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 码: 保持登陆  作家   忘记密码  注册会员  注册作家
耽美小说->父皇,皇兄一锅粥章节列表 > 父皇,皇兄一锅粥_ 第十二章

父皇,皇兄一锅粥  第十二章

    那名宫女行礼道:“将军,善主儿有话传于您。”说完巫眠挥手摒退左右,宫女飞燕说道:“善主儿说请将军放心,如今已被皇上封为嫔,如若再诞下皇子的话,将来或许会封为皇后,善主儿还说将军交待的事情,她都记在心里还请巫将军放心。”巫眠听着宫女飞燕的话,嘴角划过一丝讽刺,不过又马上消失不见,真是个蠢女人,月风国皇帝只是封个嫔,就这么派来一名宫女来传话,不被有心人发现才怪,还说什么以后当皇后的蠢话,宫女飞燕传完话心稍轻松了些,善嫔娘娘也只是刚怀有龙嗣,就马上吩咐自已来传话给巫将军,看来这位巫将军在娘娘心中还挺重要,想到此继续说道:“巫将军,善主儿虽人在宫里,但还是很惦念您的。”

    巫眠本想打发了宫女飞燕,但一听此话面色突然阴沉,说道:“你说善主儿惦念本将军?你可知道说出此话的后果,嗯?!”宫女飞燕看到将军不善的表情,吓的赶紧说道:“回将军奴婢只是负责传话,其他的并未多加考虑,还请巫将军原谅奴婢过失。”巫眠不屑道:“区区一个贱婢还不配让本将军动手,记住以后此话若再传到我耳中,小心着你那贱命!回去传话给姓善的,现在也只是个嫔位,让她也不必这般得意,倘若以后有幸当上皇后,也是她的运气,听进去了就回吧。”说完把茶盖拿起放在桌子上,马上就有人上前对宫女飞燕说道:“小的送姑娘出去。”宫女飞燕起身跟着那人转身出去,出了驿站才发现自已衣服竟已湿透!

    一阵冷风吹过让飞燕打了个激灵,赶紧逃也似的小跑了起来,而此时巫眠身后出现一人,声音低沉道:“主人,此人留着……是不是?”说完做了个杀的手势,巫眠拿起茶盖摩挲着,说道:“杀她?哼,只是一个听话的狗,也不怕脏了你的手?”身后人继续说道:“那主人的意思是要留着她,好继续让其侍候善寻儿?还有,主人,您屋里那个人怎么处置呢,若是回到夜国的话,恐怕皇上他会有想法。”‘啪’的一声茶碗碎了!身后人见状单膝跪地:“属下话说太多,请主人责罚!”巫眠站起身走到门口,意味深长的说道:“当初遇到你的时候,一心寻死的样子,但是现在你完全改头换面,看来我救下你是对的。”

    身后人听此话眼中闪过一丝阴晦,但随即又消失不见,说道:“若不是当初您救了属下,属下恐怕早已见了阎王,若将来主人要了属下这条贱命,属下也定当毫无怨言。”巫眠回过头仔细着他的表情,语气漫不经心道:“别说的自已有多忠心,你这命可不是什么贱命,毕竟以前可是尊贵的很,你说是吗?”身后那人紧了一下拳头,又无力的松了开,回道:“主人,以前的事情根本不想提起,属下只想一心一意对您效忠。”巫眠不耐的挥了下手,说道:“好了,啰里啰嗦的赶紧去收拾东西,明儿一早咱就回夜国。”身后人听到立马消失不见,巫眠叹了口气又重新坐回到椅子上,隔了一会儿说道:“出来吧,还没看够吗?”

    话落离轩从门口走了进来,巫眠面无表情道:“轩?你站在门外面做什么?”离轩来到巫眠面前,面色平静说道:“将军,我只是恰巧路过,根本没听到什么,还请查明真相还离轩一个清白。”巫眠听此话忽然嘴角含笑,说道:“干什么这般严肃,从我看上你开始你就是我的人,我还有什么不信任你之说,刚才的对话即便你听到也无所谓。”此时离轩的手心里全是汗!语气温和道:“将军的话令离轩倍感欣慰,明早是不是要回夜国了?”巫眠一个伸手的姿式,离轩走到巫眠面前就势坐在其身上,巫眠轻抚着离轩瘦削的背,说道:“可是要跟以前的人道别?本将军可以给你这个方便。”离轩眼睛看向别处说道:“我记性一向不太好,不记得以前的人和事,所以没必要道别。”

    巫眠听此话意味深长看着离轩,柔声道:“回到夜国好好调理一下身子,记性不好以后记住我便可。”话落两人对视了一番,离轩俊俏的脸上绯红,紧紧的搂住了巫眠,眸子中却透着不明的光芒,巫眠一切都明白,心里不由的叹了口气,这边宫女飞燕回到宫里,急忙小跑往小筑方向赶,就没来的及看清对面,撞上了正走着的茹妃,两个人都掉入冰冷的水中!宫女月莹反应快跳了进去,把两人都救了上来,茹妃全身打着哆嗦,这才看清原来是飞燕,月莹赶紧发内功茹妃这才暖和了些,飞燕却是嘴唇冻的发紫,躺在雪地上冷的说不出话来,茹妃走到飞燕面前,冷笑道:“怎么?做了那个贱人的宫女,眼睛都不看路了,嗯?”

    说完狠狠的踢了一下飞燕,飞燕被踢的生疼却发不出任何声音,宫女月莹本身就是名杀手,对于这种情形也只是冷眼旁观,此时茹妃眼中又现杀意,蹲下身子拔下发簪在飞燕眼前晃了一晃,冷冷的说道:“我叫你去侍奉那贱人,你不但消息没传来,而且还死心踏地的为她办事,你似乎忘记了自已的身份,你只是我身边养了很多年的狗而已!但是你却不如一只狗,因为狗它是忠心,而你却是一再的背叛我!”话落手上一用力对着腿就扎了进去!还边转边说:“怎么样?滋味不好受吧?疼也喊不出来真是可怜。”宫女月莹不屑于这种宫内斗争,但碰上茹妃这种阴晴不定的主子,也算这飞燕倒霉吧。

    血不断的往外流,飞燕整个人都变的惨白,已是上气不接下气了,正当茹妃折磨来劲儿的时候,一道声音传来:“茹妃娘娘,您这是做什么呢?”茹妃闻声转过身子,一看是当今太子南宫宇修,脸早在转的时候变为柔和,说道:“太子殿下,她刚才落水了幸好本宫身边的宫女救了上来,要不然临近年关出人命,那真是太不吉利。”话话的太完美,没听出任何不对的地方,太子南宫宇修双眼微眯,嘴角泛起冷意说道:“茹妃娘娘身边的这位宫女,还真是……不如来本太子宫里侍奉,茹妃娘娘您看怎样?”茹妃听此话眉头稍皱,但表情还是那般柔和,:“她是本宫的姐姐送来的,本宫不是不给而是舍不得,还请太子殿下另觅人选。”

    太子南宫宇修无奈的说道:“好吧,既然茹妃娘娘舍不得就算了。”说完上前仔细看了一眼飞燕,问道:“她不是侍奉善嫔的宫女吗?为何无缘无故落水呢?茹妃娘娘可以说说吗?”茹妃眼神闪躲藏了一下,说道:“太子这话问的是怀疑本宫推她下水?这大冷的天脚下难免打滑,何况是区区一名宫女罢了,即便是不幸落水死了,想必这宫里也无人查觉。”太子南宫宇修眼带笑意,说道:“茹妃娘娘的话,本太子真是铭记于心,只是问问没别的意思。”说完立即偏头喊道:“来人!”立即就有人上前跪下:“给太子殿下问安,太子殿下有何吩咐。”太子南宫宇修说道:“把她治好,是死是活就看太医用不用心,下去吧。”

    那人听后动作迅速,把飞燕扛起就消失不见了!这一切茹妃看在眼里,内心也是波澜起伏,想不到太子殿下手下神出鬼没,自已的儿子南宫文远,岂不是一辈子当不上皇帝了!想到此眼神变的灰暗,宫女月莹这时说道:“娘娘,天寒地冻的别弄成风寒。”一句话点醒了茹妃,茹妃对着太子南宫宇修说道:“本宫身子不适,改天请太子殿下喝本宫亲自煮的茶,还望太子殿下赏脸。”太子南宫宇修行礼道:“茹妃娘娘既然邀请了,本太子恭敬不如从命,改天一定去顺便聊聊家常。”两人互相行了礼分开了,宫女月莹边走边说道:“娘娘,为何刚才不杀了飞燕?留着她岂不是一大祸害?”茹妃望着有些阴沉的天,冷冷的说道:“一只狗不足为患。”

    这时,从太子身后闪出一人,恭敬道:“主子,巫眠身边那位小厮提早走了,而离轩已经和巫眠形影不离。”太子南宫宇修眉角动了下,说道:“离轩倒还真是有些本事,一个晚上就把巫眠降服了,这功应该归花无艳才是,你说是吧梦泽。”梦泽回答道:“花无艳他只是做好份内事,为主子您办事是属下们的职责。”太子南宫宇修听此话嘴角微扬,继续说道:“莲馆最近新来的两人,怎么样了?”梦泽微愣片刻说道:“那两人都很好,只是那姓段的太过护着,花老板有时……也为难。”太子南宫宇修想了想说道:“回去告诉花无艳,若是没办法干脆送去青园,那地方可真是好的很!”梦泽赶紧答道:“属下明白主子的意思!”话落闪身消失不见。

    太子南宫宇修揉了下发涨的额角,最近不知怎么额角越发的涨疼,可能是太过于操心吧,想着并未放在心上,正因他想着别的事情,此时却忽略了一道目光,刚才这一切恰巧让大皇子南宫文远看了去,南宫文远阴骛眸子里散发出奇异的光芒,这三弟真是越看越有趣,能当自已的对手还真不是一般人物,看三弟刚才手下的人,那人从侧面看去自已似乎并不认识,陌生的面孔引起了大皇子南宫文远的警觉,想了一想时机并未成熟,但心却有着不甘,难道任其以后当上皇帝,说不定到时会把自已赐死,想到此身上不免出了一层冷汗,秋玄那人自已还没有完全信任,不能让他给自已办事,难道自已跟母妃要人?不,他一点也不想求母妃。

    细想之下这宫里竟没人了?!大皇子南宫文远看着三弟远去的背影,心中的恨意更加深了几分!从小父皇就未看过自已一眼,甚至连话也懒的说,三弟的母妃也比自已的母妃疼爱,自已的母妃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疯子!不!她连疯子俩字都不配!一想起母妃那疯魔的样子,身子竟不由颤抖起来!而正当大皇子南宫文远要犯病之时,耳边响起一道声音:“杀人于无形,何必事事自已动手。”大皇子南宫文远快速回过头,却未见一人站其身后,一句话点醒梦中人,大皇子南宫文远有所顿悟般,立即恢复了以往的常态,既然有心人教导他,他何不听进去呢,在这深宫里若想除掉个人还不简单?想到这里大皇子南宫文远会心一笑。

    待大皇子南宫文远走了之后,角落中似有人抱怨道:“你教会他这个干什么?这可不是开玩笑,这是要出人命的!”抱怨之人似害怕的说着,而被说之人语气毫不在意的说道“两虎相斗必有一伤,我也想看看师父口中的人,究竟是怎样的人?他不是成天说那个孙儿,这个孙儿的吗,我上官若悠出马师父也只会感激我。”而抱怨的人听了则翻个白眼,说道:“我上官枫零怎么会有你这样的弟弟?!这次师父让你跟来真是个错误!”上官若悠抠着耳朵懒听大哥的话,因为大哥每次所说的话全都是废话,既然是废话自已又何必听,上官枫零看着自家弟弟的样子,心里虽叹气但对弟弟却无可奈何。

    上官枫零随即严肃说道:“刚才你那么说是要助他一臂之力?师父当初可不是这个意思。”上官若悠眼睛盯着大哥,幽幽应道:“哥,有些人天生就带着一股子狠劲,大皇子恰恰就是这种人。”上官枫零听此话脸彻底黑了下来,:“平时你任性也就罢了,大皇子以后的路怎么走,是他今后考虑的事情,弟……”话未等说完就被上官若悠点了穴,两人此时的距离很近,呼出的气息充斥着周围,上官枫零想着急说话却出不了声,一张俊俏脸憋的通红,上官若悠嘴角扬起笑意,伸手掐了一下大哥的脸,说道:“大哥的话做为弟弟的我一定会听,但有的事情你最好是别管,倘若你执意要管的话,我会让你永远见不得光!”

    上官若悠威胁的语气,着实令上官枫零吃了一惊!没想到亲生的弟弟会这般无情,想到此眼神暗了暗,上官若悠见大哥真是动了气,心稍显软了下来,说道:“哥,你还真动气了不成,刚才我也只是开玩笑罢了,你是我这个世上最亲的人,倘若我真那么做,那可是畜生也不如了。”说完隔空解了上官枫零的穴,上官枫零虽解了穴,但并未动手打弟弟,毕竟是自已的亲弟弟,师父当初在他们下山之际,也曾暗地吩咐他,若是大皇子有什么动作,不管用什么要助他完成,当时自已还挺纳闷,大皇子南宫文远的为人,经过这几天暗地的观察,大皇子南宫文远的确和别的皇子不一样,而且对那个叫筱幽的人,貌似有特别施虐的心理。

    上官若悠看着自家大哥神游,正要跟其说话之际却听到有脚步声,两人心领神会一个闪身不见了,来人是二皇子南宫辉和四皇子南宫然,这两人不知因何事走在一起,而且四皇子南宫然身边也不见子弥,只见四皇子南宫然脸色不太好,二皇子南宫辉在一旁安慰道:“没事的四弟或许父皇不是那个意思,他也只是说说罢了。”四皇子南宫然看了一眼二哥南宫辉,语气不好的说道:“父皇身为一国之尊,说出的话就等于圣旨。”说完叹了口气,二皇子南宫辉也不好说什么,自已的母妃都成疯子了,还有心管别人闲事做什么,想到这便不再劝慰四皇弟,四皇子南宫然此时却嘴角扬起,不知其又在想什么。

    两位皇子走着来到御书房,却被门口的墨凉夜拦住,四皇子南宫辉有些佯怒,说道:“不长眼的狗奴才,也敢拦了皇子见父皇,胆子着实不小!”墨凉夜恭敬答道:“四殿下,自从五殿下,小六子公公,纪源都消失不见之后,宫里头就加强了守卫,即使您是皇子身份,也得照例巡问,这也是皇上下的旨意,四殿下若有异议,还请您见了皇上再说也不迟。”此时的四皇子南宫然听着气不打一处,指着墨凉夜说道:“狗奴才!居然拿父皇压我!”说着便要动手上去打墨凉夜,却被身边的二皇子南宫辉给拦住,说道:“四弟,干什么这般动气,若是惊扰了父皇,到时可有的你受。”四皇子南宫然冷哼一声,竟大喊:“父皇!儿臣死也不会娶妻的!”

    更多原创耽美小说尽在耽美中文网http://www.blnovel.com

    如果您喜欢本作品,请记得点下方的“投它一票”,以及多发表评论,这是对作者最好的鼓励!
看不完请按CTRL+D自动添加到收藏夹,下次接着看    快捷键:上一页“←”,下一页“→”,目录页“Home”或“End”。
我也要发表评论查看全部评论 《父皇,皇兄一锅粥》最新评论  本页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
哆啦QX梦
发表于 10-22 00:26
没了?????
 
枢前辈
我在重新整理思路,感谢你看我的小说!谢谢你(发表于 07-14 22:13)
 
游客
发表于 05-05 20:20
这不是父子文吗?这前面的铺垫也太长了吧!无语了
 
2963147252
同感(发表于 01-05 21:59)
 
游客
发表于 05-07 18:39
加油
 
天天有喜
发表于 03-27 14:25
这文一定很长。。。。。。。。。
 
EXO初心不变
发表于 02-28 19:28
这是要弃坑吗
 
游客
发表于 02-12 22:26
還寫不 ? 大大
 
仰望莫沫
发表于 07-08 15:06
加油更哦~~
 
游客
发表于 04-29 20:24
加油加油
 
游客
发表于 02-20 08:19
加油      很好看的文
 
紫涵夜梦
发表于 10-17 14:06
写的好好~向你学习!
 
评论内容:请勿发表人身攻击、广告及其它宣传类言辞,最大留言数500字,请自觉遵守相关政策法规。

验证码: 点击获取验证码 匿名发表
耽美原创小说总榜
最新耽美原创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