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 码: 保持登陆  作家   忘记密码  注册会员  注册作家
耽美小说->父皇,皇兄一锅粥章节列表 > 父皇,皇兄一锅粥_ 第十一章

父皇,皇兄一锅粥  第十一章

    筱幽刚想说话嘴却被堵个严实!大皇子南宫文远坐在远处,冷淡问道:“我的幽醒了?刚才是不是有些同情我了?在这宫中我可不需要怜悯,我甚至讨厌同情我的人,幽,你刚才可是犯了我的忌讳,你说我用什么惩罚你呢?你前天刚好的伤,我可真是不忍心下手。”此时的筱幽听着心冷的直打哆嗦,他知道大皇子生气了,自已又不知道遭什么罪,看来这次又得弄个半死,甚至自已死了也说不定,想到这眼中透着死灰,大皇子南宫文远拍了拍手,两名壮汉应声出来,大皇子南宫文远看了一眼筱幽,冷声道:“让他痛苦接受教训,而且太医看不出来,你们可明白?”两名壮汉齐声道:“小的们听明白了,可以用针灸方法扎入人体痛处,殿下可满意?”

    大皇子南宫文远站起身来,走到门口侧头说道:“满意与否我要的是结果。”说完开门重重又的关上了门!倚在门上大皇子南宫文远,就这么安静听着里面的闷哼声,他知道筱幽何其痛苦,筱幽打小就跟随着他,若不是小时候看到的那一幕,根本不会发生以后他畸形的性子,大皇子顺着门滑了下去,坐在阴冷的地上双手抱肩,全身打着冷颤嘴唇由红转白,一到这时大皇子南宫文远就像得了场大病,茹妃当然不知道自家儿子的病,她每天根本不管他的死活,任由其自生自灭,从小没有母妃的疼爱,父皇也不重视自已,使得大皇子南宫文远打小就做了这个毛病,大皇子在外面犯着病,而里面的筱幽疼的已是昏死过去!

    一柱香的时间过去了,大皇子南宫文远也恢复如常,推门进入便看到筱幽像死人一样没了生息!两名壮汉退到一旁,大皇子走过去慢慢解开了绳子,筱幽便趴在了他的身上,使得大皇子南宫文远心中好过了些,其中一名汉子说道:“殿下,这……您可满意?”大皇子南宫文远未做回答,抱着筱幽放在了椅子上,回身嘴角扬起一抹笑容,说道:“把人整的半死不活,我甚是满意,不过……”话说一半只见一阵风吹过,鲜血四溅!两名壮汉的脑袋身子早已分了家!头颅上的那双眼睛睁着,到死也未想到自已为何惹来杀身之祸,大皇子南宫文远擦拭带血的剑,看向筱幽说道:“让你受苦的人我为你杀了,幽,我永远是对你最好的人。”

    大皇子南宫文远做完这一切,对着暗处说道:“筱幽以后的身子,就交给你调养了,你既然背叛了师父,想必到时候是不是又要背叛于我啊?秋院判!”秋玄从暗处走出来,语带恭敬道:“下官背叛师父,是看不惯他那做派,说什么皇恩浩荡!我呸!不过是一条会叫的狗罢了,而大殿下您才是人中龙凤,比起当今太子您才是最有资格当上太子,若大殿下以后有何吩咐,下官万死不辞一定为您办到!大殿下如果还不相信下官的话,今天我就自断小手指,以证名下官对您的忠心!”说着从袖中抽出一把匕首,做势要砍下去,却被大皇子南宫文远挡了下来,说道:“秋院判的忠心我收下,刚才你说我有资格当太子,听着还真是顺耳。”

    秋玄收起匕首放回袖子里,跪下说道:“下官定当至死追随大殿下!”大皇子南宫文远背着手说道:“起来吧,自已人无需这般多礼了。”秋玄起身又瞧了一眼昏死的筱幽,嘴角扬起不明的笑容,大皇子南宫文远干咳一声,问道:“秋院判,你找的人我会替你留意,若是有眉目必会告知于你。”秋玄听后回道:“下官在此谢过大殿下您。”大皇子南宫文远又转身端坐在椅子上,而此时黑暗的屋子中透着几许月光,月光照在他那张雕塑般的脸,挺直的鼻子在光线下显得更加硬朗,透出令人不寒而栗的阴冷。漆黑的双眸似两个深不见底的深潭,瞳孔中不时散发着令人不可捉摸的黑色流影,神秘莫测,薄薄的嘴唇勾勒出冷酷的弧线,微微向上翘起的嘴角透出一丝冷笑,似乎心底永远有一种仇恨!

    秋玄心中冷笑:大殿下你还真是配合我啊,恨吧,你越恨我就越高兴!此时的两人都各怀鬼胎,却谁也没有注意到,昏迷中的筱幽嘴角扬起一抹诡异的弧度!而四皇子南宫然坐在浴桶内,旁边子弥边擦身边说道:“然,刚才为什么不阻止?难道任由大殿下他……”四皇子南宫然换了个舒服的姿式,说道:“大皇兄的所作所为你以为我不知道?三哥都看不到我这做皇弟的管什么,筱幽的命是死是活,就看到自已的造化了。”子弥忽然贴耳说道:“筱幽他……也够累的了,你说是吧?”四皇子南宫然半眯眼睛,幽幽的说道:“从他进入魑楼,他的命运就不是由自已而定,是生是死就看他的造化。”

    子弥听后五味杂陈,四皇子南宫然正在微眯,感觉到了子弥的不对劲,转身看向子弥关心的问道:“凡事有我你在害怕?”子弥没回答而是郑重的点头,四皇子叹了口气说道:“我是魑楼楼主,子弥你身为我的人,你还担心个什么劲,真是个小傻瓜。”说完起身抱住脸已红透的子弥,贴耳道:“又不是没见过,跟个大姑娘似的还害羞啊,今晚……呵呵……你知道的。”说着暧昧的故意用下身蹭了子弥,子弥想推又推不开,只能任其胡作非为了,善姬这边好奇的看着地上的雪,踩在上面吱嘎作响,飞燕生怕这新主子出意外,担心的说道:“娘娘,小心着脚下千万别摔倒。”善姬回头娇笑道:“知道了,飞燕你太啰嗦。”话刚落便脚下一滑!飞燕惊出一身冷汗!

    刚想做势扶住善姬,善姬却被另一人所扶住,善姬一抬头脸就红了,原来是太子南宫宇修,随即太子南宫宇修拉开两人的距离,语气柔和道:“本太子恭喜贵人,昨晚本太子送于你的……”话说一半的时候,善姬头上并没有插着金步摇,问道:“姬娘娘,那支金步摇你是不喜欢?”善姬摸了一下发髻上面并没有饰物,赶紧说道:“太子殿下多心了,善姬只是急着出来,忘了您送给我的金步摇了,还请太子殿下见谅。”善姬低头说话的瞬间,却错过了太子殿下眼中的诡异之色!太子南宫宇修笑了笑,说道:“姬娘娘何必这般客气,在皇宫咱们就是一家人,姬娘娘若日后为父皇诞下男婴,或许还会升的更高。”

    善姬喜形不于色,行礼柔声道:“善姬在此谢过太子殿下。”说完刚要做势起身耳边却听到一道声音,:“这位就是皇上刚封的善姬?”太子南宫宇修闻声看去,原来是久不出来的茹妃,太子南宫宇修行宫礼:“儿臣给茹妃娘娘请安。”茹妃抬手:“起身吧。”太子南宫宇修起身瞬间看了一眼善姬,善姬就那么半屈着双腿站在那,嘴角划过一丝嘲讽的笑意,太子南宫宇修说道:“今儿天气还真不错,茹妃娘娘出来走走也是好的。”茹妃紧了紧披在身上的狐裘,说道:“本宫许久不出来,一出来便遇到三皇……哦不,是太子殿下才对。”太子南宫宇修闻听只是笑笑,此时善姬穿的本就单薄还屈着腿,终于支撑不住眼一黑便晕倒在雪地里!

    飞燕看善姬晕了过去,吓的赶紧跑过去探了一下善姬鼻息,幸好没事飞燕不由松了口气,茹妃看了一眼飞燕随即又恢复如常,太子南宫宇修喊了一声:“来人!”话落瞬间从旁边出来四个侍卫,茹妃心中不由起疑:这四人貌似挺眼生看来是太子的人,茹妃这般如是想着,这四名侍卫好像知道太子的意思,四人把昏倒的善姬搀扶起来,由一人背着善姬快速走了,飞燕在后面连跑带颠的跟着,等善姬他们走远了,茹妃语带漠然说道:“太子殿下何时学会未卜先知了,连善姬昏倒这事都能预测到?”太子南宫宇修听到说道:“茹妃娘娘,儿臣半分术式都不懂,哪里会知道善姬娘娘会昏倒,儿臣即为太子身边不缺这样机灵的侍卫,茹妃娘娘您多心了。”

    两人都心知肚明只是表面和气罢了,太子南宫宇修瞧了一眼茹妃身边的宫女,问道:“茹妃娘娘,您身边的这位宫女儿臣未曾见过,她是……”宫女月莹见太子注意到了自已,不由往后退了一步,茹妃赶紧说道:“她是本宫姐姐送来的侍婢,本宫的姐姐不放心本宫,所以派她过来照顾本宫,这天还真是冷的很,本宫身子也不好所以就失陪了。”说完也不等太子的回答,月莹机灵的扶着茹妃转身走了,太子南宫宇修看向茹妃和那名宫女,眸子中一道银光一闪而过!茹妃走了几步身子更加冷了,月莹看着茹妃脸色有些不对劲儿,说道:“娘娘,您的脸色不怎么好?是否请太医过来诊治?”茹妃瞪了一眼月莹,:“没用的蠢货,姐姐派你来就是专门气本宫的?!”

    宫女月莹后退一步跪下道:“茹主子,奴婢也是为您身子着想,您若是再……恐怕您的身子会……”话说一半脸上狠狠挨了一巴掌!力度大的使得月莹嘴角出了血,茹妃冷笑:“你个贱婢也配对本宫说教!本宫享受这天下最‘美味’的食物,何来身子会有事?嗯?!”月莹低头瞬间掩去了一丝杀意!擦去嘴角的血迹说道:“茹主子教训的是,奴婢是下贱之人哪有资格说娘娘呢,是奴婢的不对娘娘怎么惩罚,奴婢都会言听计从。”茹妃听到语气稍缓道:“哼,巧了本宫今天心情好,你也就免去惩罚了,你只需多给本宫弄些‘美味’来,本宫会加倍的给你打赏。”月莹说道:“奴婢谨遵娘娘之命!”此时,一道人影一闪而过!月莹耳朵动了一下嘴角扬了扬。

    这时,贤妃恰巧经过看到这一幕,没多想什么便过了去,说道:“姐姐,这大冷的天罚一个奴婢做甚?”茹妃上下看了一眼贤妃,原来是跟她一样的品阶妃位,如今却是高她几个妃位,也不知用了什么狐媚法子,心里骂着面上却柔和的说道:“这世上就是有人不识自已的身份,本是下贱胚子却还妄想爬到本宫头上,还真是脸也不要了呢!你说,妹妹,本宫罚她是不是对了?”贤妃早已听出不对劲,现如今的身份是皇上赐于,茹妃只是妒忌自已罢了,说道:“姐姐惩罚宫女想必这名宫女也是有错在先的,妹妹现在执掌后宫所以也就问问,姐姐也别太放在心上。”两人假情假意的互相说着,这边,善姬也转醒了过来,飞燕看到自家主子醒了,心也跟着放了下来。

    善姬看了眼侍婢飞燕,虚弱的说道:“飞燕,我这是怎么了?”飞燕面带喜色回道:“回娘娘,皇上刚刚来看过您,给娘娘您封为了善嫔,而且经太医诊断娘娘您……怀有龙嗣!”善嫔听到龙嗣两个字,心头掠过一丝惊慌,随即说道:“飞燕,皇上刚才来过脸上没表现出什么?”飞燕说道:“娘娘,奴婢只是看到皇上听到龙嗣两字,脸色马上高兴了起来,其他的奴婢并没有注意到,娘娘,是不是有何不妥,要不奴婢给您打听打听?”善嫔这才放下心来轻抚着肚子说道:“本宫的这一胎来的真是时候,以后啊说不定还得靠他为本宫争气,飞燕,你也好生侍候着本宫,到时的荣华富贵可少不了你,明白吗?”说完此话表情突变的狠厉!飞燕赶忙说道:“奴婢谨遵娘娘之命!”

    这屋中发生的一切,都尽收在皇帝的眼中!两人转身离开了小筑,两人边走边说常易在旁低声说道:“皇上,此人还真是‘深藏不露’”皇帝南宫子轩面容冷俊道:“现在杀了她还不是时候,毕竟她现在怀有龙种,而且还能对付那个人,岂不是一举两得。”常易听后说道:“看来此女子还真是大有用处,不过,皇上若是她生下的不是男婴,而是女婴……”说完做了一个切的手势,皇帝南宫子轩冷酷的说道:“生下男婴朕会亲自养育,倘若是女婴……常易就按你说的办吧。”常易脸上呈现笑意:“奴才到时一定谨遵圣意。”皇帝南宫子轩继续说道:“朕收到消息你的好徒弟,现在却跟大皇子南宫文远走的很近。”

    常易听此话微愣片刻,根本未注意到皇帝已停下的脚步,就那么撞了上去!这一下子把常易撞个清醒,赶紧跪下道:“奴才刚才无心冒犯皇上!还请您宽恕奴才!”皇帝南宫子轩没说话,伸出手扶起了常易,靠前贴耳道:“刚才的那一跪想必全宫都知道了,你若是再犯一次刚才所做的蠢事,朕定不会轻饶了你!”说完转身继续向前走,常易也机灵的随即跟上,同时,心里犯着嘀咕:自已蠢也就罢了,还很有可能连累皇上,这个总管太监真是不好当,整天的心和脑袋悬着,不得不佩服以前的小六子公公,这边常易小心翼翼的跟着皇上,后宫的妃子们这边,也都知道了善嫔怀龙嗣的事情,都各怀各的心思。

    而驿站这边巫眠自然也知道了,看着躺在自已身边的离轩,眼神中透着几许的复杂,回夜国的话……自已的这颗人头看来是不保啊……但离轩他是不同的,自已身为将军杀人无数,但其实心里是不平静的,而当那晚自已看到离轩的那一刻起,心不知不觉的异常安静下来,想到此手指慢慢摩挲着离轩俊俏的轮廓,心下有个决定回到夜国,再跟夜无殇解释也不迟,双臂不由抱紧了离轩,离轩只是稍皱了下眉头,就乖乖的靠向巫眠怀里,而这时,门外一道声音响起:“将军,月风国宫里来人了是一位宫女。”巫眠听此话低声道:“让她等候片刻,本将军立即出去。”门外的人回道:“是,将军。”

    巫眠低头看见离轩已醒,轻拍了下离轩的脸,语带笑意:“轩,吵醒你是我的错,昨晚累坏你了要不然再睡会,我办完事情就马上过来陪你,好吗?”离轩一听到昨晚的事情,俊脸不由的红了一下,柔声道:“将军有要事就去忙,轩儿身子也是乏了再睡会。”巫眠轻掐了下离轩,:“知道你懂事我这就去办事,办完马上回来,昨晚还真是有些回味呢。”说着眼睛发亮的看着离轩,两人在床上调笑了一会儿,巫眠就起身穿好将军服,开门又关门出去了,等巫眠出了门离轩起身,窗户开了一个小缝,看着巫眠走向旁边的一个屋子,而出门迎接的是一名宫女打扮,离轩轻放下窗户,闭上眼睛又睁开,此时的他已不是刚才那副柔弱的模样!

    更多原创耽美小说尽在耽美中文网http://www.blnovel.com

    如果您喜欢本作品,请记得点下方的“投它一票”,以及多发表评论,这是对作者最好的鼓励!
看不完请按CTRL+D自动添加到收藏夹,下次接着看    快捷键:上一页“←”,下一页“→”,目录页“Home”或“End”。
我也要发表评论查看全部评论 《父皇,皇兄一锅粥》最新评论  本页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
哆啦QX梦
发表于 10-22 00:26
没了?????
 
枢前辈
我在重新整理思路,感谢你看我的小说!谢谢你(发表于 07-14 22:13)
 
游客
发表于 05-05 20:20
这不是父子文吗?这前面的铺垫也太长了吧!无语了
 
2963147252
同感(发表于 01-05 21:59)
 
游客
发表于 05-07 18:39
加油
 
天天有喜
发表于 03-27 14:25
这文一定很长。。。。。。。。。
 
EXO初心不变
发表于 02-28 19:28
这是要弃坑吗
 
游客
发表于 02-12 22:26
還寫不 ? 大大
 
仰望莫沫
发表于 07-08 15:06
加油更哦~~
 
游客
发表于 04-29 20:24
加油加油
 
游客
发表于 02-20 08:19
加油      很好看的文
 
紫涵夜梦
发表于 10-17 14:06
写的好好~向你学习!
 
评论内容:请勿发表人身攻击、广告及其它宣传类言辞,最大留言数500字,请自觉遵守相关政策法规。

验证码: 点击获取验证码 匿名发表
耽美原创小说总榜
最新耽美原创小说