然是古家二姐妹,古飞琴和古含梦。

    楚诺把自己的行踪隐藏得很好,她白天呢基本上很少出门,要出门呢,必然也是去不惹眼的地方。她从脱离楚家的视线开始就是自己赚生活费,而她的生活费的来源其实也是有的,她妈妈白络霜每个月都会固定给她的卡里打生活费,不过她都没用。

    白络霜给她开的卡自然还在她身上,而这几年她用的是自己后来办的卡,里面都是她自己挣的钱。她大多的开销都是生活上所必须的,至于古家二姐妹的工资自然也是有人给的,不过不是她楚诺。

    虽然她的钱不多,可也不少,毕竟有许多都是她自己做任务领的工资。

    人们都知道这城中有个人身手了得,于是他们通过一系列方式联系到那个人让他帮忙。据说那个人喜欢晚上出现,而且说话算话,一诺千金。因为没有人见过他,也没有人知道他叫什么名字。不过很多人都说那个人是个很漂亮很有气质的女人。

    因为不知道名字,性别无法考证,只知道那个人从来不失信于人,人又长得漂亮,所以有人称他为夜伊言,也有人叫他夜幽伊人,大多人都是叫他夜伊言的。

    人们怎么说怎么做楚诺不管,她也不知道夜伊言是谁,她只知道她要接单,只有不停得接单,她的能力才会有长进。

    虽然楚家的人都说楚诺没回家过,而事实上她楚诺在她十七岁那年是回过家的,只是,楚家没有人知道,知道的人也只有她身边的两个忠诚保镖。

    不过也不知道楚诺回楚家的那趟发生了什么,总之她回来的时候总觉得她变了,变得没那么单纯和幼稚。她恋上了酒这种东西,一喝就是三年,而且,还很喜欢呆在一个很有古典风味的酒吧里喝酒。

    酒吧的外观是木质的,有很浓郁的古风韵,让人一眼望去甚感舒心。楚诺会喜欢窝在这里并不是没有任何理由的,她觉得就算在这里什么都不干,也不会让她觉得是浪费时间。也许是因为这里的地理位置,又或许是因为这里面的氛围,更或许是酒吧里有一股浓郁的檀香的味道,让人安心。

    这家酒吧叫‘沐馨’,每天来这的人都挺多,大多人都是订了座位才前往的。其中也不乏楚诺,她很喜欢坐在角落里,因为她不喜欢被人注意,同时也不喜欢被人打扰,她只是想安安静静得欣赏风景。

    楚诺每天必定会来‘沐馨’酒吧,而且都是同一个位置。今天也如此。

    楚诺坐在位置上,摇晃着酒杯中的猩红液体,而她的视线始终都是停在对面,不发一言。而坐在她对面的是古家二姐妹,她们也不知道她们的少主在想什么。酒是楚诺点的,而菜和零食是古飞琴点的,因为楚诺不会点这些。

    “少主,吃点东西吧。”古飞琴也不知道该说什么,楚诺每回喝酒不吃东西,很是伤身体,可她也劝不了,毕竟她是知道原因的。

    楚诺闻声收回思绪,视线停留在古飞琴和古含梦二人手肘上系着的楚家信物,随后抿唇一笑。她没有让她们摘下,她也不知道为什么。明明不想被发现,她也没说。虽然古飞琴曾经想过摘下的,但是想想还是觉得戴着比较有保障一点就没摘了。

    看着酒杯里的液体,楚诺的眼神有些迷离。她喝了三年的酒了,她发现自己越来越离不开酒这种东西了。从第一次喝酒的一杯倒慢慢练就了千杯不醉的体质。她这样喝酒古家二姐妹是担心的,劝过可没用,也就只能这样看着。

    楚诺有时候一坐就是几个小时,有时候一坐就是一天。从酒吧开始营业到酒吧停止营业,有时候她走神忘了时间,还是服务生提醒的。久而久之,这里的服务生基本都认识楚诺这号人物。

    都说楚家少主又帅气又漂亮,这两个词同时用在她身上一点也不别扭,就算女人喜欢上她也不奇怪。尤其是楚诺安静的时候散发的忧郁气质很吸引人,因为此,有不少人想来搭讪,不过最后都是被古家二姐妹给瞪回去的。虽然古家二姐妹长得也不普通,但和楚诺一比还是差远了。

    楚诺没有心思想这些,而且她也不在意。虽然她不知道这家酒吧的老板是谁,不过,她知道,这酒吧的酒挺好喝的。

    天色渐渐暗下来,已是黄昏时刻。酒吧里的人还是挺多的,觥筹交错,欢歌笑语,渐而远之。

    ‘啪嗒’

    酒杯摔碎的声音让酒吧里的人不约而同的停下了手中的筷子看向了声源处。

    “叫你们管事的来!”粗犷的男音在耳边响起,酒吧里顿时安静十分,只有音乐还在放,是那么得舒缓,和此时的场景却是那么得格格不入。

    楚诺斜眼看了下那个酒杯摔碎的人,就在她附近。如此有雅致的酒吧,安保设施应该差不到哪里去。这个点,酒吧闹事似乎也挺正常的。不是耍酒疯就是故意而为之。

    一般装修不错的酒店安保措施是挺强的,不过这是酒吧。保安还是有的,不过似乎解决不了。

    片刻的安静之间,木质的楼梯传来‘抵扣’‘抵扣’的声响,似乎有人从二楼下来。此时大厅里异常安静,高跟鞋的声音由远及近,想必是个女人,而且,还是个挺有气质的女人。

    楚诺并没有去注意那边发生的情况,她仍然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古飞琴看得出来她们少主在神游,也不打扰她,微微看了眼那边正在谈话的几个人。

    来者是这家酒吧的女主人,方子莜。‘沐馨’是她父母的心血,是她父母留给她的遗产。虽然说‘沐馨’的规模不大,可也不小。一般客人有意见的时候都会选择叫经理或者老板。

    其实方子莜完全是不用来的,酒吧虽不大,经理还是有的。

    “不好意思,先生,请问我们哪里让您不满意了呢?”方子莜看了看被打碎的玻璃杯,酒桌上也并无不妥。随之,心下了然。

    此时人已并不多,发生了这么一出,看戏的人自然也有。不过,方子莜注意到角落那桌的人似乎一点都没受影响。自然,最好是不要影响其他客人。

    “不好意思?让我们喝变质的酒水就不怕出人命嘛?”彪形大汉不屑得哼了一句。

    “先生您说笑的吧?我们店的酒现调现卖,是您不会喝酒?还是来砸场子的?”方子莜淡淡地说。身为人民教师,该有的洞察力还是有的。

    “可笑,酒是什么味我还会不知道?你们也不闻闻这酒的味道,分明就有一股骚味。这样还叫酒?”也不顾对方说没说话,又继续。“如果你不赔咱们弟兄这个数,你这酒吧也别想开了!”说着,伸出五个手指头晃了晃。这大汉脚踩着板凳,煞有一幅地痞流氓的样子。

    “你当抢银行啊?”边上的经理一看不乐意了,这一看就知道是来砸场子的,对这种人还需要客气什么?“你最好赶紧走,不然我们就报警了!”经理一边说一边掏出手机。

    这手机还没掏出来,一把水果刀就架在了脖子上,大厅里一时安静异常。连原本在放的音乐也戛然而止。

    “谁敢动一下,我就要了他的命!”大汉扫视了下周围,用眼神示意自己的伙伴开始行动。

    大汉挟持着经理一步步往柜台走,在场的人都没有想到事情会变成这样,再看方子莜,她也是被人在脖子上架了刀子的。

    正当这群人在柜台打算取钱的时候,不知从哪里传来了手机振动的声响。一时间所有人都在拿自己手机,心里也是有期待的,希望有人能来救自己。

    “都给老子别动!”大汉见此吼了句,把吧台的酒杯往地上一砸,顿时大厅里有恢复了安静,估计连针掉在地上都能听见。

    酒吧的门不知什么时候被人锁上,隔音效果太好,没有人知道里面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手机振动的声音一直没停过,听着声响不难听出手机是放在桌子上,通过桌子上的玻璃被放大了声响。

    几乎所有人的耳朵都在找声源,大汉是架着经理在找。越走里面这振动声响越小,那么这声源自是在外面。而坐在外面的除了角落里的三个女人,并没有其他人。

    方子莜是距离楚诺最近的人,在手机振动最开始振动的时候,她就知道是谁的手机。眼睛不由自主得飘到坐在角落里、仍不动声色得在饮酒的女生身上。

    方子莜眯起了眼,其实她一直知道这两年有那么几个人一直光顾自己的酒吧,而且坐的还是同一个位置,一直没变过。

    喝酒的那个女生,方子莜并不认识她,可她看得出这个女生心里有事,而坐在对面的那两个人,应该是她的什么人吧?

    发生了这种事,还能镇定自若得在喝酒吃东西的人,除了楚诺也没有别人了。的确是她的手机在振动,可她似乎没听到没感觉到一样,直到脚步声传来。

    当大汉循着声源靠近时,古飞琴和古含梦是从位置上站起来基本上是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挡在了楚诺的位置前。

    大汉没有反应过来,方子莜也没有反应过来,楚诺是慢悠悠得看了眼手机又看了眼站在自己边上的两个人。然后眼神又绕过去看了看大汉,似乎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

    “我到底是接,还是不接呢?”懒洋洋的声线从后面响起。古飞琴和古含梦自是听得出她们少主是在问她们,心下知道是谁的电话。

    “你敢!”对于女人不把他放眼里,大汉明显动怒了。可惜,古飞琴和古含梦并不理会他。

    “少主多日没有和主上联系,主上挺挂念你的。”虽然知道楚诺不会听进去,但是古飞琴还是说了。

    有时候一个称谓作用还是挺大的,即使古飞琴说得再小声,在场的人都还是能听得一清二楚的。

    不过大汉并没有过多的在意称呼,他一边盯着柜台的伙伴,另一边还要看着楚诺不接电话。氛围一时之间有些紧张,可是在方子莜的眼中,这三个人此时此刻在这里是如此得格格不入。

    她们似乎丝毫不把眼前的这起抢劫当做一回事,倒像是看客一般在这谈笑风生。比起大汉,方子莜还是注意了下她们口中的称谓。‘少主’和‘主上’不像是这个年代该有的称呼,可是似乎又在哪里听起过。

    似乎楚诺不接,手机铃声就不会断掉。中间也不是没停过,不过只是停了一会儿又开始响了。锲而不舍的铃声,正如楚诺本人,她是选择性得当作没听到。

    “把电话给老子扔过来!”大汉耐不住性子,把经理是推到一旁,用小刀指了指他的脸,“给老子乖乖蹲着!”随后又指向了楚诺。

    “说起扔-”楚诺嘴角微微上扬,故意把声音拉得老长,从位置上慢悠悠得站起来,在所有人的注视下,从古飞琴和古含梦的身后走出来,径直走到大汉面前,小刀离她的脸的距离只有不到一个拳头的宽度。

    在楚诺出来的时候,在座的所有人已经被她的样貌吸引住,大汉也不例外。虽然方子莜知道有个女生几年来一直来自己的酒吧,但是她从未认真得看过她。夕阳投影在她的脸上,是那样的柔和,黑色的眼眸是那样的深邃,只一眼,方子莜便定格住了。

    这个人,怎么可以生得如此漂亮?不止是漂亮,还有举手投足间的帅气与从容。

    在众人都沉醉在楚诺的相貌的时候,楚诺伸出手轻握大汉拿小刀的手,眸间渐渐有了丝笑意。

    一股刺骨的寒凉只逼心头,大汉有些木讷得回神:这个女人的手好冷。

    “我觉得该扔出去的应该是——你吧?”楚诺眸中的笑意更浓。手微微一转,只听得‘咔擦’一声,腕骨骨折的声音是如此清脆,小刀从空中滑落。

    ‘啪嗒’一声,大汉惊愕得看着她,在座的客人更是一脸不可思议。他们本以为这个看起来年轻、身高很高的女生的只是长的漂亮而已,没想到身手了得。

    “老子真是小看了你了!”大汉怒了,自己身材魁梧竟然还会被小姑娘折了腕骨?心里很是不服气,抡起拳头就要砸向楚诺。

    ‘咔擦’又一声,从腕骨到手肘,再到下巴,只有一分钟不到的功夫,就只见大汉已经瘫倒在地上,痛苦得抱着自己的手臂。

    边上的同伙眼见自己的头儿倒下,连忙上前,这回动手的不是楚诺,而是古飞琴和古含梦。楚诺看了看即将被解决的强盗,侧头看了看仍然被挟持的方子莜。一步步上前,那人竟没有注意。

    楚诺只是伸手轻轻把人往前一拉,那个人似乎才注意到事态的发展。在楚诺还未打算出手时,便已逃之夭夭。

    几分钟的时间,酒吧又恢复了以往的太平。不同的只是吧台有些凌乱,酒杯被打翻了几个而已,损失并不惨重。

    方子莜并没注意那几个人最后是怎么逃走的,刚才楚诺伸手拉她的时候,刺骨的寒凉从指尖直达骨髓,让她一怔。

    这个人的手竟然可以如此之冰,就像那十二月的天,明明现在才是初秋。

    “姐姐没事吧?”楚诺丝毫没觉得刚才有何不妥,酒吧里似乎并没有因为刚才的‘突发事件’而少了人,相反,人越来越多,现场也不知什么时候被整理干净。

    “谢谢。”方子莜微微笑了笑,“不知我有没有荣幸请小姐吃顿饭?”

    “小孙,这三位的单免了。”也不等楚诺回答,便开口对方才被挟持的经理说道。随后又看向楚诺,眸中渐渐有了暖意。

    楚诺看了看天色,又看了看古飞琴和古含梦。“有人请客为什么不吃呢?更何况,是老板娘请客。”楚诺微微一笑,刚才那句话她又不是没听出来。她楚诺不缺钱,但是有人请客那感觉自然就不一样。

    楚诺说什么自然是什么,古飞琴和古含梦是不会反对她,更何况这酒吧的老板是请她们少主吃饭又不是喝酒,她们也希望她们少主能吃点东西垫垫肚子,而不是一味得喝酒。

    “方才真是谢谢你了,你叫什么名字?”在高级的包厢中,两个人面对面得坐着,古飞琴和古含梦在两边坐着,偶尔会给楚诺夹夹菜什么的。

    “我姓楚,单名诺。”楚诺淡淡笑了笑,看了看眼前的菜,都好清淡的呢,而且放在桌上除了牛奶并无其他。

    “楚诺,诺诺。”方子莜低声念了句,殊不知楚诺是听到了的,目光微愣,这个称呼很久没听到了呢。

    “我姓方,方子莜。子是君子的子,莜是莜麦的莜。”方子莜接着说了自己的名字,名字这回事都有多音词,解释得清楚一些还是有必要的。

    “想必姐姐是个老师吧。”楚诺尝了口方子莜特地让人暖的开胃汤,味道还不错。虽然是初秋,很多人仍然贪凉喜欢冷饮,可是她楚诺喜欢喝热的。这会儿手心也有了些温度,心下有些感动。

    “诺诺是怎么看出来的呢?你在我的酒吧呆了三年,我们彼此也未见过面,我也看不出诺诺的身手可以打倒大汉。”方子莜笑了,被说中也没什么的,她的确是老师。

    “从姐姐的谈吐,还有刚才在楼下的临危不乱,我就在想姐姐如果不是老师应该就是某些企业的高管吧。”当方子莜从楼上下来的那一刻,楚诺其实是注意过的。

    “那,为什么我不是高管或者其他呢?”方子莜眸中笑意不减,看向楚诺的眼神多了些深意。

    “因为,姐姐身上的书卷气。”楚诺笑笑,没再说话,慢条斯理得吃着碗里小山一样的菜。方子莜也没有再说话,看着眼前被照顾的像公主一般的人,眼神不禁变得柔和起来。

    这个孩子给她的感觉很不一般,她口中的书卷气想必是因为刚才她拉她时嗅到的吧。单凭气味就能判定出一个人的职业,一个人的好坏,并不是所有人都能做到的。

    虽然,是第一次认识,可是,却不像是第一次。她方子莜莫名得想深入认识眼前这个看似不易接近,却让人相处得快乐的女生。

    或许,楚诺本就是这么一个人,和她相处其实是件快乐的事。只是,不知何时变得让人觉得她不易接近。

    诺诺,要是,你是男孩子就好了。

    更多原创耽美小说尽在耽美中文网http://www.blnovel.com

    如果您喜欢本作品,请记得点下方的“投它一票”,以及多发表评论,这是对作者最好的鼓励!
看不完请按CTRL+D自动添加到收藏夹,下次接着看    快捷键:上一页“←”,下一页“→”,目录页“Home”或“End”。
我也要发表评论查看全部评论 《楚风韵gl》最新评论  本页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
匿名
发表于 10-09 17:29
没事  不是弃更就好    我会一直等着你更新的
 
冷影清莫化幽冥
谢谢,不会弃的,就是慢了点(努力捋大纲中……)(发表于 10-09 21:40)
 
匿名
发表于 10-04 06:54
作者是弃更了吗?
 
冷影清莫化幽冥
不好意思,网络有点问题,文章传不上(发表于 10-07 20:51)
 
游客
发表于 09-11 00:22
希望过不了多久就能看到新的一章 加油
 
游客
发表于 09-10 19:04
一章不过瘾啊,等了那么久
 
冷影清莫化幽冥
很努力挤时间了QAQ我也觉得不过瘾23333(发表于 09-10 20:29)
 
游客
发表于 07-25 23:43
加油更
 
冷影清莫化幽冥
好的,谢谢支持(发表于 09-01 14:50)
 
游客
发表于 08-24 22:50
期待着
 
游客
发表于 08-24 22:50
哎,等待很苦啊,期待结果
 
游客
发表于 08-20 22:36
怎么还没更新
 
游客
发表于 08-13 20:39
求更新,亲啊,结果啊,要美好的
 
游客
发表于 07-28 00:48
求更新
 
评论内容:请勿发表人身攻击、广告及其它宣传类言辞,最大留言数500字,请自觉遵守相关政策法规。

验证码: 点击获取验证码 匿名发表
GL小说总榜
最新GL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