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 码: 保持登陆  作家   忘记密码  注册会员  注册作家
耽美小说->楚风韵gl章节列表 > 楚风韵gl_邂逅 小舒

楚风韵gl 邂逅 小舒

    所谓雪山,就是一年四季被冰雪覆盖,气温常年维持在零摄氏度以下,几乎没有人会选择去雪山进行体育锻炼,也就只有考察队和旅游团才会上雪山吧。

    今年,有三个人登上了这座不知名的雪山。她们并不是游客,也不是考察队的人员。其中两名女子身着黑衣,手臂上系着蓝白绳。而另一名女子则是一身白色,穿着单薄几乎要和雪山融为一体。在她的脖颈上戴着的是她从小戴到大的颈套,颈套下悬挂着一条银白色的十字架在阳光的照耀下,甚是夺人眼目。

    “少主,您已经十年没回过楚家了,今年还一样吗?”其中一位黑衣女子问道。

    “嗯,如果今年没意外的话想回去一趟再上这儿来。”楚诺微做思量,笑答。那个家,回去又能如何?不回也罢。

    旁边的两名黑衣女子正是从小呆在楚诺身旁的忠诚护卫古含梦与古飞琴两姐妹,;两人每年都负责捎平安口信给楚业矢。当然,她们只负责捎口信,至于楚诺的行踪,她们一概不说。她们的行踪向来诡秘,想要跟踪也是件不容易的事情。

    两人都很默契地不说话,她们的少主是说到就做到的人。可是,什么叫如果没有意外?

    似乎楚诺已经预料到了接下来可能会发生的事情,可是她一概不躲,仍然是微笑前行。来雪山的目的本来就是强身健体,正所谓冻冻更健康嘛。不止如此,其实她也想趁机放松一下,不过她的放松方式也挺特别的。

    楚业矢对于楚诺的行踪是越来越不知道了,现在楚诺身边跟着的也只是当初楚诺舍命救下的人。她们并不是楚业矢的人,所以,她们也只是楚诺的人。楚业矢不知道楚诺的行踪也是很正常的,毕竟楚诺从几年前脱离了团队,一人揽下所有的任务,碰到分配任务的时候就会交给身边的两位去处理,所以在其他人面前,她基本上属于不用出面的人物,很少人能见到她。

    雪山的温度并非常人所能忍耐,但是楚诺却只穿了单薄的两件,可能是因为特殊体质的缘故,她耐寒能力非同寻常。撇开温度不说,山路本来就不好走,何况上方还有厚厚的几层积雪,更是增加的前行的难度。虽然三个人走的已经很小心了,但是楚诺还是很不幸地脚底打滑了。

    “少主!!”

    古飞琴与古含梦根本来不及反应,伸手想去拉人为时已晚,眼睁睁地看着楚诺就这么滚下了山坡,在白茫茫的雪中消失不见。二人好不容易从呆愣中回神,可是眼前除了白色的雪以外哪里还有楚诺的影子?更何况楚诺本就一身白色,更是增加了寻找的难度。

    二人是顺着方才楚诺消失的方向一路呼唤一路找寻,阳光渐渐西斜,她们必须赶在日落之前找到她们的少主,不然等到天黑想必凶多吉少了。

    楚诺从山坡上滚下的时候,脑海是一片空白的。后来身体是不知道撞到了什么似乎停了下来,可是,那个时候,楚诺已经失去了自我意识。

    夜幕渐渐降临,窗外的天空在飘着雪。一层又一层覆盖在雪地上,那么厚,那么冷。小木屋内,有个白衣女子在火炉前沉睡,而在她身旁的是两名黑衣女子。她们一直守在白衣女子身旁,不断地往火炉里添柴。而在火炉的前方,蜷缩着一只雪白色的猎犬。

    要不是这只猎犬,古飞琴和古含梦根本就找不到人。也多亏了这只猎犬,楚诺才没有被冰雪覆盖。可是,楚诺受伤不轻,衣服被刮破不说,还划伤了很多处。被找到的时候楚诺整张脸苍白地没有一丝血色,全身都是僵硬冷冰冰的,后来基本都是靠雪猎的体温才慢慢恢复回来的。

    楚诺身上的伤口虽然都做了紧急处理,可是随身带着的药物远远不够用。楚诺不仅是受伤昏迷,更要命的是,楚诺发烧了。古飞琴是把背包里能盖的东西都拿出来把楚诺裹了个严实,以保证楚诺的体温维持在恒定值。这间小木屋看着简陋,但让人欣慰的是该有的东西还是有的。

    “姐,少主她怎么样了?”看着仍然紧锁眉头、额冒冷汗的楚诺,古含梦担忧得看向自家姐姐古飞琴。可是,古飞琴的脸色也不是很好。

    “少主受的是轻伤,不过,因为在雪地里呆太久的缘故,少主现在烧得厉害,伤口也有感染的趋势。”在楚家多多少少学过点医,懂一些,不过,这些也是必须的。

    可是不是已经处理过了嘛?古含梦还没问出口,古飞琴打断了她想问的话。

    “虽然少主的伤口已经做过了处理,但是我们带的药物已经差不多用完了。所以。”说到此,古飞琴顿了顿,看向古含梦,好一会儿,让古含梦不禁疑惑起来。

    “所以,等天一亮我会下山一趟去买些药回来,顺便回趟楚家和主上说一下。我会尽快赶回来,少主就交给你照顾了,你自己也要小心,知道了嘛?”古飞琴最担心的还是自己妹妹,眼神里尽是担心。

    “姐,你放心,我会好好照顾少主,也会好好照顾自己的。”古含梦会心一笑,她姐就是喜欢担心她,她已经不是小孩了。说她有恋姐情节吧,她是有的,而且,她总是被古飞琴保护着的。

    “那就好。”古飞琴欣慰得笑了笑,顺势把古含梦揽入怀中。自己毕竟只有这么一个妹妹,而且,她喜欢和古含梦相处的感觉。似乎彼此心里都清楚,也形成了一种默契,谁都离不开谁。

    第二天天一亮古飞琴就出发了,以最快的脚程抵达了山脚,时间已经指向了上午九点。因为山上讯号不好,所以没能联系到人。其实,她也不想联系别人,一方面比较麻烦,另一方面,可能会被楚业矢知道。为了安全起见,她还是选择自己跑一趟。

    随手拦了辆的士,报了地址,向楚家大宅出发。她几乎每年都要来一趟楚家,不是一个人就是和古含梦一起来,而来这里都只是为了稍个口信,报个平安。

    话说楚诺是可以打电话报平安就好的,可是,她不是没有这么做过。一两次还好,次数多了,楚业矢几乎都不怎么接她的电话了。所以她选择了这种方式,她其实也知道楚业矢有派人找过自己,但是,她现在并不想见自己的任何家人。对,她不想,也不是没有任何原因,她也不愿再去想。

    现在的天已是初冬,古飞琴赶到楚家时已是十一点多。楚家的饭点已经过了,而楚业矢此时此刻是呆在书房里头。

    ‘叩叩’门象征性得敲了下,便从里面传来沉稳有力的声音。

    “进来。”

    “主上。”古飞琴进门,恭恭敬敬地行了个礼。

    “诺儿她,是不是又不回来了?”楚业矢点了点头,手头上的书本他已经是毫无兴趣去看了。

    “是的,主上。少主一切安好,您无需挂念。”古飞琴平静得答道,她古飞琴的优点就是处事不惊。

    “诶。”楚业矢无奈得叹了口气,随后拿起靠在桌边的拐杖从椅子上慢慢起来,走到窗边又缓缓开口。

    “就算问你她在哪儿,你也不会告诉我的是嘛?”楚业矢说这话的时候,他是疲惫的,他只是想看看孙女而已,就这么简单,可是,却那么难。

    既然你知道我不会说,又何必问呢?古飞琴终究没说出口。“飞琴还要回复少主,飞琴先走一步。”古飞琴微微倾身,未等楚业矢开口便已开门离去。

    古飞琴赶着去买药并未注意到门外站着的楚彬银,楚业矢的长孙女,但凡楚彬银说的基本上楚业矢都是举双手赞成的。楚彬银是楚家的千金,因为楚诺没怎么回家,可以说三千宠爱都集于楚彬银一身。明眼人都看得出来楚业矢对自己的长孙女很不一般。

    古飞琴和古含梦是楚诺身边的人,这一点她楚彬银还是知道的。毕竟她很关心楚诺什么时候回来,也就认识了这俩姐妹。她知道她们俩一定知道楚诺在哪,那么跟着她们就一定能找到楚诺。

    古飞琴是不知道自己被跟踪了,她现在一心挂念还在山上的二人,根本没注意到那辆银白色的私家车。她去了趟药店,买了药又形色匆匆得坐计程车离开了。

    楚彬银看着计程车离开,并未跟上去。并非因为古飞琴发现她,而是她自己也不知道到底是跟还是不跟。说实在的,她想楚诺没错,可是,即使见了面又如何?

    “楚医师?”

    不知谁叫了一声,把楚彬银拉回了现实。怎想她不知何时已下了车,进了刚才那个药店。叫她的人自然是药店的店主,楚彬银毕竟是个医生,而且还是白络霜的女儿,药店的人认识她也不稀奇。

    “楚医师是来买药的嘛?”医生来药店买药其实也挺寻常的,但是像楚家这种豪门世家,楚家的人基本上应该是足不出户就有人帮忙才对。所以药店的店主感到些许奇怪。

    “不是,我想问问刚才在您这买药的人她买了些什么药?”楚彬银思索了一下,问。

    “就是平常家庭里的常备药。”店主如是答道。

    “没什么特别的?”楚彬银不甘心得询问,她不信就那么简单,可事实就是那么简单。

    “要说有什么特别的,她也只是多买了些伤风感冒药和退烧药。”看楚彬银那么在意,店主还是很努力得想了想。

    “好的,谢谢。”

    只是多买了些感冒药和退烧药嘛?从这些药物她也只能猜测有人感冒发烧,并不能推出其他,比如是谁感冒了。那时她在门外也没听到多少,更何况古飞琴也没说多少有关于楚诺的事情。可听她爷爷的口气,她爷爷似乎也不知道楚诺在哪?既然如此,那就是楚诺不想让人知道她在哪,可是,这又是为什么呢?她真的不知道。

    当古飞琴赶回雪山的时,时间已经不早了。她基本上是跟着那只雪猎下山和上山,也不知道这头雪猎是不是通人性,也不知道它有没有主人。

    一夜过去,在古飞琴和古含梦的悉心照料和药物的作用下,楚诺的烧退了好多。

    当楚诺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晚上了。她觉得自己的头很沉,而且自己似乎睡了很久?还有,她总觉得自己的脸颊粘糊糊温热热的,好像有什么东西在舔她?

    睁开眼的时候,才发现的确是有东西在舔她的脸,而且还是一只毛茸茸的狗?看了看四周,发现自己是在一间木屋里。此时此刻火炉的柴还在燃烧,而在她边上睡着的是一直在照顾她的古家两姐妹。

    看二人睡得那么香,楚诺没有叫醒她们,嘴边勾起了一抹暖容。伸手摸了摸雪猎的小脑袋,笑了笑。

    “小家伙,你叫什么名字啊?”雪猎并不大,也不重,而且抱在怀里让人甚感舒服。楚诺也不担心这头山上的猎犬会不会咬人,可她就有那么种感觉,它不会咬她。

    “嗷呜~”雪猎似乎真的通人性,在楚诺的怀里蹭了蹭,舒服得呜咽了声。

    “嘘~别吵醒她们了。”楚诺赶忙示意噤声,压低了声音说。雪猎似乎也听得懂,没闹了。

    “呵,乖乖,快点睡吧,明天我们还要上路呢。”

    在楚诺的安抚下,雪猎睡着了,不过楚诺并没有睡,毕竟她睡了挺久了。当天蒙蒙亮的时候,古飞琴和古含梦便醒来了。她们惊讶的发现火炉的火烧了一夜竟然没有熄灭,而且,她们这两天一直在照顾的人竟然醒了?这是梦嘛?

    “少主,你什么时候醒的?”她们竟然不知道。

    “昨天晚上,看你们睡得那么香就没有叫醒你们。你们照顾我挺辛苦的吧,我现在感觉好多了。”楚诺笑笑,昨晚睡不着,她就一直在添柴,不然火就灭了。

    “保护少主的安危和照顾少主是我们的职责,少主受伤已是我们的失职,岂敢让少主再照顾我们——”两个人一听皆已是热泪盈眶,她们原本跟在楚诺身边是为报答救命之恩,而现在,她们几乎已经认定了眼前这个比她们小几岁的人当自己的主子。

    “生死有命,并不是你们的过错。”是生是死,对于现在的楚诺来说,一点也不重要了。

    “少主——”两姐妹还想说什么,便被窗外的呜咽声和嚎叫声打断了。

    “这声音是——”楚诺停下了加柴的手,看了下自己的被窝,小家伙不在了。那个嚎叫分明就是狼嚎,心下暗道不妙。

    窗外狼群围着一只雪白的犬,它的身型没有狼那么大,在它的喉间滚动着声声呜咽,它没处可躲,在它的脚上淌着鲜红的液体。

    “少主,当时可是它救了你啊。”古飞琴道。

    “我知道。”不然为什么会一直守着她呢?一头犬一生只会认定一个主人,这也是同一个道理。

    楚诺拿着火把开了门,一股冷风扑面而来,让她更是清醒。她和人斗过,就是没和动物斗过,尤其是狼群。

    狼群看到有人过来退后了一些,而雪猎趁这个机会是躲到了楚诺的身后。在狼群想近身的时候,楚诺是把手里的火把往前一抛,狼群是吓得拔腿就跑。

    这时候古飞琴和古含梦也已经给雪猎包扎好了伤口,整理好了东西。

    “小家伙,你叫什么名字?”楚诺蹲下身子把雪猎抱在怀里,摸着它的小脑袋问到。可是雪猎也只是看着她,那呆愣的模样煞是可爱。

    “要不我给你取个名字好了。”楚诺想了想,看向古飞琴和古含梦,二人皆是摇摇头,取名字不是她们的专长。

    “嗯,你很可爱,又那么白,让人看了很舒服,就叫你小舒好了。小舒~”而雪猎似乎挺满意这个名字,开心得应了两声。

    “小舒,你愿不愿意和我们一起走呀?”也不知道雪猎能不能听懂,但对于楚诺这种拐跑小动物的行为,古飞琴和古含梦是一个头两个大。

    雪猎似乎听懂了,叫了两声还摇了摇尾巴。楚诺将楚家的信物蓝白绳弄成了项圈,套在了雪猎的颈上,乍看之下很是匹配。楚诺很满意自己的杰作,笑了笑。

    “我们走吧。”

    看来以后的日子不会太寂寞。

    更多原创耽美小说尽在耽美中文网http://www.blnovel.com

    如果您喜欢本作品,请记得点下方的“投它一票”,以及多发表评论,这是对作者最好的鼓励!
看不完请按CTRL+D自动添加到收藏夹,下次接着看    快捷键:上一页“←”,下一页“→”,目录页“Home”或“End”。
我也要发表评论查看全部评论 《楚风韵gl》最新评论  本页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
匿名
发表于 10-09 17:29
没事  不是弃更就好    我会一直等着你更新的
 
冷影清莫化幽冥
谢谢,不会弃的,就是慢了点(努力捋大纲中……)(发表于 10-09 21:40)
 
匿名
发表于 10-04 06:54
作者是弃更了吗?
 
冷影清莫化幽冥
不好意思,网络有点问题,文章传不上(发表于 10-07 20:51)
 
游客
发表于 09-11 00:22
希望过不了多久就能看到新的一章 加油
 
游客
发表于 09-10 19:04
一章不过瘾啊,等了那么久
 
冷影清莫化幽冥
很努力挤时间了QAQ我也觉得不过瘾23333(发表于 09-10 20:29)
 
游客
发表于 07-25 23:43
加油更
 
冷影清莫化幽冥
好的,谢谢支持(发表于 09-01 14:50)
 
游客
发表于 08-24 22:50
期待着
 
游客
发表于 08-24 22:50
哎,等待很苦啊,期待结果
 
游客
发表于 08-20 22:36
怎么还没更新
 
游客
发表于 08-13 20:39
求更新,亲啊,结果啊,要美好的
 
游客
发表于 07-28 00:48
求更新
 
评论内容:请勿发表人身攻击、广告及其它宣传类言辞,最大留言数500字,请自觉遵守相关政策法规。

验证码: 点击获取验证码 匿名发表
GL小说总榜
最新GL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